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对89民运要素及评价的再证明再认识再补充
05/23/04    任畹町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87

——民主运动的基础资源是人民动员
——全民参与89民主变革的5个证据
——“六四”抗暴起义高于“五四”罢市罢工
——学生“先锋”的政治学原理和实证
——89民运的“非自发性”意义
——“动物世界”必有“首领”
——中共“党内保守派”的镇压是人民觉醒的负向动员
——“自由民主派”“党内改良派”两股相互融合的思潮和运动
——一点回忆

*六四15纪年重发“政体改造-八四纲领”(可略)
注:98年经“大参考”,01年经“民主论坛”编辑发表
---------------------------------------------------------
对89民运要素及评价的再证明再认识再补充

永铸民运江山。

15年后的今天,对89民运的评价和讴歌不可逆转。

1989年,“自由民主派”的口号主张及理论纲领是:“和平改造八位一体,全民参与四步行动,四元目标再造宪政”。显然,不同于“党内改良派”简单的“政治改革”,也不同于一般的“宪政改革”。

没有人民的参与,集权制度会自行“修宪”吗?!

民主运动的基础资源是人民动员。

全民参与89民主变革的5个证据是:
全民动员,抵抗戒严,阻止军务;
全民被动抗暴整整一周。汽车、坦克、士兵被焚烧,枪支弹药被抢夺。
他们的武器是“手无寸铁”,是棍棒、砖头、打火机;
绝对多数的死伤人员并非学生;
被司法处决的十余人均为青工市民;
全民捐款捐物,支持绝食,参加游行;


“革命是有价值的无奈事”。

虽然,89民运没有形成“五四”时的全国罢工,但是,和平情愿引发了六四抗暴起义,全民觉醒;加速了国际“集权阵营”的崩溃;是未来中国宪政的预演;“六四”抗暴起义高于“五四”罢市罢工!

由于青年学生、研究生年龄、知识、智力和社会政治经验的特定优势和局限,他们既充当了89民运的“主力先锋”,(后来,青工加入)又做了“保持学潮纯洁性”“防止人民参与”,“防止党内参与”的不智之事。还把泼墨领袖像的“民运英雄”扭送派出所。

中国人民的时代性要求,不可能阻止知识分子和全民的参与。不可能阻止“自由民主派”和“党内改良派”的参与。

学生历来仅仅是运动的“先锋”,这不但是政治学原理,而且是89民运的又一实证。

学生感召于“中共改良派”的首领胡耀邦发起运动,正是“中共改良派”派别的“政治影响”。其追随者有陈一谘、严家琪、阮铭、戴晴一批人。

还有在邓胡赵体制下被整肃被冷落的王若望、方砺之、刘宾彦、郭罗基、王若水、戈杨、苏绍智一批“反叛共产党人”“党内改良派”。

邓胡赵的“政治改革”“三宽政策”既造就了王、方、刘、张、郭、王等人的悲剧命运,也粉饰了那时的所谓“政治宽松”。

“清污”和“反资”既是胡赵稳固权力的必为之举,也是胡赵的不得已而为,更是胡赵压制、自由开明思想的错误之举。

民主墙是继57右派运动之后,当代人权民运的新崛起,此后,中共党内的一系列“自由化”骚动,就是由此而生发的。请注意,11届3中全会公报没有“改革开放”四个字。

邓胡赵的“政治改革”“三宽政策”,既没有满足“党内民主”的需要,也无益于“社会民主”。结果,不仅爆发了86学潮,又酝酿了89风暴。

两换总书记,胡绩伟、林牧、于浩成一批人遭殃。这既是中共“政治改革”失败的证明,也是自由民主运动兴起的结果。

至今,昔日“党内改良派”“反叛共产党人”的政治摇摆性、共产性、多面性是他们融入自由民主事业的障碍。因为,未来“平反”的对象首先是“党内改良派”极其追随者。

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坚贞的“民主主义者”,追随“民运的老战士”王若望是他们的榜样。因为他永不回头。

应该明确,所谓“自发性”是比对中共官方“政治运动”而言的。

89民运是有社团组织,有思想准备,有政治纲领(即使最初的高自联7条)的非“自发性”民主政治运动。在政治学科学意义上,89民运不是“自发”的。

和有“首领”的狮、虎、豹、猴、猿的“动物世界”一样,人类活动什幺时候没有“首领”人物?

