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爲六四正名,不应再拖下去
05/03/04    张博树    北京之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48

今年是1989民主运动十五周年。毫无疑问,这场伟大的公民维宪爱国运动已经载入青史,她并不需要谁来爲她“正名”。所谓“正名”者,无非是指镇压了这场爱国运动、从而铸成历史大错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承认当年的镇压是错误的,承认当局对“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错误的,承认这麽多年来掩盖事实真相,企图靠淡化历史、消除历史记忆来否定历史的做法是错误的。在这个意义上,爲六四正名,其实是执政党自我修正错误的一次机会,可惜这样的机会被一拖再拖,至今已拖了15年。

前不久蒋彦永医生就“平反”六四致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信说出了许多中国公民的心里话。我相信中国共产党内的广大党员和党内高层人士对此同样报有共识。

爲六四正名,不应再拖下去,至少出于如下几个理由:

其一,中国正在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法治的社会。以反腐败、倡民主、公民维宪爲特征的1989民主运动本身就体现了建设法治社会的要求。六四的殉难者至今没有得到抚恤,因六四遭到迫害、或受到直接间接影响的大批人士至今没有得到公正对待,制造六四惨案的国家责任至今没有追究,这样一个巨大的民族伤痛没有抚平之前,我们又怎能建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治社会?

其二,衆所周知,造成今日中国诸多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从长远看,中国政治改革和民族发展的根本之途是改变这种早已被历史证明是不合理的独裁体制,回归政治民主化和制度现代化的世界文明主流。我相信,所有善良的中国公民都希望能以稳妥的、和平的方式推进这个进程,希望中国共产党主动顺应历史大势。爲六四正名,应该是这种顺应的第一步。

其三,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重要发展,但由于权钱交易和腐败现象的大量存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付出了巨大的制度代价。今年年初有关温家宝总理亲自爲民工讨工钱的报导,凸显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深层危机。可以说,屡禁不止、到处蔓延的腐败才是导致社会不稳定的首要原因。这个问题,1989年如是,今天依然如是,只是与15年前相比,今天腐败的规模不知要大了多少倍。即便从“稳定”角度考虑,爲六四正名也势在必行。

其四,爲消除六四镇压对执政党形象的恶劣影响,政府编造了有关“1989政治风波”的系统谎言。15年来,这样的谎言充斥在我们的媒体宣传中、领导人的讲话中、甚至学生使用的教材中。人们在所有的官方正式场合不敢讲真话,政治性剧场行爲比比皆是。这种情形严重地摧残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躯体。诚然,政治性剧场行爲并非现在所独有,中共延安整风时期、1957年反右和文革,都是政治性剧场行爲风行的时期。但今天已经不同了,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崇尚人的尊严的伟大时代。人的尊严不允许面对罪恶历史时的精神上的残缺。爲此,也必须爲六四正名。

其五,爲六四正名,推进大陆的政治体制改革,有利于更理性地处理港、澳问题和台湾问题。

作爲中国人,我们当然都希望祖国统一,民族和睦团结。但制度认同先于文化认同却是当今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趋势。中国大陆更加民主了,港、澳的民主建设更加自主、更加成熟了,才会促使海峡对岸的中国人收回、或至少是收敛其“台独”主张。台湾近年来的政治民主化有许多值得大陆研究、借鉴的地方,但这种借鉴只有在大陆啓动更深层次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条件下才有可能进行。

其六,爲六四正名,也将有利于中国改变“冷战思维”,以更加积极的建设性姿态参与国际事务。一个不敢正视自己所犯错误的政党和政府,是不会得到人民的真正信服的;同样,一个不敢直面自己历史(特别是历史中丑恶的那一面)的民族,是不会得到其他民族的真正尊敬的。当一个执政党、一个政府对外代表一个民族-国家时,这个民族-国家的公民当然有权利要求政府不能无视公民的集体意志,他们也有权利要求执政者在世界面前不能歪曲自己的民族形象。只有尊重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民族-国家政府才有资格成爲当今全球治理的合格参与者。

六四既是一段挥之不去的历史,又是检验当今中国政治家的试金石。从现实看,爲六四正名可能还需要政治家们拿出一定的勇气和胆略,从历史长远看,这一步却是毕竟要迈出来的。谁率先迈出了这一步,谁就将成爲中华民族的功臣。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66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