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从五四看六四
05/12/04    申雪(北京)    议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94

今年是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和六四大屠杀十五周年。五四运动和六四惨案是20世纪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六四时的大学生们以五四运动为榜样,试图完成五四运动没有完成的任务---民主与启蒙。从五四看六四,是尝试从对比的视角穿越时空,反思历史。

五四时的学生们是激进的反对派,他们提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群情激愤火烧了赵家楼,这在当时是惊天动地的暴力行为。六四时的学生们是平和的反对派,他们提出“反官倒,反腐败,争民主”的口号,对政府抱着敬畏之心和期望之意。我曾亲眼看到学生们在阳光下,跪在大会堂的石阶上,双臂举过头顶,手捧请愿书,哭声一片。当时我想,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会无动于衷。

五四时的北洋军政府因循传统文化,遵循中华道统,具有文明认知,是比较开明的政府。六四时的共产党政府,早已在文革中毁灭了中华传统文明,共产主义理论濒临崩溃,只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笃信暴力,没有道德资源。邓小平以普通党员手握兵权君临天下,枪指挥党。

五四时期有有限的新闻、出版、结社自由,《新青年》杂志抨击时政,宣传科学与民主,进行思想启蒙在当时都是合法的。宗旨是“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新民学会》也是公开正当的结社组织。六四时中国没有新闻、出版、结社自由。六四之前的思想启蒙“西单民主墙”等都被宣布为非法,并被无情扼杀。六四时《学自联》、《工自联》都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并遭无情镇压。

五四时的北洋政府不得不顺从民意,拒签“巴黎和约”,撤去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官职,释放被捕学生,满足了民众的基本诉求。六四时的共产党政府杵逆民意,不处理官倒腐败,反倒指称学生运动为“动乱”。

五四时的北洋政府派军警镇压示威学生,抓捕近千人,后全部释放。没有开一枪,没有死一个人。六四时的共产党政府命令几十万正规军,动用坦克机枪镇压学生市民,死伤无以计数。

五四时的学生运动联合社会各界,走与工人阶级相结合的道路,并发展成以工人阶级为主力军波及全国的“六三运动”。六四时的学生手拉手划地为牢,只想搞纯粹的学生运动,没有联合工农大众形成合力,遂被镇压。

五四时的工人阶级日益壮大,处于上升趋势。六四时的工人阶级是被“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从思想上剥夺得最彻底的阶级,普遍的精神麻木,功利化、犬儒化,并迅速沦为弱势群体。工人阶级成了共产党的顶门杠,需要时检起来,不需要时扔一边。

五四时的北大校长蔡元培坚决要求政府释放学生,并使学生全部获释。六四时的北京各大学校长帮助政府清查“六四黑手”,抓捕参加学运学生。

五四时被撤职的政府官员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都削官为民,安享天年。六四时被撤职的共产党总书记被软禁十五年,不得善终。

五四运动早已被写入历史,为一代代学人所传习。六四事件在中共官方的历史上至今仍是一个禁区,一段空白,不许人民触及探讨。

从五四到六四,世界已从工业化时代进入信息时代。从五四看六四,在中国科学发展了,民主倒退了。今天中国的政治生态不如北洋政府时期。今天中国政府腐败的程度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国名撒了三个谎。中华:它没有继承中华传统文明,而是信奉马列洋教。人民、共和,都是空话。只有国是真的,还是“党国”。

六四与五四的精神一脉相承,五四与六四都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国的社会转型不是靠统治者的恩赐,而是靠一代代仁人志士流血牺牲唤起民众争取来的。1976年“四五”运动时就明确喊出了“结束秦皇专制”的口号。共产党政府搞改革开放是在国民经济已经崩溃,民怨沸腾,世界潮流不可阻挡的情况下被迫走上了不归路。是被民怒、民怨的洪流牵着走、打着走、赶着走。

一个靠钦点和隔代钦点传承皇朝的共产党政府决不可能自发启动民主发展进程。共产极权保护特权,“中国特色”即“特权”,就是共产党的既得利益集团。要维护少数人的特权就必定要损害多数人的人权。他们利用手中的特权,攫取到寻常百姓难以想象的巨大利益,过着人世间最腐朽的生活。指望他们推进民主进程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从五四看六四任重而道远。六四大屠杀使共产党丧失了改过从善的最后机会。六四正名与政治体制改革息息相关。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政权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治体制改革就是把人民的权力还给人民,最终结束一党专制。这是中国人民走向共和、走向自由、民主、人权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国对人类和平的最大贡献。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79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