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先生越来越荒唐!
04/26/04    王希哲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96

    一、 “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吗?” (博讯 boxun.com)

    回答你:

    不是!哪怕今天还与“台湾”维持着邦交的20几个小国,它们承认的“主权独立的国家”,仍然叫作中华民国,而不叫台湾。它们承认的这个“中华民国主权独立国家”,理论上仍然代表了台海两岸的全中国。如果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的”台湾国了,这个台湾国就必须重新寻求外交承认。胡平先生不明白吗?

    胡平说:“台湾人民,不分泛蓝泛绿,都认定他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思考台湾问题,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不言而喻”?胡平总是在他要人们“必须牢牢记住”的问题上,喜欢瞒天过海,喜欢把水搅混:

    “不分泛蓝泛绿”?蓝认定的“主权独立的国家”是宪法上仍然代表了台海两岸的全中国中华民国;绿认定的“主权独立的国家”,是与中国无关的台湾国(它现在很不情愿的可以叫中华民国)。这两者是可以混淆的吗?

    胡平替台湾人说:“我们有土地,有人民,有政府,有军队;我们有自己的货币,很多外国也认的,可以自由兑换的;我们有海关,任何外人要进入台湾都必须得到签证。比照词典上的“国家”定义,台湾样样俱备,怎么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呢?”

    好猾头的胡平!“样样俱备”,你为什么恰恰隐瞒了一样国家最本质的东西它没有俱备:宪法呢!

    民进党和一切台独党的纲领是“制宪建国”。台独国的宪“制”出来没有?没有。没有宪哪来的“国”?所以现在存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还是蓝的国,不是绿的“国”。“不分泛蓝泛绿”,你搞得清问题的关键所在吗?

    胡平,我已经提醒过你,你“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在分析台湾问题上必须首先分清蓝绿。不要搞瞒天过海,拿着蓝的理据,来为绿的政策辩护。如果你确属糊涂,下次可以不糊涂;若你确属有人嫌疑的那样是一种改换门庭的尴尬,那就一生英名,很不值了!

    二、胡平文中几个典型的“不分泛蓝泛绿”的诡辩

    其一:台湾“承认原来的一个中国现在分裂成两个政治实体,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叫中华民国。”

    这可以是泛蓝的承认,它不是泛绿的承认。泛绿承认的是:“原来的一个中国根本没有台湾。台湾主权属于日本。'终战'后,中国外来政权军事占领了台湾。中国的内战共产党把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赶来了台湾。台湾人民要消灭了外来政权,才能实现一个中国,一个台湾。”这是台湾政情的常识,胡平不懂?

    其二:胡平说

    “众所周知,中华民国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早就放弃了反攻大陆;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始终没有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胡平,什么时候,而且“众所周知”“中华民国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你把“中华民国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正式文件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个别人的言论能够代替政府声明?你究竟是糊涂还是蓄意撒谎?你号称著名评论家,“著名评论家”可以不占有实证信口开河?即便有一天台湾朝野统一了认识,愿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必须在“台湾共和国宪法”或“台湾中华民国宪法”制定之后,这点常识,你都不能明白?

    其三:胡平说“多数台湾人宁可世人都把两岸关系看成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我不干涉你的内政,你也别干涉我的内政;”

    这又是把绿色可怜虫混同蓝营好汉。蓝营的政策是“一国良制”,就是要干涉你中共的“内政”,这是对中共进攻的。绿营消灭蓝营,就是要帮助中共消灭这个进攻。所以绿营本质上绝对是中国民主化的敌人。

    “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站在台湾人的角度去思考”?为什么?为什么不见胡平请“台湾人”“换位思考”?请他们“设身处地站在全中国人的角度去思考”一下?他们的口号“台湾的前途台湾人决定”,为什么他们不提出“台湾的前途台湾人和全中国人共同协商决定”,共同协商,这才有互相“换位思考”的可能。不然,只有我“换位思考”他不“换位思考”,绿营的人们“思考”过吗?

