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血腥屠杀之后
05/23/04    张林    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17

6月4日夜,当局在北京血腥镇压学生市民的消息传来,我们怒不可遏,彻夜总动员。

5日上午,我带领数千人冲进蚌埠市委大院,我下令把大花圈挂在主楼正中央,然后在主楼广场召开追悼六四英烈的大会。我和汪挺发表了演讲,我在演讲中指出:“李鹏一伙已经表明他们的顽固立场,未来的斗争将是残酷的、持久的,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必须加紧建立有战斗力的自卫组织,在敌人把枪口对准我们开火之前,我们应该拥有足够的自卫能力。”然后我们高呼口号:“血债要用血来还!”,“组织起来,以武力自卫!”追悼会之后,我便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筹备武装暴动上。当时各地传来的消息十分混乱,常常互相矛盾。

6月7日,被大屠杀激怒的毛条动力厂车间主任魏辉下令停工停产,然后动员带领大批工人和学生占领了市中心各交通枢纽。我中午时分赶到,我们驱赶了交通局警亭交警,用他们的大喇叭指挥断绝交通,紧急招募市民敢死队队员。但是我们的战线拉得太长,冲击力度不够。

到了下午,见我们疲态已露,大批警察手持电警棍,排成方阵,逼近我们的交通局阵地。我走过去要求他们离开,他们拒绝了,我一挥手,大批示威者便涌上来,双方瞬间爆发了一场混战。

我们虽然人多势众,但没有系统组织,还是被驱散向四周。我站在警察包围圈中,但是他们没人敢动我。警察也害怕我们再次围攻,仓皇撤退了。我明白这样赤手空拳干是不行的,没有纪律严明的组织也是不行的。

目前敌强我弱,必须组织精干力量获取武器,然后突然袭击,一举占领当地共军指挥中心,夺取地方行政权。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把秘密指挥部设在张公山一处民宅里,不断派人去联络各方,刺探敌情,筹备武装起义。

但是敌人更狡猾,早在半年前就派特务周广同潜入云梦沙龙,而且渐渐取得了我的信任。我曾派姚冰调查这个人的底细,姚冰没发现问题。在关键时刻,周广同表现得异常勇敢坚定,我竟然委派他去侦察淮河铁路桥地形准备炸桥,他7号晚上还把手绘的图纸交给我,后来还因此给我加上了一条反革命破坏罪(未遂)。

天安门民主运动遭镇压之后,各地民运队伍纷纷溃散,蚌埠市也不例外,大部分同志和战友都匆匆逃走了。而我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心里燃烧著复仇的烈焰,我决心组织大家抵抗到底。

6月8日那天上午,我刚派一个人去联络同志,又派了一个人去侦察驻蚌舟桥部队军火库,然后我坐下来起草一篇〔讨共檄文〕。刚写了一半,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我以为是来向我汇报情况的。我一扭开门锁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倒,我企图站起来,几条大汉已涌进来,为首的一拳击中我的肚子,其它几个人就把我按倒在地。后面又有几个人冲进来,冲往里面的房间。

他们用一根绳子把我的双手捆在背后,又抓了一条毛巾塞进我嘴里,然后给我披上一件西服,把我架到门口,塞进正好停在门口的一辆吉普车里,飞快地开走了,后面还有一辆小轿车掩护。从头到尾都像是精心设计的绑架。

到了郊区,他们掏出我嘴里的毛巾,我镇定下来,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绑架我?为首的道:“不准说话,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我被捕之时,身上只有两元钱,桌上只有一个馒头和一根黄瓜,那就是我的午餐。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吃,我正在紧张地起草一篇讨共檄文。

“李鹏一伙终于撕下了伪善的面具,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出动坦克,发射枪弹,大打出手了。数千北京学生和市民已倒在血泊中,现在到了我们拔剑而起,挺身捍卫正义的时候了!再不能犹犹豫豫,坐以待毙,我们已经被压迫奴役了四十年!全蚌埠人民,全安徽人民,全中国人民都要积极行动起来,武装起来,向李鹏一伙讨还公道!”

