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惨案是北韩改革的转捩点?
05/08/04    亚洲时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4

两周前,靠近中国边境的北韩新义州龙川郡火车站发生一起严重火车爆炸事故,平壤一改往日守口如瓶的作风,向国际社会发出求救信号。有人认为该事件是北韩可能出现政策转变并敞开国门的重要转捩点。但大多数观察家都不相信北韩政府的此番举动意味著平壤的政治或外交政策将出现重大转变。

在特大火车爆炸事故和粮食严重短缺的打击下,北韩决定参加将于5月12日在北京举行的旨在解决核问题的工作层次的会议,是次会议是在六月底前举行的第三轮六方会谈的前奏。一些人把北韩在寻求灾后援助时做出的试探性开放视为一个好兆头;但其他人则说这仅仅表明平壤急需援助。他们指出,惨案发生后,南韩曾主动提出派卡车向北韩运送医生、护士、药物以及建筑队等以帮助其灾后重建,但都被平壤婉言谢绝。南韩提供的其他援助物资不得不通过漫长而缓慢的海路运输。

龙川惨案发生后,平壤方面只允许少数几名外国人进入爆炸现场。其中一名“有幸”参观爆炸现场的联合国官员说,他看到有限的开放迹象,这在金正日政权统治时期实属罕见。过去的北韩正如多年前的中国一样,讲究的是“社会主义自力更生”,在有难时总是拒绝外界帮助-哪怕自己的人民忍饥挨饿甚至饿死。这些迹象包括在爆炸现场自由进出和拍照。另外,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亚洲办事处负责人班布里获准进入收治火车爆炸事故中的受伤人员的医院。

本周,班布里在泰国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告诉记者,“我们可以自由进出医院,随意拍照。医院院长还主动给我们介绍情况。他让我们去查看病人的病情。”他补充说,“和以往不同,我们完全有机会接近病人。医生说这间医院收治的病人中60%是儿童。”

班布里所写的报道和提供的照片表明,这次特大火车爆炸事故对儿童伤害极其严重,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很多儿童脸部严重烧伤,眼部和头部缠著绷带。大多数受伤儿童都是靠近龙川火车爆炸现场的两所小学的学生。WFP官员说,这两所小学被严重损毁,很难修复。

爆炸现场附近的建筑物也遭到严重损毁。班布里说,“附近的房屋被夷为平地,现场留下一个巨大的坑,足够容纳4辆大巴。”根据北韩政府统计的资料,事件造成150多人死亡,其中76人是儿童;1,300多人受伤。根据从北韩发出的一份联合国声明,事件导致1,850多所房屋损毁,其中包括许多大型建筑物、学校和办公室,受灾面积占了龙川郡的40%。

北韩官员说,爆炸是因电线碰到爆炸性物质,包括列车车厢里的硝酸铵和燃油而起。惨案发生后的头两天,平壤对爆炸闭口不谈,当地媒体也几乎对此只字不提。但随后,北韩政府一改往日作风,承认发生特大火车爆炸事故,并呼吁国际援助。地方媒体也以保全面子的方式破例报道了龙川惨案。例如,朝中社通过颂扬一些妇女的英雄主义-牺牲生命试图去挽救金正日及其已故父亲金日成的画像-报道了是次爆炸事件。

班布里说,“即便这样的报道在几年前也是见不到的,那时候政府极力封锁这类灾难新闻。但这次他们就算想矢口否认也做不到,因为事发后联合国工作人员在爆炸现场忙来忙去。2000年平壤南部发生的另一次导致1千人伤亡的火车事故很久才见诸报端;北韩还刻意隐瞒上世纪90时代的严重饥荒,据估计大约50-300万北韩人在此期间死于饥荒。

据泰国的北韩侨民透露,自4·22龙川惨案的消息公开之后,北韩打破了它一贯坚持的自力更生原则,接受了中国、俄罗斯和南韩等国的援助。泰国的北韩侨民协会副主席金米拉告诉国际新闻通讯社,“自力更生对北韩的民族自尊心很重要,对政府来说,敞开国门接受外援势必是一种耻辱。”

金米拉还补充说,“北韩政权也可能开始接受现实:不能再死守自力更生原则,与外界隔绝。但这并不意味著北韩的政策突然变化。”南韩资深记者金永英也不同意北韩在火车爆炸案之后的异常行为表明这个最专制的亚洲国家出现变化一说。韩国放送公社记者吉姆告诉国际新闻通讯社,“惨案发生后的事情并不意味著该国出现政策转变,原因是其他地方没有丝毫迹象表明北韩正在转变。金正日政权对爆炸事件采取更开放的态度只表明该政府急需援助,除此之外,没别的含义。”

北韩政权自1948年建立以来,一直肆意践踏人权,人民一直缺衣少食。据WFP透露,北韩全国2,300万人中普遍营养不良。班布里说,41%的5岁以下的儿童严重营养不良。”

国际新闻通讯社报道说,WFP驻布鲁塞尔办事处呼吁向北韩提供国际援助。该组织驻布鲁塞尔代表阿伊里耶夫说,我们需要1.5亿美元解决北韩的粮食危机,希望现在已获得的粮食捐款能撑到6月,但之后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

阿伊里耶夫说,今年1月,世界粮食计划署呼吁给北韩提供1.71亿美元解决粮食短缺问题,“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收到2,100万美元”。他表示,北韩近年来的粮食产量有所提高,营养方面也多少有点改善,但“依然不能解决2,300万人的温饱问题”。全国大约9%的儿童严重营养不良,21%的儿童体重不达标,不过,WFP说因为国际社会都把一门心思放在朝鲜的核危机上,粮食危机自然就被忽视了。鉴于平壤把重点放在研制导弹、加强军备、发展核武器和大搞个人崇拜上,金正日政府并没有多少时间和金钱解决该国儿童营养不良问题。

据韩国放送公社报道,在火车爆炸事故发生后,北韩领导人本周首次公开亮相。不过没有丝毫迹象表明北韩即将出现些许变革:伟大领袖并没有就龙川惨案发表什么讲话。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70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