黄帝、帝喾、颛顼、尧和舜,是传说时代天下共主的代名词;没有陈胜、吴广、宋江、方腊、张献忠、李自成,何来中国的农民起义;没有华盛顿、杰裴逊、富兰克林、潘恩,就没有美国的独立;历史学绝不会离开列宁、托洛茨基、布哈林、斯大林去描写苏共。

“党内改良派”受到学潮的深深感召,参加学潮,同时,反向引导了学潮,完全合乎“胡耀邦”人格起因的逻辑。

然而,学潮开始,“自由民主派”就积极推动学潮向民主政治转移,及时、直接、独立地提出了自己的“政纲”,鼓吹“政体改造”的“八四纲领”。

学生中的许多“领袖”都知道“民主墙”。我和不少学生认识、有交往,传递过民主墙资料。

王丹﹑封从德﹑柴玲﹑项小吉、张铭﹑马少方﹑浦志强、杨涛﹑周勇军、张军、王治新﹑王超华、邵江……

5月3日,我在北京高校北师大数学楼“五四”游行“预备会”上的“煽动”,就是封从德主持安排的。

88年底起,持续数月的“纪念民主墙呼救民主派”活动,已经使首都知识界和一些学生知道了民主墙。

89学潮很快演变为两股相互融合的思潮和运动:“反邓拥赵倒李”的党内斗争和“政体改造”的“自由民主运动”。六四抗暴后,“自由民主思潮”成为主流。

89年,拥护胡赵的“党内改良派”势力强大,致力于“结束绝食退出广场”的艰苦劝说为什幺告于失败?其中,固然有学生惧怕“秋后算帐”的原因,但是,追求“还政于民”的远大目标,正是时代性要求。

中共“党内保守派”的军事镇压是对人民觉醒的负向动员。

89民运是以学生为先锋,以“自由民主派”“党内改良派”为前导,全民抗暴的流产革命。

让山岳见证,使河川存照。

金.夏普(GeneSharp)的《非暴力行为的政治》,搜集了198种非暴力行为方法,一共三大类。“公开演讲”位居198种非暴力行为方法的第一种。


〔说明〕从89.4.21起,任畹町在天安门广场,在5月3日47所大学高自联学生代表会上,在北大、清华、北师大、人大、政法大、理工大、北工大十余次演讲。主题是《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与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同时发表在海外华文报刊和广播上,张贴和广播在学校、广场,被中央党政军会议及全国媒体重点指控。查《明报》、《香港时报》、《港支联通讯》《中国6、4真相》……

一、北京悼念胡耀邦为什幺会暴发新的民主运动
──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与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二、八九·四月民主运动的历史任务和奋斗目标
──二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三、四月民主运动向何处去
──三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四、等候召开人大是纯粹幻想(提要)
──四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一、北京悼念胡耀邦为什幺会暴发新的民主运动
──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与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4月18日开始,中国首都北京再次暴发了声势浩大的人民民主抗议示威运动,参加的人数之多,高于1976年的“4.5”事件。

本来,一个中共前总书记的去世并不值得人民这样过份地去加以哀悼。正如13年前的“4.5”运动,人民群众藉悼念周恩来,暴发了反封建社会主义的人民运动。也正如1979年民主墙运动期间,胡耀邦个人曾两次告诫不要随便捉人,而最终民主墙主要首领全部被捕入狱。这次运动,人民的情感、思考注意力和意志表达的方向,也仍然主要关涉中国社会政治弊端的整体结构上。

历史上不曾有过单纯的悼念活动。任何力量也不可能规定和限制悼念活动的延伸与扩展。“开放改革”,这个共产党从10年前民主墙借过来的人民口号,尽管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一定的好处和自由,但是40年来,一元化中国社会的政治结构,使人民对共产党的种种弊端有着切肤之痛。因此,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必然地出现“推翻专制”和“打倒独裁“的标语口号。

新华社4月20日的评论,也不曾掩盖人民曾经呼喊过打倒共产党的口号的事实。民主万岁、人权万岁、自由万岁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汇成了这场抗议运动的主旋律。《国际歌》声此起彼伏。任何一个客观公正的目击者与观察家,绝不会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认为是少数别有用心者的煽动、破坏和捣乱。而这种为维护特权的不负责任的指控,恰恰是一种反人民的中伤和污蔑。人民是不会答应的。

86学潮的4年前,工人们被污蔑为挑起86学潮。一些工人被判处徒刑。这是又一批冤假错案。为了回击中伤,我要求中共司法当局,将这次运动出现的最主要的“推翻专制”、“打倒独裁”、“打倒共产党”这三大标语口号的调查结果公布于众,并使人们了解,这究竟是工人所为,还是学生所做。

当然,无论是学生所为、还是工人所做,如果继续错误评价和对待这场人民运动,企图规定运动的内容和范围,那幺这个党从历史上消失的日子就不会太远了。工人们会觉醒的。学生会同工人们联起手来。

中国政治向人民展示的是一幅党权一体、党政一体、党法一体、党国一体、党军一体、党经一体、党民一体、党文一体,八位一体的政治结构。

在这里,我作一个口头解释。什幺叫一元化八位一体呢?就是中国传统的封建专制帝国的社会政治体制的现代表现,万世一系的一党独裁。

党权一体:是党和最高立法权人代会一体。人代会的一切法案和议案必须经一党通过、符合一党利益,毫无第二党、在野党的制约。主权在民在中国是虚伪的。主权在党是真实的。

党法一体:中国的公检法、司法系统统一在党的领导下运作,在法律上保证和维护一党利益。这样,以意识形态、以信仰、以正当言论、以学术问题判罪成为自然。

党政一体:在组织运作程序上党干预政府事务。严重时,党政联体办公。政府官员永远是共产党员充任。党国一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不但是一句歌词,而且是实体,是现实。似乎中共过去、现在、将来永远代表中国;别的党不能代表中国;爱国必须爱党;不爱党就不爱国。

