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上访,上甚鸟访?!
04/28/04    苍山一竹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557
就地抗争

今日登山远眺,眼前一片雾蒙蒙、烟隆隆的景象。不说中国,不说沙漠,不说黄河,不说长江,就说浙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真是大好河山,受尽折腾!

 

话要说回来,这里既不是自然保护地区,也不是旅游开发地区,这里是被忽略的地方。但是,再往西走一百多公里,我却发现了一块还保存着好山、好水和好人地方。

 

据说小店老板的儿子在省里当官,谈起自然环境保护,老板有这样的话:我们是按照地方自治的新思维来的,所以这山还是祖宗留下的山,这水还是祖宗留下的水,这茶还是祖宗喝的那个味,这姑娘还有祖宗赞美那种贤德。

 

在城里,谁要在我面前赞美姑娘中国传统文化的贤德,我一定浑身起鸡皮疙瘩。地方自治这个词对我来说既不是什么新鲜词,更不是什么新思维,不过我还是对老板讲的话很感兴趣。老板接着有点夸夸其谈:托我儿子的福,十年前,我带了个农民代表团访问了美国佛罗里达和田纳西,我们都是农民,学历最好的是我们那会计,高中毕业还到省党校进修过。去美国,花钱啊,说是考察,其实是去学习,学人家好的地方。我们别的都没有学会,就学到一样,自治。人家,这个县和那个县,都自己有自己的立法,都自己有自己的执法,法立得不一样,执法起来也不一样。他们按照自己地区的特点来定,他们按照自己地区老百姓的意思来定,这就是自治了。拿到我们这里,我们就自己立自己的规矩,这就是我们的自治。上面同意的,好办,上面不同意的,我们绕着来。说前几年省里有个人要在这里建别墅,说是经济开发,我们自己算计下来,经济开发什么?破坏了我们的地,破坏了我们的山,污染了我们的水,我们的树就长不好了,这是别人开发他们的经济,我们不干。

 

省里有人要在这里建别墅,你们顶得来吗?我问。

 

要顶,哪有顶不来的?一开始,没有人细想,我们说,人家开一条公路进来,不要我们出钱,是好事。可是山上几户茶农不干,说是空气污染了,雨水也就污染了,茶就长不好。县里没理他们,他们上省里上访,省里更没有人理他们了......

 

他们就上北京上访。我插了一句。

 

这你就不懂了。店老板说:我那个时候悄悄告诉他们说:上访、上访、上甚鸟访!我们这山里人的事情,外人不懂,城里的法院也不懂判。我们这里的事情,要就地解决。

 

后来怎么就地解决的呢?我问。

 

大家一致,万众一心,不要迷信当官的外人,我说,我儿子当了官,他也是外人,我们不指望他去,我们指望什么?我们指望这山,这水,还有我们这里的人。所以,上访,上访,上甚鸟访,后面还有一句话,就是:就地抗争。后来,大家串好了,公路让修,但离别墅区两公里以内不让修过去,说汽车废气污染山上的茶树,这就是我们自治新思维下面的立法。人家说我们无理取闹,省里也打招呼下来,县政府也给我们压力。我们坚持我们的立法,开发商照修他们的路,路修好了,人家就要运材料开工,茶农们急了。正好,山上有一片茶树病了,要烧掉才能防止传染,这是有科研鉴定的。我们呢?不吭声,放火一烧,传出话去就不是这样了,传出去的话,不是事实,但把开发商吓死了,他们路没有修到头,就走人了。传出去的怎么说的呢?说是得罪了我们这里的人,别墅盖好了,就给别墅放一把火烧了,烧茶树只是表示表示茶农的决心。

 

真管用。可是,开发商可以通过贿赂政府的人嘛?我问。

 

当然罗。省里的人不拿了贿赂,会批准他们来这里开发?县里的人不拿了贿赂,会帮着开发商?可到我们这里,你贿赂谁去?总不能贿赂我们每一个人吧?村长是不干的,村长要是拿了贿赂帮外人,祖坟会叫人挖开,这就是我们这里的文化。哈哈,我就是那时的村长,支书也向着我们。只要是万众一心,事情就没有不好办的。

 

据店老板说,这件事情之后,他的那句上访,上访,上甚鸟访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口头禅,而就地抗争其实也是家喻户晓,只是大家不把它怪在口头上而已。

 

看来,我这个知识青年有点过时,确实有点需要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60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