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天安门母亲“六四”十五周年祭奠仪式在京举行
★ 中国天安门母亲“六四”十五周年祭奠仪式在京举行 ★

     5月16日下午6点,约40位在京的“天安门母亲”成员,为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中的死难者,举行了隆重的追思祭奠仪式。

     按原来的安排,这次祭奠仪式是要在4月4日清明节那一天举行的;但在这之前,中国政府当局突然把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等三位“天安门母亲”成员抓走了,预定的祭奠仪式不得不推迟到昨天举行。为了避免与警方冲突,为了让难友们不受干扰地用心来纪念死去的亲人,祭奠仪式不得不安排在室内举行。

     祭奠大厅的上方悬挂着“六四十五周年祭”的横幅;两边是“天安门母亲”群体为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提出的口号:“说出真相 拒绝遗忘”、“寻求正义 呼唤良知”。在灵堂的中央,悬挂着35位“六四”死难者的遗像;在遗像下方的祭坛上,则摆放了六束红玫瑰、四束白玫瑰,以象征“六四”这个永远无法忘怀的日子。

     祭奠仪式由张先玲女士主持。在《安魂曲》的悲怆、凝重的乐声中,在难友们点燃的上百支蜡烛的烛光中,难友们为死去的亲人、为“六四”的英烈们肃立默哀。接着,由丁子霖女士代表难属群体宣读了十五周年祭文(另发)。最后,在古琴曲《忆故人》的深沉、悠长的旋律中,难友们一个个上前向各自的亲人洒酒致哀,并由丁子霖、张先玲代表与会者向所有的“六四”死难者洒酒,以表示哀悼。

     已经十五年过去了。“天安门母亲”被剥夺了公开悼念亲人的权利。今天大家汇聚到一起,被长久压抑的感情再也无法控制。哀伤、悲愤、刻骨铭心的思念,在会场里汇成了一片哭泣。一些年迈、体弱的父母,由亲属和难友们搀扶着,跪伏倒地,声泪俱下。一些已步入中年的遗孀,面对亲人的遗像,想起十五年来的艰辛,泣不成声。身临此情此景,连一些壮年男子,也不禁潸然泪下。然而,这已经不再是对自己命运之悲泣,而是对大屠杀的愤怒控诉和抗议。

     祭奠仪式顺利结束,难友们互道珍重。 祭奠仪式全体参加者

     2004年5月17日

★ 天安门母亲:“六四”十五周年祭文 ★

     五年前,我们从东城、西城、南城、北城,从你们曾经给我们留下无尽记忆的地方汇集到一起,为你们举行隆重的追思祭奠仪式。今天,又一个五年过去了,我们再一次汇集到一起,为你们举行同样的追思祭奠仪式。

     除此以外,我们很难再为你们做什么了。因为,在这块你们曾经热爱过而且留下过美好憧憬的土地上,如今连你们的母亲、你们的妻子为你们哭泣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按原来的安排,我们是要在清明节那一天为你们举行祭奠仪式的,但就在这个日子到来的前几天,想不到政府当局突然把丁子霖、张先玲和黄金平等三位难友抓走了,预定的祭奠仪式也就不得不推迟到今天。

     回想起十五年前,你们都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你们都有深爱着自己的父母或儿女,都有相濡以沫的妻子或丈夫;甚至,你新婚的妻子才刚刚卸下婚纱,你妻子所孕育的新的生命才呱呱坠地。然而,在顷刻之间,所有这一切美好皆毁于一旦;而你们的亲人也从此开始了苦难的历程。

     十五年过去了,这世界已变得面目全非。当年留在建筑物上的弹孔已被掩盖,当年留在大街上的血迹已被抹去,当年激荡着人们的“天安门理想”也已经消停,而作为那段历史的仅有的一点残存,如今也快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删去。今天,作为你们的父母和亲人,惟有在送走了白天的喧嚣回到夜晚的寂静时,才会在梦境中重现昔日的温馨与爱怜。

     十五年过去了,这世界又似乎依然如故。当年的杀人者至今仍逍遥法外,当年的攫取者至今仍心满意得;如今,由极少数政治寡头独霸的权力依然到处肆虐,由不民主所滋生的制度性腐败依然到处蔓延。十五年前回荡在天安门广场的呐喊,现今已变成了低微的呻吟。这难道就是你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结局,这难道就是我们这些为人母者、为人妻者的宿命!

     十五年过去了,我们的路途依然布满着荆棘和陷阱,我们的路程依然是那样的遥远。但是,我们不想中途止步。这是一场弱者对强者的抗争,这是一场道义对权力的较量。我们遭受过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我们也许看不到最终的胜利。但是,我们坚信一条,这个世界不可能永远由权力和金钱来主宰,自由、正义的曙光终将照射到我们这块愚昧、冷漠的国土上。 作为你们的亲人,今天我们还不能让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我们聚集在一起,给你们点上一支蜡烛,一炷清香,只是让你们的灵魂能得到些许的慰藉。

     你们的亲人 2004年5月16日


author:天安门母亲    source:邮件   last updated:05/17/04    visited:447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