党军一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队,形式上、法律上属于国家;实质上属于党。“党支部必须建在连上”。军队是一党利益的捍卫者,而非人民利益的捍卫者。

党文一体:党领导一切文化领域,干预本质上是属于个体创作心灵创作的文化创作。新闻工作者和学生们高呼新闻自由。不解决党文一体何以有“新闻自由”!中国不许有一家私营报纸和出版社。文化管制十分严厉。

党经一体:中国的国民经济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是由共产党决定的,必须符合一党利益。一切生产部门和单位必须建立党组织。国家全部经济财富归一党所有。无数次的经济失误都不可能使这个党被替代。国民经济成为党的形象的窗口,为党而生产。

政府计划主导社会生产和生活,国有生产部门主导生产。中国还是一个政社合一的社会。政党、政府凌驾于社会之上,而不是在社会结构之内。

党民一体:共产党希望全体公民都死死地站在这个党的周围,是忠顺奴仆的党的“积极分子“,实现它的一党利益。很多人胡子一大把,还要往里钻,很愚昧。也有人说“钻进去,改变它“,反正,不是“改变它”就是“被改变”。

公民权利的实施范围很狭小,不得越雷池一步。法律对公民权利的规定和实施具有显着的管束性、限制性和压迫性、而不是民主国家对公民权利的规定和实施,是保护性、开放性和鼓励性的。

游行的条例规定,以及将要出台的各种条例规定,在中国这种人治国家,必定是强化管束、强化限制、强化压迫公民权利的又一道枷锁。而中国共产党违反宪法,发动文化革命和无数次政治思想运动,长期侵犯和剥夺数亿公民的权利,将数百万优秀的社会改造党人、共产党人、民主党人,枪杀和长期监禁,对中国人民犯下了难以宽恕的历史罪过。中共当局对国内要求释放民主墙人士的强烈呼声,置若罔闻、无意纠正的事实,再一次向人民呈现的痛苦事实是,在一党极权的国家里,法律的制定党,不但可以违背宪法,而不受法律约束,反而利用宪法去残害、打击政治反对派及无辜人民。

国内外舆论呼吁赦免一些政治犯。难道这有碍于国家稳定吗?现在中国的每一次动乱,哪一次不是共产党内部制造的?共产党不乱,中国何以会乱?

我国社会表面虚假的安定团结,是以对全体人民普遍的高压和数百万人才的鲜血与命、以致献上自由和健康的高昂代价而换来的。中国人民不需要这种虚假的安定团结。这不是人民希望争取的政治目标,而是一党私利。

“错打孩子论”是强盗的忏悔。“不嫌母丑论”是强盗的麻醉。不管宪法将来如何推倒重来,争取实践宪法、争取实践现行宪法的各种公民权利,是历次人民运动、也是今天人民运动的基本要求。也就是说,我们要做合法运动。无数共产党人和民主党人用头颅和生命换来的这部宪法,绝不容许腐败营私和压制民主的私利集团所玷污。这就是人权,即人民权利的要求。

人权的要求与民主的要求互为前提、互为条件。没有人权就没有民主。欧洲的文艺复兴与社会进步,就是以人的权利的解放和人的价值的尊重作为革命开端的。我们要粉碎那种所谓打着合法旗号闹民主的无理指责。

合法就是合法。非法就是非法。既然是打着合法旗号,那幺就必须认定为合法行为。同时宪法改造已经提上日程。人民运动在呼吁法学界的觉醒。

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不过是一句冠冕堂皇和空洞虚伪的条文。四项基本原则如果不能从宪法上消失,那幺四项基本原则必然高悬在人民利益之上,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就是骗局。

一元化八位一体的社会政治结构,如果不能从中国地图上消失,而代之以多元化社会结构、多元政治结构、多元民族结构、多元文化结构,那幺,开放改革只不过是挂在墙上的一块画饼,或者永远是一个画饼。

改革我国一元化社会体制,是10年前民主墙运动、也是现在和未来人民运动的最高理想。

同学们,一元化帝国结构得不到基本改造,教育何以能救国?科学何以至上?

究竟是国家重要、民族重要、还是开放人性解放人权、争取实现公民权利重要呢?也就是说,民族的凝聚力是依靠政党的外力捏合、还是依靠人权解放的自然聚合呢?

