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1989年6月4日,我懂了……
05/12/04    卓玛    指点江山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58

1989年学运时,我虽然也在大学校园里,但我做大学教师已近三年,且已开始了今天婚姻的前奏──谈恋爱。这两方面的原因使得我与那次运动保持著一定的距离。我多次参加游行,却是走在队伍之外的自由分子;我经常去广场,但没有在那里呆过一个完整的晚上。如果不是6月4日早晨的经历,今天我也不会写下如下的文字。

6月4日清晨天还未亮时,有人突然在宿舍楼外大喊:“广场开枪啦”,“广场死人啦”……尚在睡梦中的我,被这喊声惊醒,也说不清是受何种情绪支配,我叫上男友就直奔广场而去。那时我们还年轻,从学院路到西单好像也没有用多长时间就骑到了。长安街上的情景让我这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人甚是不解。街上狼藉一片,完全是一场混战后的景象。硝烟还弥漫著,催泪瓦斯的气味仍极其浓烈。我们磕磕绊绊地努力向前,不为别的,只想看一眼天安门广场,确认那里的学生的安危。当我们来到六部口时,我见到了几个游行学生打扮的人躺在地上──从北京音乐厅出来的路口上。我当时近乎痴呆地喊了起来:“他们为什么躺在地上?!”周围马上有人解释说:“他们是被坦克压死的!”

就在那一瞬间,我有意无意地在心底筑起的隔离墙倒塌了。我是老师,但是我们的学生正在被屠杀!我像疯了一般从小胡同里穿向广场,我担心那里有更多的尸体,更多的鲜血。待我们终于抵达广场时,只见到一片硝烟和整理广场的战士。我们已不能进入广场,我满腔的悲愤无处发泄!当时有一批军人坐在人民大会堂西门外,我见有几个学生正在同军人争执著什么,就急急地走上前对著军人喊:“你们为什么杀死我们的学生?!”之类的话,就在我充满正义感地责问他们时,我的男友从身后拉起我就跑。因为有个光头军人,提著一个大棒子从军人群中站起并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我看到了那个军人,但我还是执迷不悟地没把他与我的安全联系在一起。我还以为那是一个可以讲理的年代,我还是不相信我从小最敬佩的解放军叔叔会向我抡起大棒!!

我躲过了那根大棒,运动过后的清算也没有触及我。但是,1989年6月4日使我懂得了政治可以多么虚伪,人民是多么容易被残害!也许所有的政治都免不了虚伪,所有的人民都容易成为被凌辱的对象,所以才需要宪政来制约政治、保护人民。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反证:那些说自己不虚伪因而不需要宪政的执政党所奉行的往往是最虚伪的政治,因而生活在其淫威下的人民是最可怜的人民?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80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