    三、胡平的大怪论

    胡平为李登辉、陈水扁一贯企图打破台海现状辩护,苦心孤诣提出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大怪论。他说:

    “道理很简单,维持现状须以承认现状为前提。彼此要互相承认: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

    胡平,你在古今中外的国家关系、战争关系中,什么时候见过“维持现状须以承认现状为前提”?而且这个“承认”的内涵是“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

    战争中有所谓“停火”。“停火”就是“维持现状”,它是“以承认现状为前提”的吗?

    国家之间有边界争议,有领土争议,有历史遗留的殖民地、居住地争议等,为了和平谈判解决争端(或战争还没准备好),一般总是一方或双方强调暂行“维持现状”,它怎么能是“须以承认现状(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为前提”?

    胡平先生,你的这个怪论究竟是自创的,还是哪里听来的,你到说给我们听听!

    再说,“众所周知”,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和平解决他们的争端之前,“维持现状”,一般来说,是美国提出的政策而不是中共的政策,也不是国民党过去和民进党现在的政策。胡平有什么理由要求中共先“承认现状”?

    好,就算要中共承认了现状,才能使李登辉、陈水扁“维持现状”,那么,要中共“须以承认”什么样的“现状为前提”呢?承认海峡两岸一个中国,一个台湾?“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

    胡平为李登辉、陈水扁们设想的太周到了!他们听到了恐怕也喜出望外呢!

    2004年4月25日美西海湾


     认识台湾,首先要记住的一点是

     作者:胡平

     一、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吗?

     要认识台湾,首先就要认识到,台湾人--起码是90%以上的台湾人--把台湾看作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人说:我们有土地,有人民,有政府,有军队;我们有自己的货币,很多外国也认的,可以自由兑换的;我们有海关,任何外人要进入台湾都必须得到签证。比照词典上的“国家”定义,台湾样样俱备,怎么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呢?如果来个火星人,手拿一本地球人的词典,用词典上的定义去考察台湾,他一定会认为台湾是一个国家。

     台湾的苦恼在于正式邦交国太少,屈指可数;又被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拒之门外。但我们能因此就否认台湾是个国家吗?哪家辞典规定过一个国家必须得到全世界百分之几十的国家承认才算国家呢?不错,不是国家就不能加入联合国,但这不等于说不加入联合国就不是国家。在五十年代初期,中共政权的邦交国也只有二十几个;直到1971年,大陆都被排除在联合国之外,难道此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不算国家吗?

     台湾人民,不分泛蓝泛绿,都认定他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思考台湾问题,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从这一点出发,很多问题就顺理成章,很好理解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赞成不赞成,那是另外一回事)。

     二、缺少国际承认是台湾最大的苦恼

     如前所说,台湾人民认为他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名字叫中华民国(也许有些民进党人会说,它现在的名字叫中华民国)。可是,在国际社会,台湾缺少国家的名分,台湾缺少国际人格。这是台湾人最大的苦恼。因此,台湾人民最迫切的要求就是为自己争得更广泛的国际承认。

     老报人陆铿属于统派,按照著名台大教授胡佛的说法,陆铿是“主张促统但不赞成急统”的。陆铿常常写文章批评李登辉,但是陆铿也承认:“李登辉总统一直把开拓国际空间作为主要目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譬如他说:”台湾充满自由、民主,经济繁荣有目共睹。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台湾在哪里,更有不少人仍不承认中华民国的主权,这对台湾人来说十分不公平,所以他要到世界各国大声讲出台湾人的心声。‘而这一点恰恰是中共方面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台湾人的心。“

     记得今年2 月份,北美最大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登出了台湾著名艺术家、云门舞集的林怀民的一段话。林怀民说:“不管谁当总统,只希望能够让台湾人有尊严。现在台湾在国际上被踩受辱。台湾要走上国际舞台。”林怀民并非独派,《世界日报》更非独派的报纸。应该看到,林怀民的讲话具有很大的代表性。渴望台湾获得国家的名分,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这绝非仅仅是少数政客的野心,而是台湾广大人民的共同心声。