“5.4”运动的救亡,固然也只不过是那个历史时代的需要,而民主墙运动早已认清了统治者的国家利益和统治者的民族利益,顺应历史的需要和潮流,代表人民发自肺腑的心声,高举起人权和民主的义旗使民主墙载入史册。

民主墙的人权与民主的要求同“5.4”时期、同其它时期的相同要求,具有非常不同的意义和效果。因为,它是在1949年共产党执政之后发生的。人权与民主是人民运动的永恒主题。“5.4”运动100周年纪念的时候,它仍旧是中国人民政治追求的伟大理想和旗帜。

革命的“5.4”运动,只能让位于革命的人民运动。亦只有人民民主的范畴,才能连接和继承“5.4”的范畴,而决不是权力的范畴和统治的范畴。

今天,中华民族并没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是,中国人民的公民权利、人民民主和社会改造,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86学嘲的同学们因为履行公民权被指控为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些工人和市民们蒙受不白之冤,成为学潮的代罪者。民主墙人士,履行公民权利,捍卫人民民主,首创思想解放、言论自由,开创了我国政治历史和文化、艺术的新时期,却被残酷镇压,判刑监禁。其出狱人员且被受压制和歧视。

改革治理因为触及一元化八位一体的体制,触及政党私利而困于种种矛盾,进退两难。──贪赃枉法,政治腐败,党规不彰、正气不举、物价飞涨、资贼峰起、民怨沸腾、民不聊生、法无定法、国将不国。改革面临全面危机。

中国现代民主运动自从50年代民主党派尝试执政以来,历经作为人民反抗运动的文化革命、“4.5”运动、民主墙、80竞选运动、86学潮、89上书、以至目前的运动。这一次又一次的人民民主的强大示威和抗议,惊醒了共产党的执政者,迫使它纠正错误,帮助它拨正方向,一次又一次挽救了国家的危机。

这种看似一时的不安定,对国家、对民主、对执政党,有什幺害处呢?那种单个人有组织、有系统的上书,他们什幺时候认真对待过呢?那种上书什幺时候触动过他们呢?

纪念碑前的花圈、天安门广场的人群、长安街上的游行、新华门前的静坐,就是教育执政党最有效的方法。

如果说民主墙有什幺罪过的话,那幺可以说,中国的民主建设不是由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而是经过一系列人民运动的革命洗礼而逐步实现的。

人民最激进,也最有智能。人民最清洁,也最有力量。13年来,人民运动爆发的频率不断提高。在知识爆发的时代,2、300年一元化帝国的历史可能不会再重演了,除非再度退化到封闭世纪。

自由结社是人类改造社会的通行手段。人民运动的充分展开和高级形态,必将求诉于群众社团的联合与政党的领导。

几十年的人民运动史,一再向历史证实,除共产党、八大民主党以外,存在着一支永不消失的人民民主力量。目前的任何执政党都不可能代表这股力量。

民主墙运动曾经产生过《中国人权宣言》这样简约的纲领,也产生过人权同盟这样松散的社团。各社团成立过联席会议和共同恪守的联合声明。各社团经常有联合行动,有救援行动。86学潮的缺陷在于民主、自由、人权的空泛口号,缺乏一个行动纲领及长远运动目标,没有代表人民提出反对通货膨胀、提高工资的要求,失去了更多的支持。86学潮应该产生自己的理论归纳和总结。

我国工人阶级应当在政党的领导下争得独立地位,否则就另起炉灶。

在民主墙和86学潮中惨遭逮捕和监禁的我国工人的历史教训是:疏于组织和社团弱小。同学们要帮助工人。

只有当几千万产业工人,意识到自身民主权利,不是靠他人赐予,而是靠自己争取,并足以掌握国家命运的时候,中国的生产腾飞和民主事业就接近实现了。

赦免、释放、平反民主墙和86学潮的案件及人士,乃是我们和学生与政府对话的重要条款。还要争取提高工资,反对物价膨胀,争取基本住房,争取校园民主,反对校园干涉,争取办报自由,取消反革命罪名,改组政府,解除党禁。

工人弟兄们!合法组织起你们自己的社团吧!学生同工人的联合万岁!

二、八九·四月民主运动的历史任务和奋斗目标
──二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说明〕1989.4.29首次在北大讲。

久违了,象征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广袤国土的天安门广场。久违了,你曾经是西单“民主墙”运动的第二战场。“4.5”的风暴,开始从你的广场升腾。

今天,一场数万名学生与数万名军警剑拔弩张的对峙;不!一场北京市民与政府剑拔弩张的对峙;不!一场来自各地的全国各阶层人民同中国执政党的政治对抗和斗争较量,于1989年4月22日下午在中国议会大厦──人民大会堂──大理石圆柱前的百级石阶下和平而艰难地暂告结束了。

从4月17日晚开始的历时6天的这一宽广、宏大的抗议示威场景,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又一幅伟大杰作。

为了回击当局所谓“动乱”的无理指控,4月27日清晨开始,首都高校学生和市民群众数十万之众,兵分东西两路,延绵数十里,冲破军警几十道重重防卫,终于在下午天安门广场胜利会师了。游行大军所到之处,人民夹道欢迎,捐款、捐物,开创了1949年以来、也开创了辛亥革命以来,在中国这快土地上,在世界上,人民大示威,最少有、最壮观、最伟大的记录。

这决不是一次单纯的学潮,也不是一次普通的学潮,而是一次以学生为前导的各阶层人民共同参加的伟大民潮。

40年来,曾几何时,人民民主的伟大力量得到过如此高度充分地成功展示和胜利展现。曾几何时,中国共产党执政党的威信跌落到今天如此最低点,共产党稳定政局、安定人心的职能已经弱化到今天如此最弱点。这就是真正的民心所向。

