行为上的服从与心灵上的抵抗

赵焕太崔君浩先生在中国的时候因言受罚,他被带到公安局,警察要他大声朗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且抄写《宪法》从《序言》到第一章第一节50遍。崔君浩没有反抗,他照做了。

崔君浩说:“警察命令我大声朗读,我只好照做。不过,我并没有真的从头朗读到结束,我中间跳了好多段,好多页,警察没有发现。”

有人问崔君浩:“警察命令你朗读的时候,你为什么服从而没有拒绝?”

崔君浩说:“警察是要惩罚我,如果我拒绝,对我来说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当然不敢拒绝。”

有人再问崔君浩:“既然如此,那么你在朗读的时候跳段、跳页,如果警察发现了,不是也会有不知道的后果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不是一字不漏地照做,希望尽快地结束这场遭遇呢?”

崔君浩回答说:“我内心不服这种惩罚,所以我朗读的时候跳段、跳页,这样我内心感到自己虽然在行为上对警察表示了屈服,但我也在警察不知道的情况下用行为表示了我实际上并不屈服,这样做觉得内心可以达到一种平衡。”

这是一种我们常说的“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平衡心态,在行为上看上去是矛盾的,但实际上并不矛盾。

崔君浩清楚的解释也让我们容易解释在中国大陆的普遍现象:绝大多数在行为上服从共产党政府的人,内心并不愿意这样,而他们总有自己的办法,为了“对得起自己”,为了自己心灵中的平衡,他们默默地在对抗共产党政府,共产党政府不一定能够了解,旁人也不一定能够知道,但这是一股实际存在的巨大的反抗力量,如果这种力量一旦集体爆发出来的话,那就会成为推翻共产党独裁政权的决定性力量。我一直是这样理解为什么叶利钦往坦克上一站,说了几句话,前苏联的共产党政权派来镇压群中的军队就反戈一击了,这样的事情,早晚在中国大陆也会发生,关键是我们要了解这股巨大的反抗力量的存在,我们不要只看到现在人们表面上的服从,我们要了解人们内心中的不愿屈服,我们不要去强求所有的人现在就用行为公开表示他们的不屈,我们注意在观念上的教育和传播,我们的耐心会有一天被历史证实是值得的、有效的,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都会觉得突然,但实际上却是必然的。


author:金玉姬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