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感怀“六四” 悼念兄长
05/01/04    奔雷手    东西南北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27

整个下午一直都很振奋,因为在网上找到了详述“六四”事件的文本。该文本很大,幸亏下载后倒能上传到雅虎的信箱,不怕下次找不到。

粗略浏览全书,图文并茂,大体翻阅看了两章。倍受震撼。胸怀之中填满激愤、悲哀、冲动、兴奋。我把文件用QQ传给两位好友,彼此看了都感到荡气回肠-为那个年代的追求和激情。

我们早已浸淫我们的黑暗,麻木不仁;我们早已习惯我们的抑郁,不再寻觅。也许逃避现实,遗忘历史,会是最佳的生存。当我要把我的庄重和激动、并同六四血的历史,告知一位同学时,他疑惑地对我说,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末了还家一句:政治太黑暗了,事不关己高高挂上吧。兴许旁观者了无牵挂,但对于这些冷漠的思想,我惟有用冷漠的言语掩盖我心底的悲愤。现实正是这样,大家麻木无知、庸碌沉默,对于生存的物欲热切到畸态,而对于理想的追求则冷酷得近乎无耻。所以,那个为了理想主义而奋斗的年代,才那样令我和好友心潮澎湃,让我们重温起记忆深处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肝胆相映。科学、民主、自由,曾经激荡起多少中华儿女的雄心壮志;科学、民主、自由,又曾经逼迫得多少中国魄惨招屠戮、多少仁人志士流亡他乡啊!可是,这一切都仿若龙脉长江滚滚长流,无法割舍,自由与追求的天性不容强暴。

那个年代,我的兄长和前辈们思考、奋斗,用豪情和壮志、用热血和追求,渲染出满腔忧国忧民的情怀。那群青年,他们振臂呐喊-高呼民主和自由。他们的主张来自迷惘痛苦的思索。兄长们要求

思想自由、新闻独立,兄长们怒斥政治腐败、控诉权力泛滥。那代青年,那代大学生,说出了历史和社会的真相,讨伐这个至今仍不受监督的污浊政府。追悼胡耀邦,天安门广场静坐示威,新华门游行宣传,还有人长跪大会堂请愿。我的兄长们无非是为了让这个文明古国能走得和谐顺畅,无非是为了维护生而为人的天性。可仅此两点却不被接受、不被理解,甚至以后被血腥迫害!

我悲痛怨恨,为这个有著渊源文化和光辉变革的国度。几千年的文明积淀,一百年的风云巨变,产生过多少深思熟虑。从梁启超开始,涌现了蔡元培、陈独秀、胡适、鲁迅、陈演恪多少杰出人物。多少学者多少年来向往的国富和民生,到头来却沉沦在这片专制之中。

我却又心旷神怡,向往“五四”和“六四”的年代,不仅生而为国为民,并且追求自我、弘法壮志。青年的热血和理想,释放得淋漓尽致,叫人不由不荡气回肠。人生得以一踌雄心,虽死无憾。

兄长们,有的死去了,有的流亡异域远离故土,还有的被迫生活在苦难之中。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在现今这个无物之阵,你们的弟妹们,却不曾知道当年的悲壮,忘却了那段暗无天日的历史,自己也生存在麻木无知、虚伪无耻的虚空中,习惯了谎言和迷糊,习惯了彷徨过后的沉默。这个电带丧失了升华的意义。自从坦克辗转过你们的躯体,自从子弹洞穿你们的血肉,我们就被笼罩在一团光芒里面,虚幻刺眼,前不见古人后不见前路。舆论嘲弄大众,青年丧失信念,更不用说去背负信仰了。很多东西都那么朦胧,叫人可怕、迷惘。

看看当代,看看这个社会吧。难道我们不该发声控诉吗?上流社会自娱自乐,最底层人民苦苦挣扎。农民流离落难,在城市里煎熬。中国特色的“民工”和“下岗”,不但是谎言,更是愚昧大众。新闻舆论又掩盖真相,欺骗人民。教育畸形扭曲。人们在社会中无奈却又敢怒不敢言。青年一代也丧失了理想。在沉沦的国度里,生存下去的物欲就是唯一追求。

身为当代宿命中的大学生,是我的耻辱。我在寻觅探访,在孤独的生活里想要找到一条理想之路 ,却茫然无絮。再也没有兄长和先辈指引我的漫漫长路。一个宣扬“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的国度,其实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一个企图凌越人类几千年积淀的思考的政党,注定会走向它的极端。在这个宇宙,超越人类的只有上帝,而即使上帝,也经常被人类疏离。如果一个政党意图替代上帝,驾临人文之上,起结果只能是悲剧。人类的文化就像大自然的生物那样充满复杂多样性。试问有谁敢去统治大自然?其下场只有生态紊乱,最终生命其趋于灭绝。政党若是信仰这样的理念,结局是同样的悲哀的。现在的朝鲜、古巴正是在上演这幕灭绝的惨剧。而我们也已爆发了一次毒瘤,那就是文革。正如余杰呼吁的反思前文革时代。文革仅是病发,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那就是一党对真理的偏执,对文化舍我其谁的霸道思想,那一刻预兆了日后的恐怖专制和畸形社会。

重读鲁迅,感觉先生是在责骂我们,是在批判嘲讽当今社会。几十年过去了,文化却不进反退,祖先留的那些被丢光,自己又不务正业,结果产生这个多么荒凉的社会啊。反思文革前后,就得反思中共一统而下的准封建思潮。欲想反思文革前后,就得先去反省“六四”,公布真相,追悼先烈!民主和自由,是人类几千年文明中呈现的最光辉的一面,没有什么能掩盖当年德先生赛先生的光明。

在这个令人失望之极的时候,我常常神往百年风云里为我们带来火种的学者先辈们。

也仅以此文,悼念“六四”里远去的兄长们。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63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