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精神永垂不朽
05/21/04    刑汶    大纪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24
A

1989年春夏之季,以大学生为主的中国民众在全国几百个城市发动了轰轰烈烈的反抗中共暴政、争取自由权利、挽救民族衰亡的爱国民主运动,在6月4日凌晨遭到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的军事镇压。数以几十万计的学生、市民遭到政治审查、逮捕、枪决和监禁,更多人流亡海外逃避迫害。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已经被载入史册的「六四」运动。

我不是六四运动的参与者。1989年我年仅15岁,正在按照中学班主任的安排观看官方安排的录像。我也曾是中共的坚定支持者,我为解放军战士惨遭杀害而流下伤心的泪水,对「反革命暴徒」充满愤恨,为邓小平在国家民族危难之季力挽狂澜而激动,为我国能在国际风波面前击退西方国家的颠覆企图而庆幸。

自2002年起,我多方搜寻资料,再次仔细观看了十三年前看过的官方录像,查阅了1989年官方报纸,比照海外渠道的资料,以我的良知和理性,严格地把1989年当作历史事件进行属于我自己的评估,终于醒悟十多年来我一直陷入谎言的大海,我终于得出了本文第一段的结论。

是的。已经到了给六四一个理论上的结果的时候了。在现实承认它的价值之前,思想已经给予了它应有的地位。思想必须走在现实前头,并且照亮死寂而黑暗的现实,如果可能,就指出未来中国更加丰富而绚丽的可能。

B

六四运动彻底揭穿了中共统治集团的暴力本质,粉碎了中共主动倡导的民主社会主义的谎言,它充分揭示了中国的民主进程必然的曲折性、复杂性和长期性。现在依然有很多学者鼓吹「体制内改革」,「党内民主」,甚至有位幼稚的中央党校教授提出「党内三权分立」;六四的血的教训表明,除非人民用自己的鲜血去争取,中共决不会主动放弃权力,有评论指江泽民贪权恋位,实际上,江泽民的贪权恋位仅仅是中共的集体无意识的不自觉体现而已,整个中共统治集团都是贪权恋位的。

六四运动在政府和民间、中共和群众划上了彻底的鸿沟,培养了民众对中共对政府的普遍不信任感和对立感,在某些领域,培养了人民对执政党的仇视和敌意。中共因为镇压六四而彻底失去了民众的亲近和支持,这是中国民主进程的分水岭。

正因为如此,六四不是巩固了中共的统治,恰恰相反,六四严重削弱了中共的统治,自六四以后,中共的改革政策就一直陷入泥泞状态而停滞不前,党内腐败日益严峻,国际环境恶化,不满情绪从学生向全社会弥散,中共的统治力度被大大削弱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民主进程是以六四为真正开端的。1989年之前的民主呼吁,仅限于在保持中共执政地位的前提下的改革呼吁,而六四则是直接向中共统治的合法性提出了挑战,六四是在上世纪80年代人文思潮高涨的时代背景下爆发的,六四是比五四更成熟也是更坚定的爱国民主运动。

C

六四运动粉碎了中国人民无组织无纪律,没有资格实行民主的谎言。在整个六四时期,几百万大学生和市民进行井井有条的游行示威,自发组成协调一致的领导机构,并组建纠察队维持秩序,使如此宏大的民众运动既没有妨碍国民经济,更没有严重干扰社会生活,其组织纪律性令人感叹不已。

六四期间,学生和市民自发建设自己的组织团体,行动一致,作风民主,组织机构运转协调,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能够有条不紊地安顿数百万外地来京声援学生的衣食住行,使之不致困顿;能够有秩序地将各界捐赠物质分发所需,使之不致匮乏,而且尚能保护掉队的军人,使之不受攻击,设立急救治疗机构,使伤病不致失于救治,出版简陋印刷宣传,设置临时广播,使群众不致茫然混沌,其组织力动员力,实乃中共当局所不敢想像的。

六四的经验证明,中国人完全有资格也有能力过民主生活。正如我一直强调的,中国人一定有信心也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国家的民主生活问题。有些人杞人忧天,诬蔑我中国人民无资格实行民主,鼓吹「民主缓行」「民主必须在安定团结的政治环境下进行」「稳定压倒一切」,把民主视为动乱之源,把人民对自由权利的渴望视为阴谋叛乱,是别有用心的,是对中国人民智慧和能力的侮辱。

六四运动是中国民众对民主生活的争取,更是民主生活的实践,是未来的民主中国的演练和预备。

D

六四是又是民权政治的启蒙运动。正如前文指出,六四发生的大背景,是人文思潮和民权思想苏醒的上世纪80年代,六四的功绩,不仅在于提供了一次群众性的政治运动实践,更在辽阔的历史视野中,启发了民权思想的兴盛。其意义之久远,影响之深刻,需要更漫长的历史进程才能得以显现。

六四击破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政治神话,把民众从党权政治中挣脱出来,民权思想从此复苏,而且形成了强大历史洪流,成为整个民族上下的共识。六四终于把中共从神坛下拉下来,成为一个挥舞屠刀和面目狰狞的凡夫俗子,民众充分醒悟到自己的力量、权利和对国家所担负的责任。

在未来的岁月里,六四的意义将随著历史的深邃而更加凸现。犹如远空的星辰,在夜色渐浓的时候,却越发的光亮清晰。但至少,我们可以把六四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民权政治运动的发轫。这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端,由中国的热血青年点燃的希望之火。

E

死者死矣!而生者,却需继续奋斗。唯有生者的奋斗,方能告慰死者的亡灵。

六四并没有被遗忘,这对于中国,是一个黑色的诅咒,只有中共的彻底忏悔并付出沉痛的代价,才能解除这个可怕的诅咒。在中共狂呼「唯我万岁」的今天,依然能有这篇文章在中共政权的心腹之地完成并接受千万读者目光的检阅,就是明证!

六四将继续被提起,这对于中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只有在灭亡之日,才能彻底结束一切富贵迷梦,同时也结束所有的可怕噩梦。当野火将一切焚烧的时候,才能洗刷这个国土上所掩盖的罪恶。

生活在这样一片腐败的土地上,每天都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生活在这样一个颓丧的民族,每天都能察觉到末日的临近。因为六四这个名字,我知道我所深爱的人民曾经有过多么伟大的勇气和惊人之举,我也知道他们在未来的岁月一定会有更多的惊奇和喜悦,留给永恒的历史。光荣属于中华民族,而六四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和宝贵记忆,永垂不朽。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90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