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英雄不会孤单
05/19/04    新竹    东西南北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64

那时我家很穷,没有电视看。记得整个村子也没几台电视。我从隔壁邻居家里的电视上隐约知道了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反革命暴乱”。听大人说,电视上描述得很可怕,说那些“暴徒”怎么怎么的。我那时还有点害怕,不过又很快从大人嘴里得知,“暴乱”很快就被平息了。在这之前,我所在的小学发生了一件事,校长不知从哪里抱出了小黑白电视机,给我们全校的学生播放胡耀邦同志的追悼会。当时我的几位老师表情很严肃。

这就是1989年我所记得的几件印象深刻的事。那时我对所发生的这些事没有过多的去想,也没刻意去记甚么,更不知道所谓的天安门“暴乱”跟校长播放胡耀邦同志的追悼会有甚么联系,好像大人也没有做过多的评论。如今我想起这些事竟不知不觉已成为我记忆深刻的事,而且现在看来一定会终身铭记,我想这与后来这些事总是被有意无意提起有关吧!

上初中时,我的语文老师据说就是因为参加89学潮而被下放到农村教书的。不过在初中时我已经不再相信所谓的89“暴乱”了。我相信那些大哥大姐的出发点一定是好的。我坚信我们性格正直,性情豪爽的语文老师没有错。

后来我到镇上去上高中,再后来邓小平去世。老师一样也用电视机播放了追悼会的场面,我全班同学似乎都很难受,我当时心里也很难受。不过我的班主任倒没说甚么话,也没难受的样子。这时有一个同学跟我说:“听别人说邓小平要不是镇压学生运动,他死后追悼他的人更多。”我当时听了这样的话居然很释然,不再难受了,本来我就不是很难受,不是发自肺腑的感情是不会维系多长时间的。这好比是我们看到大街上一位死了丈夫的妇女在痛苦流涕,我们也禁不住难受一样。我想周围很多同学跟我的感受差不多吧。不过那时我真的还不知道真实的邓小平在1989做了甚么事。

再后来我又上了大学,学的是政治系,说真的我对大学生活很失望,我们同学跟我的感受也一样。我尤其讨厌那个辅导员,把我们管得像小学生一样。一次他居然罚我的同学站一节课,不过我那同学没服从他的命令,站起来就离开了教室。在我们毕业那年,有一天他跟我们说,明天就是6.4了,你们不要搞甚么所谓的活动,别出甚么乱子。当时全班没人吭声,我对他的话很反感,不过我也可怜他,他不过也是一个传声筒罢了。说句实在话,我们这些大学生对6.4了解并不太多,但是我们都知道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潮,我们周围人都叫她“学潮”,从我明白事理起,我就对这些大哥哥大姐姐充满了敬仰。那位给我们上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课的老师上课时常常叹息说,80年代的学生有抱负,有理想,很爱国。还说1989年安师大的一位女生为了让跟多的人知道天安门广场真相,站在墙头上慷慨激昂的演说。这位老师老是感慨说如今的大学生很颓废甚么的。我那时很想知道更多的关于89民运的内容,但是似乎没有好的途径。

2001年,我工作了,成了一名老师。我的朋友懂计算机,终于,我能够突破网络封锁,知道了以前我一直想知道的东西。当然,这些“反动”网站都是我的聊友发给我的。

第一次上的网站是北国之春网站,第一次看到这些民运人士写的文章、回忆录,我的眼睛都湿润了,我真的是喜极而泣,感动而泣。这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看的东西呀。如今每每回忆起当时第一次看到这些文章的心情,我现在仍禁不住感慨万千。淡黄色的档案,散发出深深哀愁的回忆录,忧国忧民的情怀,精辟深刻的论述,坚韧不拔的信念,自由平等的思想火花,无不令我为之深深动容,这些在国内是看不到的。那几夜我都是凌晨2、3点才睡觉的,我怕错过了阅读的机会,我害怕第二天再也看不到这些东西。后来我又知道真实的6.4,真实的1989,我才知道,6.4那天凌晨,英雄流血,苍天流泪。

1989年,我亲爱的大哥大姐,你们为了向那个独裁的政权要回平等,自由,民主,这些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不惜冒著生命危险抗争,善良的你们哪里料到所有的独裁政权都一样,所有的独裁政权都说它爱人民,但都是为了一撮人利益利用人民,压迫人民,甚至不惜屠杀人民。

15年过去了,英雄远在天国的灵魂可曾安宁?流亡在异乡的民运志士可曾安康?近在咫尺的英雄可曾感到孤独无助?我们知道,你们有些人还在为所谓的“平反”,希望这个独裁的政权早点醒悟。我想说,不管当局会不会平反,你们的鲜血不会白流,你们的努力不会白付,你们所做的一切历史早有定论。我知道你们不怕流血,你们当中很多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你们怕孤独,怕不被人民理解,我想告诉你们,在祖国百姓心目中,你们永远是英雄,永远是89一代最可爱的大学生。

15年过去了,看看如今的社会吧。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城乡差距让人不敢去想,农民已经沦为二等公民,没有人替他们说话。甚至连一向纯洁的教育都被污染了。百姓对此已经麻木了。如果说百姓现在还有一个唯一共同的期盼,还有一个唯一真正感兴趣的事情,那就是共产党的早点垮台。

我是政治老师,我再也不想愚昧学生,三年来,我告诉我的学生,书本上的知识只是应付考试的,老师平时告诉你们的一些东西才值得你们真正的学习。无一例外,学生们非常喜欢我的课。要知道,自由,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观,没有人会拒绝她,除了独裁者。

我有一个国产的手机,当我第一次输入赵字的时候,下面马上出现一个紫字,我相信这不是一个无意的设置。这正如英雄也许不会被常常提起,却永远在百姓的心目中一样。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87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