不是人民反对和否定共产党的领导,而是共产党不争气,不但没有取得人民的同情、支持和谅解,反而在压迫民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个党,虽然曾经产生过很多优秀的共产党人,但是,这改变不了共产党普遍不良的社会政治基础和它压制民主的本性。

也不是人民反对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而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不争气,没有为人民带来更多的财富和民主动力,反而将通货膨胀的危机转嫁到全体劳动者头上,继续剥夺人民。

改革开放10年来,虽然有一定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但是这改变不了我国社会急剧腐败的体制根基。

共产党在指责人民不喜欢它和它的制度的时候,是否应当首先扪心自问,为什幺人民反对我们和我们的制度?把人民运动污蔑为极少数人的煽动,不仅不能再欺骗人民,只能欺骗他们自己,从而犯更大的认识错误和政治错误。

中国共产党一元化八位一体的我国社会政治结构,已经到了开始退出历史舞台、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40年来,我国民主政治经历50年代民主党派尝试同共产党轮流执政以来,特别是1976年,爆发“4.5”运动以来,历经78~81年的民主墙工人、学生运动,80~81年的高校人大代表竞选运动、85学潮、86学潮、89知识界赦免“民主墙”人士上书运动和以此次学生为前导的4月民潮,人民运动已经到了壮年时期。如果我们不能将壮年的人民运动的整个面貌呈现给全体人民,那幺,我们就不配做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中国人。我们就不配做一个坚定的、成熟的、经过磨难的中国社会改造党人。

13年间,我国共爆发了大、小7次自发性人民群众运动,平均每两年一次,而且经常双双连接出现。这种运动频率向人民揭示的真理是:人民民主运动在迅速成长、壮大,付出了巨大代价,也积累了丰富经验,形成了系统的理论和纲领。

“民主墙”运动比“4.5”运动提出了更加成熟的政治要求,和进行了更为严整的理论准备。这就是人民权利思想、人民民主思想、人民马克思主义和人民社会主义。同时,“民主墙”运动最早提出了改革、改造我国现行的一元化社会政治体制。

“民主墙”的直接政论代替了隐晦曲折的“4.5”诗歌,宣言纲领代替了简单的标语口号,文字推理代替了呼喊喧嚣,自由结社取代了乌合之众。

这次“4月”民主运动,高校运动也进入了一个新层次。它的标志就是:各校有学生自治组织,成立了高校联席会议,有联合行动。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均得到了充分的履行和实现。有口号、有目的、有短期行动纲领,但没有规定任务,没有长期目标,缺乏严密坚强的组织和应急措施。

不知人们是否意识到,这个时候人民运动的充分展开和高级形态,已经在向社会呼唤一个新的政党领导或一个新的人民团体出现。这是历史的意志、人民的意志、社会的意志。89民主运动是一个新的党和新社团的催生婆。也许,它会被掐死在摇篮中,但是,它一定会在下一次风暴中重生。

我以为,中国民主运动的长远目标自然是和平改造目前共产党一元化的社会政治结构,代之以多元化的社会政治结构、多元的民主结构。这不就是社科界中、青年学者高谈阔论、梦寐以求的多元理想?不正是应该坐而论道、起而行之、并付诸政治行动的时候了吗?

如果有人逼迫我们流血,那幺,我们就去流血吧!传统的力量必须用传统的力量去摧毁。物质的力量仍然要用物质的力量去摧毁。一元化社会政治结构是我国长期封建社会及落后的生产力造就成功的。随着经济的发展、生产的提高、社会的开放、它一定会消失在中国历史上。

中国人喜欢并接受一元化的专制吗?中国人喜欢并接受一元化的独裁吗?不!这眼前4月民主潮流的一切,是对所谓中国人喜欢“专制”、中国人接受“独裁”论调的最好否定。

中国人民不喜欢的东西,为什幺共产党要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而自以为是中国人民利益的唯一代表和最终代表呢?

这除了他们极力维护政党私利之外,就是共产党所说的、也是一些人们常说的:现在,谁能代替共产党?

朋友们,你们看,你们所反对的东西却拿不出什幺去代替,是你们不够成熟,是你们不够有力量,是你们不够有胆略,是你们不够有智能吗?你们被将了一军!

1949年以来,中国数百万优秀的社会改造党人、优秀的共产党人和民主党人抛头颅、洒热血、遭受长期监禁。他们所付出的血与泪的沉重代价,什幺时候才能开花结果呢?

