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民运人士被捕的第一反应该是什么?

金香春我只说民运人士,当一个海外的民运人士听说国内某个民运人士被捕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出了点问题来了美国我方才知道,在国内加入了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人有不少,但受海外总部委派任务的国内党员却极少,我当时算其中一个。为什么会选中我呢?是因为我在美国的姐姐推荐了我?是因为我正好处在海外总部所需要的位置上?我即没有高深的学历,我也没有知名度或者过去的成就,我有什么特别?

我问我的姐姐,我的姐姐让我问正义党朝鲜族分部负责人申泽龙,申泽龙先生告诉我说:“你通过了我们的考试,所以选中了你。”

什么考试呢?原来,正义党海外总部布置我姐姐在和我通电话的时候对我说:“如果你不小心你会被抓的,正义党救不了你。”我当时的回答我自己并不记得了,但申泽龙先生告诉我说,我当时回答说:“我会小心的。有人被抓过吗?怎么被抓的?后来怎样了?”

申泽龙先生告诉我说,我的反应让我通过了第一关。这第一关说明:在有人告诉我在国内做正义党的事情有危险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避免危险,设法了解如何避免危险和思考是否愿意和能够承受发生危险之后的后果。正义党海外总部认为不正确的反应是“我不会被抓到”、“我不怕他们抓我”、“他们没有理由可以抓我”或者“做这些事不会有什么危险”,等等,作出这些不正确反应的人说明他们对事情的性质和危险程度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申泽龙先生还告诉我说,我还通过了第二关。我的姐姐在电话里和我说:“如果你去了解事情的时候,发现有人怀疑你,你会怎么办?”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记得,我说:“那我就不设法继续了解下去了,然后再想想别的办法。”这第二关说明:我是保护自己不要暴露为优先。正义党海外总部认为不正确的反应是“他们凭什么怀疑我”、“怀疑归怀疑,怀疑又不是证据”、“都是我的老熟人,不会有人怀疑我的”,等等,作出这些不正确反应的人说明他们还不懂得保护自己安全是第一,完成任务第二,不能保护号自己的安全,就不能完成得好任务。

申泽龙先生告诉我最后的第三关我有通过了。我的姐姐在电话里说:“组织领导让我问你,如果你在美国的话,你听说一个因为做了准备让你去做的事情的人被抓了,你第一反应是什么?”当时我知道这是一个测验,但我不知道这个测验是什么目的,我记得我是这样回答的:“如果是我,我的第一反应会是:他怎么会被抓的?也就是想知道他是怎么暴露的。”这第三关说明:我是一个在听说别人出了事情之后,首先考虑的是今后如何避免出事。正义党海外总部认为不正确的反应是“中共政府政府没有理由抓人”、“中共政府抓人是侵犯人权”、“我们赶快公开为这个人呼吁”和“他家里缺不缺钱生活”,等等,作出这些不正确反应的人说明他们不是把如何更好地、顺利地完成任务放在第一位,而是把次要的、同如何更好更顺利地完成任务无关的事情放在第一位了。到了海外,我才听说,不少海外的民运、人权团体从来也不把如何更好地、顺利地完成认为放在第一位,而是有人出事了就有了宣传的内容,宣传才是他们第一位的任务,正义党海外总部认为这样的做法不是发展壮大和发挥民运组织功能的做法。

现在,我到了海外,我开始学习如何物色能够在国内做事的人选,为什么让我来做这样的事情呢?这一次,我算知道为什么了。

我同时在想,在海外的民运、人权界里,人们听说民运人士被捕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好像只见到人们为他们呼吁,谴责中共政府侵犯人权,指责中共政府的逮捕是“非法”和“绑架”,有谁关心过每一个有人被捕的案例中,如果一个被捕的人当时改变一些说法和做法,他是否就可以避免被捕呢?起码应该研究讨论一下,然后告诉今后的人去尝试避免最不好的情况发生吧?为什么不是这样的呢?而那些依然在国内目前尚是自由的民运、人权人士,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们--他们应该如何避免最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呢?还是有人在等待最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们头上然后好完成以宣传为第一位的任务呢?这方面的问题,我还没有答案,但我相信我们需要答案,特别是在国内从事民运、人权活动和工作的人,他们有权利获得答案,海外的民运、人权团体和个人有义务向他们提供答案。(图片左起:申泽龙、李京玉、李宗浩)

李宗浩口述,李京玉撰文,朴东鹤修改


author:李宗浩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1/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