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两个“六四”.一双魔头
05/12/04    范英著    天安门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35

六月四日一天天逼近了。人们不应该忘记15年前的这一天,也不应该忘记62年前的这一天。这两个巧合的日子,都让我们想起嗜血成性的魔头。

15年前的“六四”凌晨,邓小平拍板了对爱国学生运动的“果断措施”,坦克滚滚而来,开花弹丛“子弟兵”的冲锋枪中射出,血洗五棵松,血洗军博、木犀地,血洗长安街。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女神像倒下了!现场的学生和市民从短暂的眩晕中醒过来,发出感天动地的呐喊:强盗、法西斯!强盗、法西斯!这呐喊是那样整齐、那样准确、那样强烈、那样正义地把中共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呐喊的总指挥是谁呢?现场里找不到。现在明白了,就是邓小平自己。他把自己、把中共、把警察和军队等全部国家专政机器干净利落、毫无掩饰地摆在人民的对立面,为自己定性为强盗、法西斯。

62年前的“六四”清晨,说准确是7点02分,日本的山本五十六指挥的强大的舰队同美军在中途岛海域展开海空大战。此前,山本在大关湾集结了一支实力强大的舰队,意图将美军珍珠港受损后的剩余舰队诱出基地,聚而歼灭之。不想对山本五十六的此次全部作战计划,美军已经了如指掌,从而注定了山本的惨败。从那以后,日本人再没有占到什麽便宜。在一次山本视察中,美方破译了他的行踪,让他坠机于荒岛丛林中,日本人找到了他的生了蛆虫的尸体……。这个刚愎自用的魔头,连尝一尝原子弹滋味的幸运都没赶上。

中途岛的惨败使日美对抗局面发生重大转折。这与山本五十六战略部署的失误,是有直接关系的。同样,“六四”屠杀的结果,使中共统治层和人民之间的关系,由过去的矛盾逐步积累,顿然成为对抗的质变。“六四”后,中共作为强盗、法西斯的地位便定格于人民心中,再难洗掉了。

有人说,邓小平的改革主张不是很清醒的吗?难道不能抵销他的罪过吗?要知道,任何暴虐昏庸头子的言论里,总是可以找到“仁义道德”的。就拿山本五十六来说吧,有一次他的儿子问父亲:日本精神是否战无不胜、举世无双的。山本说:“日本是有日本精神,但请别忘记,美国还有美国精神,中国、英国也都有自己的精神。第一个驾机飞越大西洋的人是英国林伯格。而美国的拓荒和冒险家的精神,也是举世闻名的。中国也有古老悠久的灿烂文化。而日本精神是那种依赖于表面的精神。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隐患。”

这段话,说得何等清醒。但一百句这样的好话,怎能抹掉他在中途岛的“六四”中以惨败而告终的那一锤子买卖!

山本五十六在中国人心目中,不应该是陌生的。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他曾用自己航空母舰上的飞机,血洗南京、狂轰上海,因而获得了“旭日同光勋章” 。

大陆出了影碟“山本五十六的覆灭”,其中有一段画外音, 听来令人砰然心动:“他本人身材短小,个性内向而刚强果断,城府颇深,更加深谋远虑。”把这句话送给邓小平,不是恰切无比吗?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79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