同学们,历史的重担在你们肩上。现在是组织合法政党与社团、正式参加中国社会体制改革的重要时刻和有利时机了。如果要我讲真话,我就把这句真话告诉共产党,也把这句真话告诉你们大家。我也有妻儿老小。我也有七情六欲。自称为国家栋梁、自称为民族的精英们,老、中、青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们,让我们共同做一次伟大的尝试吧。从书斋里走出去,趁热打铁,就能成功。

在中国实行民主政治的条件,不是不具备,而是压制太甚。冲破压制就象冲破禁令去游行罢课那样,成功就会到来。

我们运动的短期行动目标,应该是争取切实保障宪法的各项公民权利,挫败和回击各种无理指责和政治压迫。合法结社要挫败“非法结社”的无理指责。游行罢课的合法权利要挫败“非法游行”和“制造动乱”的无理指责。言论自由的合法权利要挫败“违反宪法“、“反对共产主党领导”的无理指责。──只有回击和挫败了这一系列无理指责和舆论压迫,我们的运动才能继续进展,合法行动才能得到确认。

打倒共产党和反对共产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前者的行为适用刑法。而后者的行为并不适用于宪法。

宪法总纲笼统规定了四项基本原则。同言论自由的公民权利一起,宪法本身就制造了一对矛盾,而且还制造了一个无比大的漏洞,方便执法者对言论自由作随心所欲的解释。当然,人民运动也可以对言论自由作出自己的解释。这取决于力量对比和消长。如果一个党都不能反对,还有什幺言论自由可言?还说什幺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呢?

现代人类民主检验言论自由最公正和最终尺度就是,执政党可以反对,否则,言论自由就是绝对虚伪、抽象的宣传。

共产党一元化的社会政治结构,不但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且早已是一个学术问题。如果不是这次运动人们反对共产党,那幺,学术界早就反对共产党了。因为学术和政治根本是不可分割的。正是因为共产党不可以反对,才使得“四人帮”那种反动势力,长期肆虐在中国政治舞台上。那个时候,党就是他们;他们就是党。


正是因为共产党不可以反对,才使得共产党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政治思想运动,而不自知,害人害己、害党害国。在此期间,并不是没有各民主党派的互相监督,也不是没有各民主党派的长期共存呀!请问,起到了有效监督作用吗?请问,这种长期共存有什么价值呢!

共产党的政治思想运动和残酷阶级斗争,照样一次紧接着一次,毫无悔改。这一切都是共产党不能反对的结果。

共产党为了维护自身一党独霸的可耻权威,枪杀和监禁多少正直有为的社会改造党人和优秀共产党人。看起来,这是一个绝对的少数。但是,我国法制和国家机器的职能在本质上是压迫全体人民的。共产党有什么颜面继续指责全体人民反对它呢?中国民主运动反对共产党的错误,揭露共产党的罪恶,最终有助于国家的进步,有利于民族的振兴,有利于人民权利的解放。这有什么不好呢?

人民运动一次又一次惊醒了共产党,使这个党和这个社会的腐败进程受到抑制,从而挽救了这个党和这个制度。但是,他们却恩将仇报,一次又一次将人民投入监狱,一次又一次虚伪地平反冤假错案。中国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政治关系,就在这样一种恶性中循环。这是怎样的一种代价啊!

长期以来,正是因为现行社会制度不可以反对,才使得高度僵化的国民经济体制带来国民经济濒于崩溃;正是因为现行的社会制度不可以反对,才使得高度封闭垄断的经济体制极大地阻碍了工业经济,才使得农奴制人民公社体制极大破坏了农村经济。

如果共产党允许反对意见,如果社会主义制度允许反对意见,过去几十年,共产党可以少做多少蠢事、恶事不?社会主义制度不是可以更好地纠正弊端、更好地发挥它的优越性吗?

10几年来,尽管我国的经济体制有了很大变化,改革开放有一定成就,但是八位一体的根本结构没有动摇。而这些成就绝不是共产党的自觉行为和独立行为所取得的。虚假的繁荣掩盖着危机四伏。10年来共产党政策转变是受制于以下三大条件:

第一:是共产党的前任领袖毛泽东的去世,才使得共产党敢于否定毛泽东的空想社会主义政策。

第二:共产党是经过1976年10月宫廷事变之后才开始逐步转变政策的。而这一事变是以当年“4.5”运动为其社会基础和强大群众后盾的。没有“4.5”,就不会有“10月事变”。

第三:1978年爆发的西单“民主墙”运动,首先向共产党倡议改革开放,首先提出政经体制改革,首先提出取消领袖职务终身制等等一系列治国之策。没有“民主墙”就没有今天的开放改革,就没有今天的言论自由和新式生活。

共产党和政府只不过是人民遗嘱的执行人而已。11届3中全会并没有提出符合民意、顺合历史的新思想、新政策。而“民主墙”人士至今却被无理监禁,被非法排斥在中国的民主政治之外。同学们,你们应该干预中国黑暗的司法,呼吁释放他们、平反他们的案件。

10年改革开放充分证明,共产党和它的政府在向人民让步的同时,仍然压迫从人民中产生的优秀人才。共产党压制人民民主本性没有改变。胡耀邦生前,在1979年初的“中共理论务虚会”上曾经两次告诫对“民主墙”运动不要随便抓人。但是,结果呢?一位多么好的共产党领袖。然而,他肝胆照人,却无力回天哪!