     需要反复强调的是,对于台湾人民而言,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具有双重意义:它不但能给台湾人民带来尊严,而且还能给他们带来安全,因此其意义就格外重大。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以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就意味着,如果大陆对台动武,国际社会都会认为那是中国内政而袖手旁观,顶多口头上抗议两句,就像对待俄罗斯打车臣;只有美国政府可能拔刀相助。反过来,如果台湾能得到广泛的国际承认,台海两岸分裂分治的现状能得到联合国的承认,大陆对台动武,就会被看成是伊拉克打科威特或者是北朝鲜打南朝鲜,整个国际社会就会出面干预,联合国就可能通过决议出兵制止。这就是说,只要台湾得不到国际承认,它就处在中共武力威胁的阴影之下;只有赢得国际承认,台湾自身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三、从不同的角度思考

     高寒先生强调:“台湾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是全世界唯一能挑战中共政权合法性而又无‘干涉内政’之虞的政府!这甚至是超过包括核武器等军力在内的空前的政治优势。然而,要具备这一所谓”四两拨千斤“的优势,其政治前提就是旗帜鲜明鲜明地反台独!”

     说得对。但这枚铜币的另一面是,台湾的最大劣势在于:它是全世界唯一可能被拥有核武器的中共政权武力侵犯占领而又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中国内政”不便干涉的政府!台湾还有一个极大的劣势,那就是在国际社会中,台湾(中华民国)几乎是唯一的一个不被当作国家的国家,它处处被否认被排斥,偶尔被允许出席,还不准打出国家的旗号。

     问题在于,这些劣势和上面高寒提到的优势是同一枚铜币的两面,你不能只要它的优势而不要它的劣势,如果你不想要它的劣势,你就只好放弃它的优势。所以,毫不奇怪,多数台湾人宁可不要他们的最大优势,为的是能摆脱他们的最大劣势。多数台湾人宁可世人都把两岸关系看成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我不干涉你的内政,你也别干涉我的内政;你可以以国家的名义加入国际社会,我也可以以国家的名义加入国际社会。如果你把这种愿望叫做“台独”,那么,其主要因素,与其说是为了永久地脱离中国,不如说是为了自保,为了自尊。

     高寒先生上述观点的问题是,他不曾进行换位思考,不曾试图设身处地站在台湾人的角度去思考。这就使他的思考陷入片面性。我不是说,思考台湾问题就只能站在台湾人的立场,我是说我们应该力求从不同的角度思考。诚如阿伦特所言:“政治思想是代表性的。一事当前,我从不同的立场加以考虑,使那些不在场的人们的观点呈现于我的心中,由此形成我的观点;也就是说,我代表他们。这种代表的过程并不是盲目地采纳那些不在场的人们实际上提出的这种或那种观点,而是从一种不同的视角观察世界;这不是移情的问题,好象我要使自己成为别人或者是象别人那样去感受,也不是数人头,加入到多数一边,而是以我自己的身份处在我实际上并不处在的位置上去感受去思考。当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时,我越是能在我自己的心中呈现出更多的人的观点,我越是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那么,我的代表性思考的能力就越强,我最终的结论,我的见解就越坚实可靠。”

     高寒先生对台湾最大优势的见解无疑是正确的,多数台湾人基于自身利益而作出的价值优先选择无疑也有它的道理。问题在于如何将两者调和。这一点我将另作论述,此处按下不表。

     四、是搞分裂,还是承认现状?

     如上所说,台湾坚持自己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名字叫中华民国。中共说中华民国早已不存在,但台湾自己显然不会否认中华民国的存在。这实际上是两岸分歧的一个关键之点。既然台湾坚持自己是中华民国,那么,它是怎样看待大陆的呢?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中共政权就是“叛乱团体”,大陆就是“沦陷区”,两岸关系就只能是敌对关系;要么,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一个中华民国,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成了两国论,成了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所谓特殊,表明只是针对现状,并不是要放弃一个中国的理想或原则。中共对两国论大加批判,许多台湾人抱怨说,过去两蒋时代,我们不承认你们,你们倒不大在意;现在我们承认你们了,这分明是表达善意嘛,怎么你们反倒更不能容忍了呢?

