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六四观
05/26/04    狼协    罕见奇谈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94
――六四批判

1) 六四是党内保守派和民间激进派联合扼杀中国的政治改革的一次大倒退。由于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需以理性妥协以及保证当权者的根本利益为基础和前提,六四中双方都对事态演变为激烈对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它极大地加剧了中国社会的矛盾和风险,从而是中国政治变革试验的一次极坏的典范。

2) 六四还不仅仅是一个策略错误。它是中国当代思想界精英错误地判断了中国当时社会的基本结构、主要矛盾、力量对比和发展进程而导致的一场激进的政治盲动。在完全没有发育出独立的中产阶级和成熟的利益集团,在市场经济还没有奠定稳固的基础的条件下,中国思想界的激进民主力量试图借助于中国社会中的反市场力量去发动群众运动,只能产生出畸形的“民主”怪胎,其诉求和结果都可能是反民主的,其过程是极难控制、风险极高、代价极大的。我们看到,六四运动的结果是葬送了78年改革开放以来所累积起来的改革成果和开放局面,市场化的经济发展和思想解放的进程被中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内部的自由派力量被全面清洗,甚至市场派和开明派也被大为削弱。

3) 当时的中共最高决策当局对六四事件的处理显然失当。他们不但在六四过程中毫无必要地加剧和升级了双方的矛盾冲突,而且最后采取了极端的镇压措施,尤其是六四后大规模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的一系列倒退,加深了中国社会的对抗性矛盾,极大地损害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导致了二次被动闭关锁国和国际制裁的状态。这是中国共产党所犯的重大的历史错误之一。幸运的是,邓小平南巡第二次将历史的车轮逆转。

4) 但是,现阶段提为六四平反是不现实的,也是不明智的。通过六四上台的政治势力仍然对中国政局有着重要的影响。由于大规模的改革而剧烈变动中的中国社会现在仍然面临着尖锐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危机。对于六四的平反,在现阶段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一系列社会危机。所以,现在就为六四平反,对于当政者来说,可能是一种政治自杀。问题的最终解决,应该留待执政的利益相关人员退出历史舞台,从而理性而公正的评判成为可能,而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基本完成,社会矛盾趋于平缓的将来。目前,中国政府应该对六四的受难者以“误伤”为基调,基于人道理由给予丰厚的抚恤,以减缓和抚平由于六四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对于因六四而流亡海外的人士,应该在遵守中国法律、不再从事任何煽动民众运动的活动的保证下予以赦免。

5) 中国政府应该吸取六四的教训,开始鼓励和培育独立、理性、妥协、合作的民间团体。这是正确及时地传达中国社会各社会阶层和利益集团的利益需求,有效地组织和协调这些阶层和集团内部行动,疏导和缓解本阶层和利益集团内部的不满和躁动,并且跟其他阶层和集团以及政府之间进行良性互动和妥协的必经之路,是法制社会和民主社会的基石,从而也是社会控制的最有效手段。同时,中国政府应该加强独立的的社会监督机制,抑制两极分化和特权腐败。否则,当社会矛盾在积累的过程中,执政当局可能因信息传递的扭曲而无法察觉;在社会矛盾最后爆发的时候,只能诉诸于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而这种群众运动将跟六四一样,不但当局无法控制,甚至连群众运动中所仓促产生的组织和领导都很难控制――他们只能被群众运动控制,一切理性的力量都会在洪水中被淘汰,在各种阶层和集团最后都只能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文化主导下,要么就是强者取胜,要么就是同归于尽。

6) 中国的思想界知识精英应该吸取六四的教训。他们不应该再热衷于说些脱离实际哗众取宠的空话大话,鼓动那些对抗性的大轰大嗡的群众运动。他们应该沉下心来,做些完善中国市场体制和法治建设,保障公民个人权利,建立和发展非政治性的利益团体的踏踏实实的工作。他们应该弄清民主体制发育和发展的历史原因和社会条件,并针对中国的实际国情去实事求是地探索在中国应该和能够实施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如何去实施理想的政治体制,实施这样的体制可能会遭遇什么困难和风险,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样的代价中国是否承受得起,或者是否值得。他们更应该注重自身素质的改造,放弃那种你死我活的对抗性手段,在自身团体的发展和互动中,学会倾听、沟通和妥协,树立法律的最高权威,学会遵守规则,学会换位思考,尝试站在执政者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争取双赢。他们应该从自己可以开始的范围内(组织,社区等)学习和实践民主。海纳百川社区里对法制、民主、共和与自治的一系列实验和结果,比任何这些方面的高谈阔论都发人深省。在中国社会发展出独立而强大的中产阶级之前,在代表这些独立的社会阶层利益的这么一批思想和和社会活动精英没有产生之前,中国的民主体制的改革没有任何希望,任何激进盲动都只是一种没有意义的冒险,很可能最终要以社会动乱为代价。

所谓“独立知识分子”不是一个政治派别,所以以上只代表我个人的立场。以上各要点我没有时间展开,但是欢迎批判,本人也愿意应任何人挑战而打擂。无论如何,六四运动作为中国当代政治经济变革的一次重大事件,经过十几年不断的反思,中国的思想政治各界应该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以避免日后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重蹈覆辙。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6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