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中国人争民主为何如此艰难?
05/16/04    李大立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06

十五年前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那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是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五十多年来,迄今为止所发生过的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从上世纪初的「五四」运动算起,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为争取科学和民主,几代人付出了不知多少鲜血和生命,可惜到今天为止,我们祖辈为之流血牺牲的科学、民主和自由距离我们中华民族还十分遥远。

1926年世界民主运动初起时,全世界只有26个民主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二波民主浪潮掀起,1943年全球民主国家已增至36个;1974年全球出现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又有82个国家实现民主。今天全球192个国家中,已经有120多个国家实现民主,坚持拒绝民主的国家不到20个,其中只有中国是唯一的大国。

十五年前的这场伟大的民主运动最终以6月4日邓小平的血腥镇压告终,中国的民主运动被强压下去了,但是它却在世界范围内产生深远的影响,成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崩溃的催化剂。这种现象非常值得全世界的社会学者研究,更值得我们中国人深思:为什么当全世界大多数的国家和人民都享受着民主和自由的时候,我们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却会是如此的艰难?

我们不能不从我们国家的历史和民族性上去找原因。我们中国有着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比之我们现在生活着的只有二百多年历史的美国,简直是不知老多少代的「老祖父」了。历史长有它的好处也有它的坏处,悠久的历史造成我们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但同时也让我们中华民族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特别是我们的祖先经历了长达数千年的封建统治,封建思想为我们民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直至今天,中国大陆从上到下还在热中于上演帝王剧,清官戏:演完康熙演雍正,演完雍正演包公,彷佛中国几千年来就只有几个帝王将相在那里跳上跳下,数万万同胞不知到哪里去了!说穿了,就是当今的中共帝王借电视剧愚民,奴化他们的思想,向他们证明: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的幸福都是系于开明君主一身,最多再加上几个清官,根本不需要什么民主和自由。

几千年封建社会所造成的封建传统和思想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致当年信誓旦旦要彻底铲除封建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在武力夺取政权以后,竟然在中国大陆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建成了世界上最庞大、最残酷的现代封建社会。其封建大一统思想,君主一言号令四方,朕即天下的封建帝王作风,以及奴颜卑膝、助纣为虐的懿臣形像,在共产党的皇帝毛泽东和宰相周恩来身上得到最充份地体现,读者只要看看近期在香港为中国大陆「自由行」的游客抢购一空的两本书: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和高华教授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就明白了。

共产党刚刚取得政权,就迫不及待地开展一浪接一浪的政治运动,残忍地将已经放下武器的昔日的敌人肉体消灭,包括农村的地主和富农;在文学艺术界「粉碎胡风反革命集团」;使用「阳谋」诱使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向共产党提意见,然后开展反右斗争,将他们一网打尽。四十年代仅余的一点点民主自由思想被连根拔掉,中国大陆从此进入一个万马齐喑的黑暗恐怖时期。在这样的情况下,怪不得直至到1989年,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整整四十年以后,才第一次在真正的意义上爆发民主运动。这在现代文明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它从反面印证了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社会是多么的严酷和恐怖。

北洋军阀时代,曾发生过「三一八」事件,段琪瑞在北京杀了三个和平请愿的学生,结果不到一个月就下了台,避走天津,不久客死上海。而六四事件,北京官方承认杀了三百五十多名学生和平民,十五年来却无一人需要负责。唯一可以证明的是,共产党政府比北洋军阀政府更加恐怖,更加专制,有理由认为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

从另一方面看,由于共产党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封闭和奴化教育,使到整整一两代青年人与外面世界完全脱节,不知道民主自由为何物。至今仍在苦苦探索民主的路途,殊不知他们前辈,四十年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这方面的思考和探索早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只不过是因为这些宝贵的思想成果被无故的中断了几十年而已。一个时代的思想资源的贫乏,必然导致一代青年思想状态的贫乏。这也是中国大陆几十年来极端缺乏民主,同时又没有民主运动的原因之一。

共产党经营了超逾半个世纪的思想灌输,不但令到整整一两代人丧失了民主意识,而且还令到他们不知不觉地就滋生了极权的思想,不自觉地用不民主的方法去反对他们不民主的敌人。亲身参加了这场民主抗争运动的台湾歌手侯德健先生对此有很清楚的认识和见解,他指出了学生运动中种种「和他们要打倒的对象像极了」的地方,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共产党长期愚弄的结果。民主治理一个国家,对中国统治者和每一个公民都是陌生的,所有的中国人都必须从头学起。

鉴于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实行极权专制统治已逾半个世纪,它所造成的最恶劣的后果之一就是,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相比,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空前薄弱。西方民主国家实行的现代民主制度,是有广泛的民主意识为其基础的,是经过了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和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才得以确立的。而中国经历了几千年漫长的封建社会,直到十九世纪末,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才开始传入中国。对中国人来说,民主的概念是十分陌生的,而暴力革命,造反有理则是太熟悉了,盖因中国几千年的改朝换代的历史,包括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就是一部以暴易暴的历史,而且伟大领袖毛泽东崇尚极权,蔑视民主的暴君形像,不但为大陆中国人树立了榜样,而且早已深入大陆民心,至今在中国大陆仍有不少愚昧的民众将他奉为偶像。所以笔者完全赞成许良英先生等提出的:中国的首要任务是民主思想启蒙。

尽管十五年前的这场运动没有提出明确的民主诉求,也没有广泛发动起社会各阶层的民众参与其中,在运动进行的过程中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笔者记得当时的学生领袖柴玲小姐甚至喊出了「共和国万岁!」这样幼稚的口号,但是它能够在历经毛泽东几十年封闭恐怖统治,而刚刚在邓小平的手里向外部世界打开一条窄窄门缝的中国大陆爆发,本身已经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它绝对地不失为一场在中国近代史上石破天惊的伟大的民主运动,值得我们全体中国人纪念和反思。对于在长期缺乏民主「氛围」的中国大陆爆发的这场民主运动,我们不应该求全责备,我们应该看到,这是民主实验在中国大地艰难的起步。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了,民主的火种却仍然在人民心中燃烧。台湾人民不顾共产党的文攻武吓,坚持走自己民主的路;香港民众也不顾共产党的无耻威吓和卑劣的小动作,坚定地为实现民主而团结奋斗,总有一天,大陆人民也会再一次奋起,民主和自由一定能够实现!

You either ride with tide, or be crushed by the tide.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84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