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才是第一生产力
05/09/04    曾节明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64

自从邓小平唯我所用地把马克思的“科学技术是重要的生产力”变通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以后,因为二十多年“改革开放”带来了物质上的相对富足,使得“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一理念今天在中国大陆已经深入人心,似乎不容怀疑。但是事实上这一理念不仅短浅,急功近利,而且是错误的,长期施行这一理念同样会造成莫大的灾难(已经造成了灾难)。

何谓生产力?字面上的意义是生产的能力,后来通指生产的效率,是为狭义的生产力。而在科技与生产结合日趋紧密的现在,在下以为,广义的生产力更合时宜,广义的生产力就是:推动文明进步的动力。

不可否认,科学技术对生产力已经起到了和正在起着直接的巨大的推动作用,英国工业革命后一百年的物质成就,比人类几千年的物质成就总和“还要多,还要大”,电子,计算机时代几十年创造的物质成就,又要比工业革命后三百年的物质成就总和“还要多,还要大”。但是要取得这样的成就至少必须有四个前提条件:一是要有丰富的能创造科学理论,科学技术的有灵气的人;二是要有丰富的能推广应用,科学理论,科学技术的能干的人; 三是科学技术的推广应用能够改善普通个人的生活;四是科学技术使用得当,没有对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已经经历的技术革命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破坏,但尚未致毁灭程度,开破坏之先的西方国家已经纠错。)

其实,综上四条都是出于一个理念-----人是进步的根本,也是进步的目的。如果没有人的创造,科学技术无从产生,又何来生产力?科学技术本身并没有生命力,是图纸,图表,文稿,报告,数字,方案,程序,方程式,没有人的理解和使用,又何来生产力?科学技术不用来改善普通个人的生活,而用来剥夺,限制个人的基本人权,如网络封锁,窃听偷窥(典型如中国大陆的“金盾工程”),或者,“要大炮不要黄油”,勒紧裤腰带穷兵黩武,科学技术不仅不成其为“第一生产力”,反而表现为第一破坏力。如果不顾生态环境地使用科学技术,虽然可能得利于一时,但由是造成的生态环境的破坏,使得可持续发展困难重重,科学技术同样表现为了绝子孙后路的第一破坏力。工业革命一度把美丽的伦敦搞成了灰头土脸的雾都,美国上世纪初在中部草原盲目机械垦荒曾造成了黑尘暴,但现在这些西方发达国家都走“修正主义”道路,早已改正错误,精明地守护着本国的生态环境。反观中国,为了维护一党专制独裁的“合法性”,拼命地抓住“发展经济”这根最后救命稻草,在生态环境上完全丧失了修错能力。经济建设强过人命,大干快上,“政绩工程”遍中华,各级官僚纷纷在上项目中狠捞一把,一副“在我死后(或逃出国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态势,把大陆生态环境往死里整,于是土地沙化,荒漠化,农药化工污染泛滥成灾,放射性污染也威胁日重,邓小平所说的这“第一生产力”,已经成为要断子绝孙的第一破坏力。

综上所述,科学技术本身不是生产力。没有人的创造,就没有科学技术, 没有人对科学技术的推广应用,恰当使用以及自主地修错,科学技术不仅不成其为“生产力”,而且表现出反文明,反人类的第一破坏力量。科学技术是人创造的结果,科学技术发挥的巨大效应,同样也是人运用科学技术创造的结果,科学技术仅仅是工具手段,离开了人,科学技术是死东西,起不了任何作用,又有何“力”可言?马克思,邓小平把本身没有生命的科学技术认作“生产力”,实际上是倒果为因,就象把鸡蛋壳当作鸡一样荒唐,这反映了邓小平对理论无所谓的实用主义态度,更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对人的蔑视。

由是可知,不弃除“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而十年来广泛流传深入人心的谬种中国大陆人是不可能真正做到“以人为本”的。如果不能做到以人为本,所谓“尊重人权”,只不过使得伪共和国的“宪法”,这本镀金谎言录上多了一句动听的谎言而已。

