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中共的谎言和人民的心声
05/21/04    范英著    议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9
经常写文章,难免不在立论坚实、论据确凿、表述准确等方面下点功夫。待文章写成,又担心是否缺少信笔直书的快意。真是两难!解决的办法就是多听实际生活中的谈话,尤其是老百姓的谈话。5月4日那天,在BBC台听到一位林先生同余英时教授的谈话,感到比我们咬文嚼字者来得痛快多了。林先生住在北京沙滩附近,是北大旧址(俗称北大红楼)所在地。他便从这里谈起。

北京林先生:离我家不远就是沙滩的北大红楼,头几年修建了一座「五四运动纪念碑」,三角形造型,创意是一个报头,上面刻有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的像,还有毛泽东的像;有《新青年》杂志,还有《湘江评论》。经常有老师带著学生到这里讲「五四运动」。我认为这座纪念碑本身就是矗立在街头的谎言。因为毛泽东当时是北大最低的图书管理员。「五四」开始前,大约是二月份吧,毛泽东就走了,根本就不在北京。余英时教授:「五四运动」和毛泽东毫无关系。跟陈独秀有关系,但陈独秀那时候也在上海,胡适也在上海。(「五四运动」)是学生闹起来的。学生受到蔡元培的支持,蔡元培是很重要的。李大钊实际上关系也不大。历史事实就是如此。学生像罗家伦、傅斯年这一批人,都是胡适、陈独秀的学生。林先生说得很对,就是那样子。《湘江评论》一点重要性都没有。毛泽东在长沙办了这个小刊物,胡适在《新青年》上稍微夸他两句,那是离开「五四」远远以后的事情。

林先生:纪念碑上刻有毛泽东的词,「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可是这首词是1925年写的,跟「五四」根本不搭界。《新青年》杂志在当时可以合法存在,有新闻自由,能够知道巴黎和会的情况,尽管没有今天的互联网。毛泽东和蔡合森创办的新民学会,在当时是十分自然的。全是合法的,北洋政府没人干涉你。现在徐伟、杨子立刚刚打算办一个新青年学会,这么一个团体,还没有著手,就重判12年、8年刑。整个的历史倒退了。「五四运动」没有死一个人,北洋政府出动马队,逮捕不少人,但到6月份,放了人,也没死一个人,我们看看「六四」,死了多少人……如果拿「五四」和「六四」比,我就有一个晃如隔世的感觉:北洋政府太仁慈了!北洋政府比共产党政府要文明多了!大家都知道,整个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谎言史。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谁站起来了?就他一个人站起来了!几亿中国人还是趴下了。

林先生的谈话片断说得洒洒脱脱,明明白白,确确凿凿,含血泪而不露,寓苦涩于恢谐。这就是民众的心声。俄罗斯作曲家格林卡说:「说甚么作曲家,我们还不是把民间曲调改编罢了。」我们也可以说,不听人民心声,何来见地的高超,笔端的灵感?毛泽东的一段语录是:「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份子之最后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同工农民众相结合。」尽管此论点有狭隘之嫌,但总的来说,在当前也是投给技术官僚们的亲民良药。只是首先背叛工农的是毛泽东,他视工农为鱼鳖,整死、饿死的以千万计。邓小平乾脆开了枪,血洗古城。江、胡人等,造成大面积的贪官污吏,把工农扩大为遍及城乡的弱势群体。当此时也,大智大勇的杨建利意欲并身体力行地去大陆了解工人运动的情况,为他们总结解脱苦难之路,却被囚禁两年,一切声息不予透露。中共毁掉他们自己制造的法律,背叛他们自己喊出的亲民口号,敌视世界范围对杨建立竿见影的援救声浪。说他们是谎言党和暴行党,说他们口蜜腹剑,不是恰如其分吗?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0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