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民众心态小议
05/23/04    疫苗    网络批评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618

数十载顶礼膜拜的信仰和虔诚的伟人、权威崇拜象肥皂泡似的破灭了,但却不能代之以民主、法制的尊严。一种近乎绝望的迷惘、浮燥心态,象幽灵似的充斥、漫延和徘徊在神州大地……

在这个时代,民众蔑视权威,但又从心底里惧怕它。而这种惧怕给他们造成的损失大大超过了原先尊崇和敬重权威时给他们造成的损失。

我们破坏了原来的一个由至高无尚的威权者个人形成的全社会暴政的存在可能,但似乎看到一个由无数个尽管你蔑视却又不失为威权者组成的社会阶层,不断地而且看不到尽头地吞噬着广大民众由于颠覆了威权暴政而刚刚燃起的希望之光。

数千年“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传统社会心态似乎土崩瓦解,但社会财富急剧且极不公正的两极分化又为传统观念的复辟添柴加火,贫富双方好象发现了彼此仇视的新根据。他们相互投以充满恐惧或嫉妒的目光。无论穷人和富人,都极少有“权利”的概念,双方多认为“权势”是现在的唯一信托和未来的无二保障。

国人保存了祖辈的大部分偏见,而没有保存祖辈的信仰;他们保存了祖辈的无知,而没有保存祖辈的德行;他们以获利主义为行为准则,但不懂得有关这一主义的科学,而且他们现在的利己主义同他们以前的献身主义一样,都是出于愚昧。

人们之所以变坏,决不是由于执政者行使权力或被治者习惯于服从,而是由于前者行使了被认为是非法的手段和后者服从于他们认为是侵夺和压迫的强权。因此,人人都看到了恶,而谁都没有必要的勇气和毅力去为善;人们有过希望,发过牢骚,感到过悲伤,表示过高兴,但都象老年人虚弱无力的冲动一样,没有得到任何显著而持久的满意结果。

我们在放弃了昔日的体制所能提供的“那些好处”的同时,并没有挖掘那种体制下更普遍存在的苦难及其死结;我们在得到现体制带来的更多的“这些好处”时,却更多地感触到了由于“这些好处”而不得不失去的“那些好处”,在我们恋恋不舍地环顾旧体制的残垣断壁时,又好象愿意把自己永远留在那里……

知识界呈现的状况,其可叹之处也不亚于此。

在前进中备受阻挠,但又敢于无法无天的在意识中把自己的思维发挥到极致:横扫了前进中的一切障碍,凡能打倒的打倒之,不能打倒的渎咒之;凡是当局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凡是当局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在混乱和战斗的喧嚣中品尝意淫的快感!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3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