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我们怎样纪念六四
05/23/04    匹夫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69

先给出定义:我们----指所有在1989年时拿或能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人。不能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人,不属於“我们”范围之内。我们就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我们的合法政府的人。换句话说,我们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法律上的权柄。(世界上大概90%多的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换句话说,世界上大概90%多的国家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法律上的权柄。)

“怎样纪念六四?”------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怎样学习到经验教训,以便忘记六四,取得进步。也就是说,我们当中每一个个体应该怎样负各自的责任,对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这个群体和我们的后代负责。

如果你是在我们里面,

你说,我去使馆,点个蜡烛,让使馆的人好好睡觉。FINE。

你说,我憋一口气,憋到脸红脖子粗,然后大骂:共产党,死去吧!FINE。

你说,我不憋气就骂:学生领袖,无耻!FINE。

。。。。。。

你说,我写篇文章,拿一点想法出来。FINE。

你说,我什么也不做。FINE。

随便你,因为你有你的自由。

我现在就写这一篇文章,贡献一点想法。

古语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道理。

因为我们组成这样的群体,当然我们每一个匹夫都有责使国家环境好一点。

我这篇文章就看看64我们每一个匹夫的责任。

(1)政府群体里的每一个匹夫的责任

一个国家没有治理好,首先的责任是政府。这恐怕没有太大的疑问。

那么64事件最大的责任在政府,就是很自然的事。

我们的政府是共产党领导,当然最大的责任是共产党。

而共产党当时的头是赵紫阳,当然他应该负最大的责任。(你会说实际掌权的是邓小平,好像他应该负最大的责任,且听我下面分解)

一个群体,最要命的伤害来自内斗。

让人民群众看见有裂缝可用(把内斗公之于众),根本不是在规则里的做法。

而赵紫阳就是这样做的。

他的表现让我们看见中央有分裂。后来他跟戈氏的谈话,一般人都看得见哪是什么意思。

在哪以前停课闹革命已经有日子了,有的学校在准备复课。如果不是赵的谈话给革命同志们希望,恐怕革命到此告一段落。同志们以后接着努力就是了,课还是要上的,国还是要出的。

赵是党总书记,力量很大。造成后来形势的复杂艰难。

如果不是这样,凭学生领袖们的见识,闹腾不了什么。

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没有64事件。

如果不是这样,就算有64事件,最大的责任是邓小平的。

故此依我之见,赵紫阳对64应负最大的责任,其次是邓小平的,然后才是李鹏的,。。。。。。

意气用事,个人主义,是当头的人的最大问题。

他们应该从中学到什么,他们自己掂量。我就管指出责任。

(2)学生领袖群体每一个匹夫的责任

政府的对立面是学生群体。

学生领袖们对64事件有不可推卸的仅次于政府的责任。

很多学生领袖,不过是投机倒把分子,见识有限。

我知道的学生领袖们就是这样。

当然这和有见识的人比较狡猾,胆小有关。有见识的不出来,出来的当然是没有见识的人。

如果领袖们知道妥协,知道能做到那一步,则恐怕也没有64事件。(不首先为自己打算)

他们应该从中学到什么,他们自己掂量。我就管指出责任。

(3)在上面两个群体外的每一个匹夫的责任

我就在这个群体里面。这是应付第三责任的群体。

我胆小怕事,不做贡献。这就是我的责任。

我选择了逃跑,离开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我很羞愧。

我只能写一点点文字,

让我想想,我还能做什么……


你呢?你是属於哪个群体?

哪是你自己的事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2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