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忘不了的六四 忘不了的「三不怕」
05/19/04    东方明月    大纪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72

在共产党的日历上,89年的六.四是不存在的。就象59年的大饥荒一样,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可在我的记忆中,六.四就像是在昨天。

我忘不了六.四前的北京街头。没有警察,也没有混乱,市民们自觉地维护着社会秩序和环境卫生。过去每天上下班时公共汽车里从不间断的争吵声变成了人们礼貌地互相问好声,有生以来第一次我看到了文明的中国。共产党眼里的动乱时期是北京市民们最安定的日子。记得当时《人民日报》的文章 “北京人的公德意识”,便真实地报导了这一切。

我忘不了六.四的前天,我突然被通知去听传达的首长讲话,而且不许带任何东西。不许录音,不许记笔记,不许外传,不许……讲话的核心却是三不怕:“不怕死人,不怕骂娘,我死了不怕别人放鞭炮”(绝对原话)。和刘邦一样,一派杀气腾腾、无法无天的军阀加流氓口吻,却没有了刘邦当年的大丈夫气概,连文字都不敢让人留下。

我更忘不了六.四那天的清晨,枪声震醒了睡梦中的我,家门口九岁孩童的尸体彻底毁灭了我的幻想。那清晨灰蒙蒙的天,那愤怒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和那不知所措的娃娃脸士兵,直到十五年后的今天,我闭上眼,还是能看到这一切。

我们知道,在中国几千年的灿烂的“文明”历史中,为了权力和皇位,皇族们演出了一幕幕杀子、弑父、兄弟相残的人伦悲剧。一点不过份地说:为中国人民世代崇拜效忠的龙子凤孙们根本就是一群禽兽不如的人间渣滓。在那天前,我还相信共产党人不是封建主义者,是能改正他们所犯的错误的,我也相信只要是人总是有人性的。但就是从这天起,我明白了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领袖们是和这些高贵的皇族们完完全全一样的、是没有人性的人间渣滓,希望他们改正他们自己所犯的错误就象让豹子改变他们的斑点一样地是不现实的。在那天前,我是坚信邓小平、赵紫阳的改革方案会成功,中国的明天会更好的,而我只需要做好我工程师的本份就行了。所以,我没有参加任何游行活动。但就是从那天起,我不会再不闻政治了,当学生再一次上街时,我这个老校友会在他们的游行队伍中的。因为共产党用枪杆子告诉了我一个血的事实:只靠科技不能兴国,光有经济改革也不能救国,只有制度的改革才能振兴中华。

就象戊戌变法一样,六.四断送了中国和平改革的希望,也断送了共产党的明天。在第二年送我朋友回上海的火车站里,我听到了如下对话:“XXX和XXX为了争……”,“烦不烦,你们TMD少操心,他们狗咬狗关你们屁事?”。人心向背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可中国何去何从?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87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