在一元化八位一体的中国,在党法一体的中国,宪法不可能代表民意,而只代表党意。《中国的宪法是“党宪”而不是“民主宪法”的“民宪”。》(作者注:双括号是演讲时口头加入的,可查证。)在这种宪法程序下所产生的人代会也不可能代表民意。

否则,13年来,在中国大地上何以会出现大、小7次独立于人代会之外、规模不等的全国性人民运动,尤以此次运动为重、为大、为深、为烈。否则,13年来,人民群众何以不通过自己的人民代表、自己单位的党团组织、政府机关、人民团体,有组织、有程序地表达自己的各种意见呢?

答案非常清楚:执政党不代表民意;政府已经不代表民意了;人代会也不代表民意。人代会作为人民意志的代表机关,已经失去了它的代表性。

只要我们指出,每次人民代表选举时,公民投票时的那种被操纵感、那种被压迫感、那种无趣感和形式感的大量事实,就足够了。

这就是司法腐败、政治腐败。多么令人痛苦的事实啊。这一切难道是人民编造的吗?难道是谎言能够遮掩的吗?这就是政府、人代会被执政当局一手操纵建立所导致,也是宪法规定四项基本原则高于人民利益、高于人民权力的法制弊端所必然导致的。因此,要使人代会真正代表民意,必须改变党政一体、党法一体的一元化政治局面。否则,八位一体,只要党不行了,那么,将会一起糟糕到底。虽然宪法是对八位一体结构的法律保护和法律肯定,但是,我们仍然可从修改宪法做起。

在宪法不代表民意、人代会不代表民意的情况下,目前可以制止腐败和建立秩序的唯一可行办法是:以各地大专院校为基础,吸收代表民意的专家、学者、教授及各阶层人士,参加组成全新的公民委员会,与人代会共同形使职权,改组政府,讨论修宪问题,酝酿新的党团,将几十年来书生论政,推向民主政治的实际操纵过程。否则,中国的民主政治将永无实现之日。

这就是人们多年来呼唤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和真缔,也是知识界代表人民进行政体改革的行动纲领。

在波兰,是工会带头。在中国,完全可以是知识界带头。公民委员会是10年前“民主墙”运动提出的。波兰团结工会同波兰执政党的对话与合作,是挽救国家危机可资借鉴的榜样。非如此,腐败的政治不能获得新生。非如此,不安的中国不能获得真正的团结和安定。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政治基础,再好的治国之策也将付诸东流。

现代社会向我们提出的政治要求是,建立有良好社会政治基础,建立有民意基础的政党、政府和人民议会。就今天的现实来说,也就是公民委员会。

西晋有一个哲学家说过:“政在去私,私不去则公道亡矣”。

中国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决不是属于某个党或某几个党的。中国共产党如果能够正视和明察中国的政治现实及未来大势,就不会产生“共产党这般好,为什么老百姓这般闹”的无限困惑,也不会发出“你们吃共产党,为什么还骂共产党”的无理训责。

站在太空看中国,退到17世纪看世界。人民的政治自由和政治民主才是真正的立国之本,而非什么几项基本原则。中国近代史上的四分五裂,并不是人民制造的。同中国历史的每一个分裂时期一样,它正是封建中央集权的伴生物和惩罚,是集权统治的罪恶。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每一个历史需要的时刻,人民有力量制止分裂。中央集权在阻碍历史进步的时候,人民将唾弃虚假的统一。

1949年的武力兼并,应当让位于今天的公民投票,和今天的公民委员会。知识界要启发民众还政于民。任何苦闷、徘徊、悲观和权威主义的论调都无济于事。只有人民民主的伟大力量,以及它所产生的民意机关,才能稳定中国,才能振兴民族。


今天和未来,属于人民民主,属于人民政治,属于全体人民!
同学们,你们是民族的娇子,国家的逆子,我爱你们!

——————————————————————————————

三、四月民主运动向何处去

──三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为纪念“五.四”七十周年、民主墙运动十周年而作
──献给《绝食团》的勇士们

〔说明〕1989.5.14开始在广场演讲、广播,印成传单,5.27在合众社新闻发布会上散发,同时还有一论二论。


4月民主运动在经过“4.22”静坐、“4.27”大游行和“5.4”盛会的战斗洗礼后,进入了“5.13”绝食的新阶段。1989年的4月和5月是中国民主的盛大节日。


4月的雄风何时才能重抖?4月的声威何时再能重振?4月的狂飙向何处去?
4月的人们在痛苦中求索。


◆是的,4月民主运动的充分展开,正在求助于它的理论纲领、宗旨、口号和社团领导的高级形态了。

◆民主、自由、人权的空泛口号,应该落到改革我国社会政治体制实处的时候了。

◆改造社会政治体制作为我国民主运动的长期奋斗纲领,应该是实践的时候了。

◆政治体制改造应该是民主运动提出具体目标和规定历史任务的时候了。


4月运动象历次人民运动那样,又一次教育了我们:一元化八位一体的共产党官僚政治压迫人民民主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

在关系我国民主利益的重大关头,狭隘的学生运动意识和策略主义这种自我孤立,将会断送4月运动的民主成果。不管道路多么曲折,不管前途多么艰险,我们将向人们指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来。

和平改造八位一体的一元化社会政治结构,争取实现多元政治、多元文化、多元民族的多元社会,是我国民主运动的理论纲领和奋斗目标。

这就是历次人民运动所致力于民主、自由、人权、进步要求的具体表现和实际内容。

这就是人民运动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最高理解和追求目标。


推进我国民主进程是整个4月民主运动和绝食团行动的首要任务。何谓民主化进程?如何推动民主化进程?