这篇没写完的檄文后来被市委书记杨道德在全市千余名县团级以上党政军干部大会上高声朗读,然后怒问:“对这种极端疯狂的、反动透顶的反革命头子,我们能不坚决镇压吗?”

我远在50里以外的祖父也听我表弟维方说,我被抓住了,肯定要被枪毙了。我祖父痛不欲生,他找了一条结实的麻绳系在腰间,告诉大家,只要他一听到孙子被枪毙的消息就上吊自杀,因为再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在八九民运期间,我曾掌管了了大笔捐款,我总是安排两个人以上共同记帐,我自己从来不碰一分钱。那段时间所有的花费我都是自掏腰包,我也不允许任何部下花费捐款,全部派人送到北京,送到天安门广场。所以连那些审讯者都不得不佩服,八九蚌埠民运在财政方面太纯洁了。

我也不允许大家损坏任何公私物品,一切财富都来之不易,我一再提醒大家要爱护一草一木。我从中的体会是:只要领导人廉洁,部下也绝对廉洁。

领导人不贪污,部下谁敢贪污?那会被当成贼一样打!所以任何腐败都是自上而下的,腐败的根源永远在领导上头。

那个阶段我每天发表数次演讲,蚌埠医学院、安徽财贸学院、安徽省管理干部学校、安徽省粮食学校,从市政府门口到交通局,到卷烟厂那一段蚌端口市中心区域,几乎每一个路口都留下了我慷慨激昂的声音。

每到我演讲,周围数千人就会鸦雀无声,屏息倾听我的怒吼,我的悲鸣;我发自肺腑,发自灵魂深处的声音。那是这个城市、这片土地已久违了40年的自由呐喊。

那时我有如神助,我的的确确感到一种神性,感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驱使著我,自由女神在引导著我,向前!向前!向前!我感到我积累了十几年的思想、激情、悲愤现在都如火山熔岩一样怒喷怒放!

我愿意用我这枝生命,像默默期待一生的礼花爆竹那样,冲向天空,即使粉身碎骨,只要有片刻辉煌,能照亮黑暗大地,给心灵已枯乾麻木的中共奴隶们一点自由的希望!

历史资料〔中国地方志*蚌埠志〕-1989年6月8日(摘要):

捕获动乱首要分子张林

张林以“云梦沙龙”、“未来学会”、“三楚学校”为名“广结良友”,在蚌组建“中国民主党”,并在合肥、屯溪、安庆、滁州、芜湖、阜阳、蚌埠等地区设了下属组织,公开鼓吹“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文化自由化”的政治纲领,企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张林往返于蚌埠北京之间进行反革命串联,两次至王丹主持的北京大学“民主沙龙”进行“必由之路”、“垄断与竞争”的反动演说,并密谋策划成立“蚌埠各界青年声援团”,张贴“启事”,散布谣言;集会角园,煽动粮校、蚌埠医学院、安徽财贸学院、商干院成立“自治会”、“高自联”,宣读“蚌埠市人民声援书”,号召罢课、游行示威、静坐绝食,声援北京动乱活动。

5月21日至24日,张林亲往蚌埠各大、中专院校游说,先后几次指挥学生游行、冲击火车站和烟厂、散发反动传单、播放“美国之音”。

5月25日,张林又带头在市委、市政府门前绝食,两次造成胜利路交通瘫痪;

6月4日,张林得知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乱,随即在“民主政治中心”、“人权办公室”基地和蚌端口医学院布置“应变计划”,指使“工自联”、“高自联”化整为零,分头组织“敢死队”上街游行,冲击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一中、印染厂等处,强占交通岗亭,并在市政府门前召开所谓死难学生的“追悼大会”,叫嚣“血债要用血来还”,煽动“全市暴动”。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2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