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的基本认识决定了我们怎样对待人

我不能说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如果要说我是一个有神论者的话,我说的“神”也许不属于任何一个宗教所说的“神”。

我来美国,注意到美国社会正在激烈辩论是否该在公立学校向儿童介绍“神创论”。目前美国的公立学校向儿童介绍达尔文的“进化论”,而法律规定公立学校不能向儿童介绍宗教的“神创论”。

我认为,我们不谈宗教,但我们应该谈“神创论”,我在中国是一名教师,我认为,在儿童教育中,让儿童对人有一个基本认识是非常关键的,这会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结构和发展,因为人对自己的基本认识决定着我们怎样对待人。

如果认为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唯一正确的话,那么人就是由猿人变化而来,人就只是一种高级动物,人的本质就还是动物,这样,动物界的一切本能,争夺,残杀,弱肉强食,对人来说也就成了一种可以接受的,只是人在争夺、残杀和弱肉强食方面的行为比动物界“高级”一点,如此而已。这样对人的基本认识,造成不尊重生命,造成了社会的道德败坏。而否定有神论、信奉唯物论、只允许人们接受达尔文进化论的中国共产党,在人的基本认识问题上,早已把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动物世界”。

“神创论”有所不同,“神创论”的“神”,我们可以理解为一种人类尚没有能力了解、知之甚少、因此也无法描绘的超级存在。这个超级存在,也就是我这类说的“神”,创造了人,创造了世界的一切。这样,神创的人与神创的动物就有了本质的区别。在这样的对人的基本认识之下,人就有了基本的“天赋”的权利,人在对待人的时侯就不能象对待动物那样随意宰杀,人也不能象对待牛马那样奴役人,等等。

达尔文的进化论被称为是一门科学,但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多数是推理的结果,我们不能只因为达尔文的进化论符合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我们就必须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当作唯一正确的关于人是怎么来的理论。我这里说的“神创论”说明的是人类对自己来源,按照现代科学标准来说,其详细情况我们是基本无知的。但是,“神创论”显然要比进化论能够让人类社会更加尊重人和建立良好的道德秩序。

在美国,我们看到达尔文的进化论有其位置,各类宗教的“神创论”也有其位置,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宗教自由的社会。我相信,在美国因为“神创论”有其位置,因此美国社会有一个完整和能够延续的道德体系,在人权问题上,在道德问题上,正义与邪恶、是与非的界限是明确的,不象今天的中国社会,正义与邪恶、是与非界限模糊而且经常可以互换。

在中国,“神创论”虽然不是完全被禁止,但是谁向儿童讲述“神创论”,政府不是说你违反宗教传播的规定,就是说你传播迷信,政府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基本上彻底禁止了“神创论”向儿童传播,这就使得中国社会绝对多数的人对人的基本认识是“人是一种高级动物”或者“动物的高级形式”,于是中国社会就变成了一个“动物世界”。

我担心的是:如果中国共产党不改变目前严厉控制的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宗教自由的话,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五十多年已经造成了整个社会道德败坏的局面,共产党再这样统治下去中国社会今后会怎样?是不是一切动物界所发生的事情,在中国社会都会同样发生--而且大家都认为这是“正常”的呢?

这样说来,如果中国共产党不改变目前严厉控制的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宗教自由的话,挽救中国社会的唯一出路就是改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我的这个想法,完全是出于“爱国”和“爱社会”和“爱族群”的。


author:包艺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8/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