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绝食学生没有面对死亡的准备谈受人误导

中国大陆来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政府对待被抓捕的人有一条政策,叫作“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条政策的思想基础是:坦白交代这一行为,算是嫌犯表现了悔过的态度,因此从宽惩罚。

美国也有一条,对于被起诉的嫌犯有一条叫作“认罪轻罚”的政策,这条政策看上去与中国的“坦白从宽”类似,但美国的这条政策的思想基础却不一样:认罪这一行为,算是被起诉人表现了与政府合作,减轻政府(纳税人)负担,于是可以得到宽容的惩罚。

让我从美国这一方面说起。

假如在美国,一个人确实没有犯罪,遭到了起诉,他坚持自己无罪,不接受“认罪轻罚”的谈判条件,那么他是不是知道一旦今后被陪审团认定“有罪”,他将要接受重罚呢?他当然是知道的。这就是说,一个知道自己无辜的人,他如果选择坚持真理,他也同时面临受冤屈遭重罚的待价,而一旦作出了选择坚持真理,那么他是准备接受冤屈重罚的。不过,有一点很重要,这个知道自己无辜的人,他如果一旦受冤屈遭重罚,从他自己的精神角度来说,他是让政府和法律背上负担,他自己在良心上却是轻松的。

现在让我们回顾八九年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的时候,领导绝食的学生领袖向政府提出的“不搞秋后算账”的要求,并在得不到政府对这项要求作出许诺的情况下坚持绝食到底,直到遭到政府开枪镇压。

首先,学生运动是正义的,学生了解共产党政府肯定会搞秋后算帐。这是不是有如美国法制系统中,一个无辜的人受到起诉,并且知道自己一定会被陪审团认定“有罪”那样?如果是的话,那么学生运动的领袖们应该如何选择呢?

一种选择应该有如“认罪轻罚”,没有罪,但为了避免更严重的后果,把罪认了,降低对正义的追求境界,承受冤屈,接受惩罚。如果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是这样的思路,那么纵然可以向政府提出“不要秋后算帐”,但为了这项要求而一直坚持到政府开枪镇压就没有道理了。当然,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并不是这样的思路。

另一种选择应该有如不接受“认罪轻罚”的谈判条件。但是,刚才提到,当无辜的人不接受“认罪轻罚”谈判条件的时候,他应该是准备好受冤屈遭重罚这样的后果和待价的。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显然选择了不接受“认罪轻罚”,要把正义和公正坚持到底。问题是,八九年天安门的学生领袖,是不是准备好了受冤屈遭重罚呢?

八九年天安门的学生领袖,以及坚持绝食到政府开枪镇压的学生们,并没有准备好受冤屈遭重罚,因为政府最后会开枪镇压,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思想准备,他们表示突然和惊讶,他们表示没有想到政府真会这么做。这个问题的讨论非常关键,关键就在于为什么学生领袖和参与绝食的学生会这样没有思想准备。

事件发生之后,这几年中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认为当时某些学生领袖是有这样的思想准备的,但是他们没有让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所以政府开枪镇压之前,某些有这样的思想准备的学生领袖及时逃亡,其他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的学生领袖、运动的参与者被政府镇压时开枪打死,被政府抓去坐了牢。既然绝大部分运动的参与者没有面对最坏的后果的思想准备,那么我们就把问题简单化,就当作没有任何人有过政府会开枪镇压的思想准备来谈。问题还是: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呢?

说忽略了这样思想准备,我认为不可能。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不是要进行暴力镇压还是为了什么?

说当时大家并没有忽略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的意图,但是相信那时政府吓唬人的,有可能,也只有这种可能,否则绝食学生要么撤,要么发生了政府开枪之后不会表示突然和惊讶,不会表示没有想到政府真会这么做。事实表明,发生的是后者。那么,既然这样,绝食学生是怎么相信那时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只是吓唬人的呢?

一种解释,当时的绝食学生对共产党政府的“良心”抱有幻想,另一种解释,有人巧妙地设法让绝食学生相信了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是吓唬人的。这两种解释,前者如果没有后者来补充不能单独起作用,因为我们的常识是:在面临可能遭到子弹和坦克的镇压的时候,除非做好了面对死亡的思想准备,否则一定是选择逃避的。既然绝食学生并没有做好,或者没有做过面对子弹和坦克去死亡的思想准备,那么必须有一种令人信服的补充,让他们相信了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只是吓唬人--这就意味着绝食学生遭到了误导。

我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揪出谁误导了绝食的学生,而是要说明误导了绝食学生这样一个事实的存在。

误导绝食学生这样一个事实是存在的,那么误导学生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误导学生的目的可能有两种,一种是“恶意”的,即让绝食学生在误认为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只是吓唬人的的状况下,让政府暴力镇压造成流血事件真实地发生,并且预先估计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之后,这场学生民主运动必然失败,但却让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国际上遭受谴责,受到孤立。说这种目的是“恶意”的,主要是因为它要利用中国大陆绝食学生和支持这场学生民主运动北京市民的鲜血,以及学生民主运动的失败作为待价,去换取谴责和孤立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正当”理由。

也许这种“恶意”的目的并不存在,让我们来看另一种有点不那么“恶意”的误导,即让绝食学生在误认为军人进城、坦克开到了长安大街只是吓唬人的的状况下,让政府暴力镇压造成流血事件真实地发生,并且预先估计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在中国大陆内部的群众和共产党政府中间造成更大的影响,在国际上也造成更大的影响,使得这场学生民主运动进一步升温,从而走向推翻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这项要达到的目标不是很好、很正义吗?为什么我这里还要用“不那么‘恶意’的误导”来形容呢?因为“误导”就是欺骗,绝食学生是在被欺骗的情况下才没有面对政府暴力镇压付出生命待价的思想准备,不但在广场绝食的学生没有这种思想准备,北京市民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全国其他地方声援北京学生民主运动的人也都没有这种思想准备,那么一旦政府暴力镇压在北京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中国大陆有谁会有起来推翻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的思想准备呢?这里还不提组织准备和物质准备的问题。所以说,就是这种被我形容为用“不那么‘恶意’的误导”想要达到的推翻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的目的,其实应该预先知道是达不到的,如果这不是愚蠢的话,那么就是有恶意,因为有可能是因为愚蠢,所我就用“不那么‘恶意’的误导”来形容之。

最后,让我用战士上战场来说明这篇文章的讨论的重点内容。军队的指挥官下令战士上战场的时候,他一定是告诉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来保卫自己的国家,消灭敌人,告诉战士们即使献出了生命也是一种荣誉,一定是这样的,而不会有军队的指挥官下令战士上战场的时候,告诉战士们敌人不会抵抗,除非这样的指挥官愚蠢致极或者另有图谋。


author:刘林枫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