科学技术不是生产力,那么,什么才是生产力呢?答曰:进行创造的人,才是真正的生产力。科学技术只不过是人的创造活动的外在表现和结果而已。

人的创造成果大致由三个因素决定:一是人的能力和智力;二是人的积极性;三是社会条件和环境。除了少数天才和少数智障者以外,我以为,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智力和能力没有大的差异,人与人之间表现出来的创造成就的差异,主要是积极性和个人所处的社会条件和社会环境造成的。例如,同一个孩子,在一所学校表现不佳,转学到另一所学校却有优良的表现,而一些在国内“平平常常”的学士,学者,学生,到美国深造后却大获成功,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这显然不是因为,这些人换了环境后变聪明了,智力能力超过了原先比他们强的人,而是因为在一个相对自由,更少压制性的环境中,人的个性得以生存和发挥,进而人的积极性得到充分的调动,因而人的创造活动就得以更充分,更好的进行。这在同一种族群体中之中表现得很明显。同样是中国人,台湾人(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大陆移民及其后裔,这“外省人”长期居于台湾主流社会)在五十多年中建成了一个私有财产一直受到保护,具有独立司法,新闻自由,民主政治体制的社会,实现了与世界先进文明接轨,人均收入也列居世界富裕水平,这显然不是因为台湾人比大陆人聪明造成的,而是因为50多年来在台湾这样一个个人基本自由(基本人权)受到保障的社会里,人的创造性得以充分地发挥,得以良性地互动和协调,这反过来又促进和保证了台湾的社会体制得以良性的转型和迅速完善(1949年之后,个人的基本自由被剥夺殆尽,至今也没有完全恢复的大陆社会,是当今台湾的典型的反面对照,这对中共夺权和执政的合法性构成了绝大的讽刺,也是其武力亡台湾之心不死的主要原因)。

可见,自由是人的创造活动的源泉和动力,而保障自由的社会,是人的创造活动的根本保障。讲到这里,总有一大群人会有意或无意地质问在下:到底什么是自由?尽管他们完全明白在下所论的字面意义,心中也有一个模糊的共同概念:自由就是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

是的,最简单地说,自由也确实就是这样的意思!如果没有莫名的恐惧,头脑中没有故意刁难的成见和偏见,没有欺骗性教育和宣传煽动起来的非理性狂妄,我敢说,大多数人(智识正常的人),都能够理解自由。中共以中国人素质低下为由,拒绝实行民主,拒绝从根本上改变剥夺人的基本自由的体制,这完全是以假乱真的的恶毒阴谋。

但是,长期以来,中共以马列的“凡事皆有阶级属性”的歪理,蛮横地把自由打成“虚伪的资产阶级观念” ,藉以根本否定自由的价值。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期间所作的《反对自由主义》一文,居然把“开会不说,会后乱说”,“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迟到早退 ,打小报告,“工作随意”,自私自利等个人道德上的缺点或共党专制体制下的明哲保身或官僚主义现象栽赃到自由主义名下,极其恶毒地歪曲了自由的本来意义。解放后,更凭借国家机器,和残酷的政治运动整肃,使得所有的大陆人对“自由”,从不敢要求,到不敢说,到不敢“乱想”,直到对自由产生了种种的偏见和成见。毛泽东的倒行逆施破产以后(特别是1989年后),中共又故意以“中国特色”,“自由不是绝对的”等谎言和借口,加以物质利诱,相当成功地诱使广大更年轻的人对自由持无所谓的态度,藉以掩盖其统治的不合法性。1995年以后,中共大肆煽动民族主义,进一步宣扬物质主义,拜金主义,纵容不择手段地发财致富,“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在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群当中制造出大批无人性,无良知,无责任感,价值标准混乱,是非观念淡薄的“快乐族”或“粪青”,以其非理性的麻木或狂热,压倒了对自由的省思,中共为维护其一党统治的恶毒行径,再一次将中华民族的反思和纠错大大地延迟。

但是,与选举权等政治权力不同,自由远远不只是政治范畴的东西,自由与人的生命紧密相关,不否定人类的生命,就最终否定不了自由;与历史事件不同,自由的真相最终无法掩盖,对自由的欲求无法扼杀,因为追求自由是不仅是人的天性,也是一切动物的天性:鱼儿向往自由的水域,鸟儿向往广阔的山林,就连超级暴君毛泽东,独夫民贼江贼民,尽管疯狂压制别人的自由,却最大限度地追寻自己的自由,“对别人实行马列主义,对自己实行自由主义。”

说到这,对自由意义的理解就涉及到一个能否实现自由的问题了。在下已经提及,“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一“自由”的字面上的朴素的意义,人们普遍地都能认知。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能认知,追求自己的自由,压制别人的自由的观念和做法,并不能带来自由。因为人几乎都生活在社会中,压制别人的做法会造成相互压制的后果,结果就造成社会性的恃强凌弱(“强”往往不是先进,而是不择手段),从而造成社会失序的恐惧,而在恐惧当中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如果掌握政权的人剥夺别人的自由,就会造成造成一个更加恐怖的专制社会,因为在遭受个人压制时,受害者还可以反击或申诉;面对国家机器的侵害时,个人是根本无能为力的。

由是,在下以为比较完整的自由的含义应该是:能够在不损害他人的前提下做想做的事。(5/7/2004)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74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