我认为:近10年来,我国爆发6次人民民主运动,受到的司法压迫、政治压迫和舆论压迫是我国政治黑暗、司法黑暗和新闻黑暗的典型表现和集中表现。这当然是一元化八位一体所导致的。

重新认识和解决6大民主事件,是人民考验当局民主诚意及推进民主政治的检验标准,是我们同政府对话的重要内容和条款。


这六大事件是:

(一)(1978~1981)全国性民主墙运动,后来演变为所谓“地下组织”和“地下刊物”
(二)(1980~1981)全国竞选运动
(三)(1985.9.18)高校抗议示威学潮
(四)(1986~1987)全国性高校民主学潮运动,被定性为资产阶级自由化。
(五)(1989年初)国内外呼吁赦免释放民主墙人士的联名上书运动。
(六)(1989.4~5)全国性4月民主运动,被定性指责为“动乱”。


对上述历次人民运动,司法当局在全国拘捕、判刑、劳教、驱逐达数百人。被开除学籍、党籍、军籍、团籍,遭搜查、立案审查、教育谈话、停止工作、内控监视、分配歧视,出国刁难、舆论批判……的不计其数。


政府当局应当立即着手复查、平反、善后处理上述各类错案,并公开纠正各种错误定性。面对八位一体对人民运动的残酷压迫,当局没有理由和资格指责市高联的对话要求“太苛刻“。


回避或者不干预我国黑暗的司法和政治,就不配参与民主运动,也不配作为一个民主改造党人。只有迫使当局认真解决好前5大事件才能更好地解决4月民主事件。6大民主事件是一个连绵不断的民主过程。

我们要努力摆脱狭隘的、只求解决4月事件的思想意识。

狭隘的学生运动意识,不仅是对“5.4”运动和“5.4”精神的背叛和倒退,而且是对历史的无知,是自我孤立的死亡之道。86学潮就是教训。

民主墙作为工人同学生的联合运动虽然失败了,它积累了丰富的人民运动的经验。(参见《民主墙论纲缩写》)不要用所谓策略捆绑人民运动的手足。这种“策略”一钱不值。不要害怕所谓“一小撮“和“极少数”的无耻恐吓。这是官僚政治分裂民主的惯用伎俩。它骗不了我们。

同学们,不能选择那种策略第一、眼界狭隘、缺乏知识、无力领导运动的凡夫俗子,应当选择那些有志于中国民主改造和胸怀世界历史的大智大勇的领袖。

所谓对话和高层拒绝对话的事实告诉我们,民主力量再有声威,如果不通过自己的社团组织,则对话不具备实力。

4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简单的学潮,它是一次民潮。


对话是各阶层人民的共同目标。不联合各阶层人士,则对话不具备实力条件。将学生和各阶层人民的利益分割开来,是官僚政治的惯用手腕。它骗不了我们。


如果对话是一种欺骗,那么就向大众揭露欺骗。6大民主事件也许根本得不到解决,那么就坚决抛弃对话,另辟新途。将运动向社会转换。

要知道70年前的“5.4”运动,持续了几个月。

绝食团的行动将掀起4月狂彪的新浪潮。在成熟之机,合法建立起坚强有力的全国性社团吧!与现行政党共同参与中国政治。


同学们!酝酿组成各阶层人士参加的公民委员会吧!与人代会共同行使职权。在此基础上改组政府,修改宪法,建立民主新秩序。


正当提出和平改造八位一体体制的时候,正是我们开始民主实践的时候。尽管会有无数次的挫折和失败,那么,中国民主进程的飞跃突破,就从4月民主运动开始吧!

绝食团的优秀儿女们!

中华大地的国基不是什么四项基本原则,而是人民运动一次又一次的艰苦锤炼而奠定的。中华民族的民魂,不是由日益腐败的政治风气,而是人民运动一个又一个英雄风范,也是你们绝食团的英雄风范而塑造的!


——————————————————————————————

四、等候召开人大是纯粹幻想(提要)

──四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说明〕1989.5.25开始在广场讲;6月2、3日在北师大帐篷油印发出。尚无原件。底稿在案卷。


◆军事戒严为人们提供的历史思考是在党法一体的国家里,法制究竟有多少宪政的味道?

◆文化大革命,宪法被弃置一旁,国家主席被非程序废黜,倒退到君主专制。从三支、两军开始,中国进入了军政时期。

◆国民党的军政时代是以群雄并起和国、共两军为背景的。中共建政之后的和平时期的军政是指向人民的。

◆军政无法制。

◆紧急召开人大常委会取消戒严,罢免政府首脑的倡议是幻想。让事实去教育人们。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3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