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对中国的正负面影响
05/10/04    茉莉    王炳章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24

“六四对中国的影响”是一个很大的题目,需要社会学专业人士做长期的、客观的研究,其他任何个人的看法,包括我这样因六四入狱的流亡人士的看法,都只是一管之见,管中窥豹而已。面对这样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其影响。在纪念六四15周年之际,英国BBC电台调查了不少人的看法,这就使全面认识这个问题有了可能。

戴晴有一个备受争议的观点,说天安门事件:“不是一场得到了控制的暴乱,也不是一个遭到镇压的伟大民主运动。它是中国在实现其社会转型时候的一个挫折,一个后退,一场悲剧。这一挫折改变了中国发展的轨道。”

我把戴晴的话这样修改一下:六四不是一场暴乱,它是一场自发的民主运动,由于中共当局的血腥镇压,造成了六四悲剧,打断了八十年代中国和平演变的进程,使中国的发展遭受挫折与倒退。

我和戴晴不同的观点之一:不管八九民运留下多少令人遗憾的地方,它仍然是一场民主运动,因为它具有民主运动的几个要素:表达了民主诉求;由民间自发产生,走向自觉;独立于官方而行动。我们可以比较中国当代史上的其他运动,例如反右前的大鸣大放、文化革命等,就可知道,八九民运与那些由共产党高层发起的运动有本质的不同,虽然在那些政治运动中,人民也借机表达了民主的愿望,但那些运动明显地缺乏独立性。

我和戴晴不同的观点之二是:六四作为一个悲剧、挫折和倒退,是中共当局一手造成的。在官民冲突中,掌握生杀大权的当局毫无疑问要对屠杀惨案负起全部责任。因为,如果不是当局蛮横的专制本性作崇,当时民间的和平抗争完全可以有一个双赢的结果。

十五年过去,我们回过头来观察六四对中国的影响,感觉极为复杂。历史有时像一个捉弄人的顽童,它产生许多互相矛盾的悖论和变化。六四所产生的正、负两方面的影响,具有同样的真实性。

一方面,六四使共产党失去他们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合法性,使人民认清了专制政党的本质,对民主、自由和人权更为向往,对一党专制更为痛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开始破产,即使一些真诚的共产党员也开始觉醒,这是六四对中国民主化的正面影响;但另一方面,在血腥镇压之下,中国人为了自我保护,产生了政治冷感,有的人随波逐流、有的人挣钱享乐,一个道德沦丧的冷漠社会,使专制政权更能为所欲为,这是六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六四后,中国政府曾经一度遭受大规模的国际制裁,这种制裁(包括实质性和象征性的)给予中共当局以羞辱性的惩罚,使他们在国际舞台上丧失道义正当性。在六四过后的一段时间里,国际制裁迫使中共缩小其镇压范围。从长期看,国际制裁的正面意义是,西方社会把关注中国人权作为外交关系的一个原则,不断地施加压力,促使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公约。但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利益所在,西方各国慢慢地恢复了和中国的贸易伙伴关系,对中国政府进行道德谴责的压力小了,这就使中共当局能够在拒绝政治改革的同时发展经济,使中国出现今天这种政经发展失衡的混乱困境。

八九民运是以学生为主体的,中国知识分子也参与和支持了这一运动,并给这一运动提供了思想准备,因此,六四的悲剧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失败。六四后,知识分子受到清查,和中共当局的关系由八十年代的合作转为破裂。然而,作为六四失败者的知识分子,现在却有大部分成为六四的受益者。由于中共当局认识到,八九民运的原因之一是知识分子对其待遇不满,于是采取了收买知识分子的政策,使他们在经济上获益,并在社会上享有一定地位。这样,少数继续坚持民主理想的知识分子在抗争时,就陷入一种孤立的状态,在当局压迫下层工农、并打压法轮功和宗教团体时,也缺乏来自知识界正义的声援。

历史就是在多种悖论和变化中艰难进步的。评价六四所带来的正面、负面影响,需要时间,也需要我们有更广阔的眼光和更深入的思考。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76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