     五、谁不肯维持现状?谁不肯承认现状?

     许多人都认为,两岸关系以维持现状为好。那么,是谁不肯维持现状呢?

     不少人批评李登辉,批评陈水扁,一会儿是两国论,一会儿是一边一国,一会儿又是全民公投,总是不安于现状,想单方面改变现状。

     这种批评只见其一,不见其二。

     道理很简单,维持现状须以承认现状为前提。彼此要互相承认: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承认现状,就是承认两岸分裂分治,承认原来的一个中国现在分裂成两个政治实体,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叫中华民国。承认现在两岸是一国两府甚至一边一国。众所周知,中华民国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早就放弃了反攻大陆;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始终没有承认中华民国政府,始终没有放弃武力统一台湾。换言之,现在的台海两岸,一边承认了现状,另一边始终没有承认现状。这才是两岸关系不稳定的关键所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非但拒绝承认中华民国政府,而且还拒绝承认中华民国政府对自己的承认,它不准中华民国政府以自己的名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它把这种承认(即一国两府或两国论或一边一国)就叫作搞分裂搞台独。

     中共始终认为台湾是“叛离的一省”,是占山为王武装割据,因此它认为它有权收复台湾。收复的方式可以是和平招安,可以是武力征讨。中共坚称它不会放弃使用武力。中共几时说过你不独我就不武?中共宣布台独就是战争,但是它并没有说过不台独就不战争。中共明言,如果台湾无限期拖延统一,大陆就将使用武力;什么叫“无限期”?帽子在中共手里,它什么时候想给你戴上就可以给你戴上。照中共看来,台湾已经拒绝统一五十多年了,它已经够耐心的了,还要继续忍耐下去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照中共看来,“现状”就是台湾坚持分裂,抗拒统一。这个现状是不能承认的。既然中共始终没有承认过现状,因此它随时随地可以打破现状而毫不为难,毫不尴尬,而且还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众所周知,如果说直到今天,中共还没有对台动武,那绝不是它认为它还没有动武的理由(对于中共,动武的理由早就是现成的,随时可用),而只是因为它有其他的考虑或顾虑(包括它认为它还不具有动武的成功把握)。

     中共元老汪道涵一向被视为对台问题的鸽派。汪道涵说:“未来的‘一个中国’,当然是经过整合,实现和平统一、两岸共同缔造的新中国。但这绝不等于说,现在的中国就是‘主权分割,治权分享’的‘两个中国’。”请注意:在这里,汪道涵只说了现在的中国不是什么,却没有说现在的中国是什么。汪道涵拒绝对台海现状作出“是什么”的正面描述。

     这不是很奇怪吗?你说你赞成维持现状,可是你始终拒绝说明现状是什么,天知道你要维持的是什么“现状”。中共鸽派不肯明说的话,鹰派就直言不讳了。不久前中共《瞭望》周刊发表文章,明确说两岸关系现状是“内战延续状态”,武装对峙一贯存在。这就是说,对中共而言,维持现状就是维持战争状态。正是在战争状态才有说降。一国两制的和平攻势无非是说降而已。显然,这种“现状”和一般人所希望维持的现状决不是一回事。一般人所说的维持现状,意思是维持两岸和平;但中共把现状定义为内战状态,那恰恰不是和平而是战争。各方对现状的理解如此不同,可见目前的和平是多么虚假,多么脆弱;可见现状本身就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

     应该看到,现状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台湾在不断地争取国际承认,大陆在不断地整军备战,双方彼此刺激,相互强化。麻烦还在于,就算台湾停下迈向独立的步伐,大陆也还要准备打仗,因为它知道统一只能靠武力(参见我写的《一国两制,从提出到破产》);反过来,就算大陆放松战备,台湾也还是要继续争取国际人格,甚至还会加快动作,以免坐失良机。试问,这样的现状如何维持?如果任由这样的现状继续维持下去,其结果必然的现状的突与剧变。这才是我们必须关切的问题。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8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