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热烈欢迎第六次天安门事件的到来
04/27/04    辛明    议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74
历史和现状
(1) 历史
 

天安门是中国近现代史的永恒的见证,是爱祖国、争民主的中国学生和中国人民的革命圣地。在这里,先后发生过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五次重大事件。它们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1976年的“四·五”运动和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前两次发生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第三次发生在国民党统治下,后两次发生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它们的共同点是,都发生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都迅速蔓延到全国,都起到了唤醒民众巨大的历史作用。

回观五次天安门事件,由于中国人民在政治上的不断觉醒,事件的规模越来越大。1919年5月4日下午在天安门前开会的只有五千多名学生。1926年3月18日,有两万多学生、工人、市民聚集在天安门进行示威。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的高潮发生在12月16日,有三万多学生、市民召开大会、进行示威游行。1976年的“四·五”运动期间,有数以百万计的群众参加。最伟大的是1989年的爱国民主运动,据不完全统计,它波及到130多个城市、直接参加人数在三千万人以上。

五次天安门事件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统治当局的镇压。北洋军阀政府在1919年5月4日至6月3日拘押了两千多人,后于6月7日全部释放。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中,段祺瑞的军警枪杀了47人,重伤了155人。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中,国民党政府北平当局出动军警用警棍殴打学生、用高压水龙驱散人群、并逮捕一些学生。1976年的4月5日凌晨,毛泽东却从外地调来军队、并动员十几万首都工人民兵,用木棍、铁棒、枪托为武器,血洗天安门广场。1989年6月3日夜至6月4日凌晨,邓小平居然动用几十万野战军,用机枪和坦克血洗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屠杀了的成百上千的学生和市民。事后,又逮捕了无数爱国民众。在十五年之后的今天,仍然有数以千计的“六·四”囚犯身陷狱中。

五次天安门事件发生在三个不同的“朝代”。相比之下,居然是“国民党反动派”的镇压最“文明”。“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镇压最残忍,而且还越来越残忍——邓小平比毛泽东残忍,江泽民比邓小平残忍(镇压法轮功)。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目前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已经处在比当年的北洋军阀政府和国民党政府更加虚弱、因而也更加疯狂的阶段。为了保住它的政权,它不惜使用当年的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甚至毛泽东和“四人帮”(合起来是“五人帮”)都不敢使用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人民。

(2) 现状

现在,中共党国政权危机四伏,江泽民身陷四面楚歌(见柮著《身陷四面楚歌、江泽民难得善终》,《议报》第139期),胡温新政了无新意,赵紫阳身体欠佳,“六·四”十五周年即将来临……我们可以设想,如果赵紫阳在这一敏感时期不幸逝世,很可能爆发第六次天安门事件。为了对第六次天安门事件的爆发做好思想准备,我们不妨把它与(同在共产党统治下发生的)第四次天安门事件和第五次天安门事件作简单的比较。

一、不利方面

1.它们都是以悼念深得人心的已故前中共高级领导人为导火线而引发的。但是赵紫阳与周恩来和胡耀邦却有所不同。尽管他们三人都在中共的逆淘汰中倍受打压,但是周恩来和胡耀邦至死都在台上占据高位,分别是国务院总理和政治局委员,而赵紫阳已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十五年,被软禁家里。对周恩来和胡耀邦的悼念是中国共产党不得不接受和容忍的,它没有理由把悼念活动扼杀在萌芽状态,因而也就为悼念活动迅速发展、并转为政治诉求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赵紫阳是已经被中共否定的人物,中共可以蛮不讲理地从第一天起就镇压对赵紫阳的悼念,从而使以此为导火线来展开宏大的政治运动变得困难重重。

2.“六·四”屠杀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仍在台上,“六·四”镇压时期的第三代领导人“人还在、心不死”。他们会吸取八九民运由小到大、由学生到全民、由北京到全国的教训,不惜使用最残酷、最野蛮、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把第六次天安门事件扼杀在萌芽状态。“六·四”以后,中共对应付突发事件进行了大量研究,作了大量准备,并成立了训练有素、人数众多的防暴警察和民兵防暴队。如果第六次天安门事件爆发,人民面对的将不再是1989年那个由于自我感觉良好而对突发事件准备不足的政府,而是要面对一支时刻整装待发的暴力武装。

二、有利方面

1.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能力越来越弱。面对蒋彦永、丁石孙、吕加平、陈希同等人的挑战,江泽民居然无能为力。这说明,尽管身为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自己都认识到,他已经完全失去了道义力量。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发表《讨伐中宣部》的战斗憿文,获得广大网友的一致欢呼。由于中宣部是党的部门,而不是政府部门,所以中国共产党至今也不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他“绳之以法”。这说明,中国共产党对自己垄断政权的合法性已经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中共警察、检察院和法院只敢偷偷摸摸地逮捕和审理政治异议人士和网络作家,并且不许家属把他们鸡鸣狗盗的阴暗行径向国内外媒体传播。这说明,中共司法机关本身对党国的司法正义性也丧失了信心……因此,我们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尽管中共现政权已经武装到了牙齿,但是,在本质上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虚弱。

2.人民争取民主和人权的力量越来越强。2003年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此起彼伏的民间维权运动。许多网络作家恰如其分地称之为民间维权元年。天安门母亲们的斗争越来越英勇,把有关“六·四”屠杀的证词提交到了联合国人权大会。国际上众多学者和知名人士再次提名天安门母亲做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发轮功顶住了五年的镇压,在国内没有倒下去,在国际形成了强大的政治力量。互联网进入了八千万中国老百姓的家庭,国内勇敢的网络作家们在不断地发出争取民主自由的呐喊,国外的真实信息迅速即时地传入了千家万户……今天的中国人民的思想觉悟比1989年又提高了一大步,对民主和人权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和更为强烈的渴望。中国人民的力量从来没有如此强大过。

3.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共党国专制政权镇压声势浩大的八九民运(第五次天安门事件)的中坚力量。但是,即便在当时,军中也有许多高级将领反对镇压。蒋彦永要求为八九民运正名的信进一步告诉我们,连陈云、杨尚昆都对镇压持有异议。十五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很大变化。每一支部队都想洗刷自己在“六·四”屠杀中的罪行。不愿意继续为中国共产党当党卫军的中青年军官越来越多。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来就不是人民子弟兵,但是它的士兵却的确是由人民的子弟组成的。中国共产党对他们的父兄的欺压不可能不在他们心中引起反感。在反感超过阈值以后,就必然会引起反抗,促使他们站到人民这一边来。届时,将不再是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一人称病拒不率兵进京屠杀学生和市民了,无数的成建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将拒不服从命令、甚至掉转枪口对准专制者。

以上这些因素,再加上国际社会对中共专制政权施加的压力;香港人的民主诉求在中共后院引起的熊熊大火;台湾人民的台独倾向叫中共焦头烂额……我们可以期盼,第六次天安门事件爆发之日,很可能就是中共政权垮台之时。中国专制政权已经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如若不信,我们且拭目以待!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9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