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用来约束别人就是极其邪恶
05/01/04    若水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70

这么多年,我的理性告诉我一个最基本的真理,就是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越具体的问题,越是如此。对一个人来说,也是这样,没有总是正确的思想。所以,我最讨厌的自认为总是正确,从不认错和自我反省的人;我最警惕的是自认为是伟大人物和圣人的人;最不想打交道的是那些不能容纳异己观点的人。这个不在乎他的具体观点,具体立场如何。一个平常人的罪恶,最大的也不过是多杀几个人而已,而且是要偿命的。而伟大人物,弄死千万生灵,也不在话下。而且在活着或死了的时候,都有可能被当作神来崇拜的。有道是“窃钩者诛,窃国者候”,其实我在研究宗教首脑和政治首脑个人崇拜的时候,深有所感的是“窃心者神”。你控制了他的心灵,你就是他的神了。无论你怎么做,都是有理的了。

让我们看看这一段对耶和华杀人的辩护:(彩虹网友点评方舟子反基文章)

“比如,神杀人的问题。如果你相信神是公义的,那么神杀再多的人也不是问题,必是那些人有可杀之处。就是婴孩,也可能神觉得他们长大也就是成为坏人,所以先把他们接走了。或者孩子长大也是受罪,干脆免了他们这个苦。就比如说,现在中国当局每年都要处决数千人,是全球处决人犯最多的政府,(占全球一半左右)如果你相信中国的司法程序是公正的,那么这就不是问题。”

看了这样的说法,除了深切的悲哀,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这样的话在逻辑上没有漏洞。只要神是绝对正确,绝对公义的,那么神再多杀什么人也没有问题。确实这样,就像我们的毛主席一样,只要他是绝对正确,绝对公义的,杀再多的人也没有问题。其实我在看圣经的时候,越来越觉得耶和华就是一个古代的毛泽东。有人说基督教信仰是民主的基石,我是不能同意这样的观点的。民主的基石之一是政教分离,绝对不能让基督教执掌政权。看看美国法院一次一次抗拒民意,击退基督教势力的过程,就知道了。信仰只能用来约束自己,如果用来约束别人,就是极其邪恶和可怕的。世上的各种信徒们,什么时候才会知道,他们的神都是有局限的呢?

我作此文,献给美国建国国父,提出政教分离原则的托马斯·杰菲逊。他限制了上帝的权力,他抑制了宗教邪恶的那一面,避免了历史上血腥的宗教迫害,而发挥了宗教善的那一面,成为社会正面的力量。(原文标题:窃钩者诛,窃国者候,窃心者神)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62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