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国内民运的九项共识
05/03/04    许万平(徐福点评)    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06
徐福点评(指出不同意部分并提出参考意见)

三月中旬,内地部分地区民运人士汇集一方,交换了当前的民运情况和思想,并在国内征求了其他没有会面朋友的意见,就加强民运建设,保持成果,健康推进国内民主人权运动,形成了以下共识:
  
1、国内民运必须面对硬件性方面彼强我弱的基本态势仍然相当长地持续下去。民主人权运动应该坚持“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的抗争运作。往年的民运纷争和失挫表明,民运的“团结统一、权威凝聚、根脉继承、政治联盟”是鉴别民运政治是非和鉴定人员面貌的准则。离开了这个目标和准则,定将使阵线混乱,走向歧路。民运应该坚定“主流”意识,牢固确立国内民运主力、主角色的位置及海外后援地位,注重内外的协调。根据国内实际自主运作,屏弃民运单纯在海外开花,民运资源单纯在海外的不正常倒置观点。

不同意部分:(1)民主人权运动不应该放弃武装自卫和武装反抗的权利,而这项权利怎么运用才是正当和必要,则是另外的具体问题。(2)民主运动必须在一定的普及和广泛程度基础上才能够自然产生“权威”和有力量的“联盟”。国内民主运动尚没有建立起这种基础,“权威”无法自然形成,也没有谁能够强制他人认同自己的“权威”性,过去所形成过的所谓的“权威”,其实是“勇气”所造成的,而不是个人的领导能力和智识能够带动和影响群体,这样的“权威”对中国民主运动向普及和广泛程度发展没有正面作用。如果在当前的中国大陆形势下要形成许先生所说的“权威”,这样的“权威”不但无法得到认同,“权威”也无法发挥作用,而中国民主运动也无法推向普及和广泛发展。(3)先要有自由,然后才有自由竞争,最后才能自然形成“主流”。在没有自由表达环境的中国大陆,不应该谈“主流”,应该先谈“八仙过海”。

参考意见认同原则,遵守共同规则,不要寄希望于形成对“权威”的认同来产生民运的“主导”力量。要鼓励任何人通过工作成绩来争取成为“权威”,不能通过“沟通”来寻找和树立“权威”,然后再来推动民运工作。
  
2、民运抗争史证明,无论在海内外,分离分裂就要受损。在民主人权运动的重大问题上,应该协调行动,并逐步建立起地区性、全国性的权威协调机制主导民运发展。加强日常的学习、写作、交流,特别是通信、信息技术的学习和交流。

不同意部分:(1)强扭来“团结”必然受损更大。“家庭暴力”的婚姻最好离婚。(2)在中共专制独裁机器严密的监控之下,虽然协调行动是民运的愿望,但是交流和通讯的方式往往成为中共密探瓦解民运重要行动的主要途径--必须有适当的“制度性”的保护方法。(3)“全国性的权威协调机制”不可能存在--它要么被中共镇压,要么被中共先利用再镇压,要么就是中共在“主导”。许先生所说的方式,只适用在美国的民权运动或印度的独立运动,不适合反对专制独裁的中共的民主运动中。
  
3、人权民主人士的任何个人行动都应该被考虑在运动之中,自觉把自己看成运动的成员之一,用行动充分凸显民主人权运动的力量和声势。
  
4、民主人权运动内部只有向多元性、互动性方向发展,才能更加丰富多彩。运动内部要互通、互助、互学,使运动具有充分的生命力。
  
5、民主人权运动应贴近社会现实,充分揭露被忽视、被隐瞒和被压制的各种社会问题,充分反映民众的呼声和诉求,相应参与民众维权活动,有效地督促中共当局。民运与当局的关系是倡导人权理念,维护公民权利,批评专权举动。民主准则是"独立、健康、正当、警觉、友善"。防止和批评各种损害民运的不良做法。国内民运环境险恶,按历史常例,允许策略行为,认可必要的灵活性。但对危害同志人身安全及损害民运战略大业的,谁作为,谁承担后果。自觉接受朋友的批评监督。

不同意部分民运本身无法,无能力防止损害民运的不良做法,专制独裁秘密警察机器一直可以冒充民运,渗透民运进行破坏。对这样损害民运的事情,批评监督无法发挥正常的作用。

参考意见:唯一的办法是先揭露,然后自己多去做正面工作,把“坏人”摔在后头,甩不到后头,就把他们“拒之门外”。这也是排除秘密警察破坏的方法。
  
6、民主人权事业是高尚纯洁的事业。没有高尚纯洁的道德情操和诚信负责的人格品德是难以胜任民主大业的。应该提倡宽容精神,提倡自我反省,自我完善,努力克服自身的缺点、错误和不足,树立良好的自我形象。允许改正错误,提倡互相提醒。支持坚定信仰,保持工作热情。允许退出活动、独立运作,欢迎随时加入。

参考意见:考察品格,要看一个人在政治活动和生活中的道德情操是否表现一致。
  
7、民运虽然弱小,但是坚强,不应惧怕公开矛盾。推动矛盾的解决,是积极态度。我们必须勇于面对民运的种种现实战略、尖锐矛盾、不良现状、历史是非、政治分歧、道德品质、人格素养。建设民运是长期的任务。民主运动人士不应该违背现代社会公开监督、批评的文明进步原则。在各种问题上有不同看法,产生分歧甚至争论,是十分正常的。这种争论应该是原则问题上的严肃、充分说理,在事实上的有根有据。提倡在内部交流和讨论,也可以适可而止地公开批评、争鸣。反对一切形式的人身攻击和恶意诽谤。

参考意见:每个真正的民运人士,都应该学习和熟悉《罗伯特会议规则》。特别要明确民主的环境中,“表达意见”和“说服别人”是不同的,“批评”和“要求服从”也是不同的。
  
8、每一位民主人士都是民主人权运动的宝贵财富,我们应该关注每一位人士的现实处境,特别是被捕入狱人士及其家属的困难,尽可能进行实质性的援助和营救活动。对出狱后的人士,各地应该即时《通报》出狱人员的消息,即时发起捐款、公布帐号、联系方法等活动,帮助其安排好生活、检查身体及其治疗,协助其追究迫害人的相关事益。做到哪个地区的人,就由哪个地区担负主要对内、对外协调责任。

参考意见:不少出国的原“国内民运人士”,在国内的时候其实是在周围人群中比较孤立的人,不少人只是因为“大胆”而受到特别注意,出国之后就成为民运的“垃圾”了。“国内民运人士”,应该注意在周围人群中间成为受欢迎的人,这样的一个民运人士就不可能在遇到灾难的时候需要担心如何从自己的周围得到帮助了。

9、我们特别强调和呼吁,每一位民主人权运动人士在争取民主、自由建立现代民主人权国家的大目标下,自觉团结起来,协调行动。一切损害民运的思想行为和崇高的事业格格不入。

参考意见:团结是好事,但是鼓励各自独立发展形成力量之后再来团结,团结的力量比现有的势单力薄人聚在一起的“团结”不是力量会更大吗?
 
2004.5.2.于中国内地发布
 
重庆 许万平

不同意部分:如果以上许先生的文字是国内民运的“共识”,那么国内民运需要海外民运来指导和协调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65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