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向烈士们祭一杯血酒!
04/23/04    海外逸士    大纪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63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一个难忘的日子,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个沉痛而光荣的日子,一个应该悲悼而又值得骄傲的日子。回顾一九一九年的五月四日,一群爱国的青年学子,不畏黑色暴力,走上街头,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洒下了他们的热血。在七十年又一个月以后,也是一群爱国的青年学子,无惧红色暴力,走上天安门广场,为了反对贪污腐败,为了国家的前途,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为了履行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他们绝食抗争,以死相谏。可怜天下父母,谁无子女?可怜海内同胞,谁无亲人?请听一听烈士们的心声:

“在这阳光灿烂的五月里,我们绝食了。在这最美好的青春时刻,我们却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决然地留在身后。但我们是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不甘心啊!

然而,国家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物价飞涨,官倒横流,强权高悬,官僚腐败;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会治安日趋混乱。在这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同胞们,一切有良心的同胞们,请听一听我们的呼声吧!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政府是我们的政府,我们不喊,谁喊?我们不干,谁干?

尽管我们的肩膀还很柔嫩,尽管死亡对于我们来说,还显得过于沉重。但是,我们去了,我们不得不去了,历史这样要求我们!

我们最纯洁的爱国感情,我们最优秀的赤子心灵,却被说成是“动乱”,说成是“别有用心”,说成是“受一小撮人利用”。

我们想请求所有正直的中国公民,请求每一个工人、农民、士兵、市民、知识分子、社会民流、政府官员、警察和那些给我们炮制罪名的人,把你们的手抚在你们的心上,问一问你们的良心,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是动乱吗?我们罢课,我们游行,我们绝食,我们献身,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我们的感情却一再被玩弄。我们忍著饥饿追求真理,却遭到军警毒打,学生代表跪求民主,被视而不见,平等对话的要求一再拖延,学生领袖身处危难我们怎么办?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但这却需要我们用这些年轻的生命去换取,这难道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吗?

绝食乃不得已而为之,也不得不为之。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看看政府的面孔。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猜猜人民的表情。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拍拍民族的良心。我们以死的气概,为了生而战!但我们还是孩子,我们还是孩子啊!中国母亲,请认真看一眼你的儿女吧,当饥饿无情地摧残著他们的青春,当死亡正向他们逼近,您难道能够无动于衷吗?

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地活著。因为我们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龄;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学习,祖国还是这样贫穷,我们似乎没有理由留下祖国就这样去死。死亡绝不是我们的追求!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够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够使祖国繁荣昌盛,我们就没有权力去偷生。

当我们挨著饿时,爸爸妈妈们,你们不要悲哀;当我们告别生命时,叔叔阿姨们,请不要伤心。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让你们能够更好地活著。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追求的绝不是死亡!因为民主不是几个人的事情,民主事业也绝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广泛而永久的回声!

人将去矣,其言也善;鸟将去矣,其鸣也哀。

别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样的忠诚。别了,爱人,保重!舍不下你,也不得不告别。

别了,父母!请原谅,孩儿不能忠孝两全了。

别了,人民!请允许我们以这样不得已的方式报忠。

我们用生命写成的誓言,必将晴朗共和国的天空!”(北京大学绝食团全体绝食同学,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他们的宣言回响天地,撼动人心,于是五湖四海,纷起响应,东西南北,群情激愤。贪污腐败不除,民众何以为生。他们的呼声响彻云霄,盖过了坦克的隆隆,传到了世界各地。看啊,一个无畏的青年,只身挡住坦克的横行,可是血肉之躯难御钢铁。

看啊,在那坦克的履带上,沾上了永远洗不掉的,烈士们的模糊血肉。暴君的坦克不但辗死了手无寸铁的莘莘学子,也辗碎了中国人民对中共的幻想,也辗破了中共的虚假面具,还辗灭了广大民众的憧憬和希望。我们不禁要高声相问:这是为人民的党吗?这是解放人民的军队吗?你们还记得吗,当年人民怎么支援他们的子弟兵?

你们还记得吗,当年人民怎么拥护自称为人民的共产党?他们情愿自己忍饥挨饿,他们付出了生命鲜血的代价,而换来的究竟是什么?现在他们自己的子弟,却死在子弟兵的铁轮下。天哪,世界上有这么忘恩负义的吗?有这么自相残杀的吗?天哪,你们杀死了人民的无辜子弟,还要说他们有罪。他们有什么罪啊?难道反对贪污腐败有罪吗?你们自己不也在提出反贪污腐败吗?难道要求民主自由就有罪吗?你们的宪法上不是写得明明白白吗?如果这个世界上,无罪的被说成有罪,而遭受屠杀,有罪的反而无罪,且高官厚禄,这是什么世界?我尚复何言。我只能沉默哀悼,相信“六四”和“五四”一样,都在中国的历史上永垂不朽!安息吧,中华祖国的优秀儿女们。我刺破心血,向“五四”和“六四”的烈士们,奠上一杯血酒!

附:“六四”十年祭

“六四”屠民,于兹十年。烈士英灵,永垂不泯。忆及当时,贪墨横行。国事若此,焉有前景?热血青年,振臂一呼,万众斯应,示威于途。莘莘学子,忧民炭涂,绝食静坐,死谏纠误。孰无父母,孰无子女?为匡国事,舍命呼吁。民主自由,国之所本。五十年前,共党亦争。自由民主,人情所期。谁言有罪,其心可诛。可叹宪法,徒载虚词。名曰为公,实则为私。枪权在手,人非我是。顺我者荣,逆我者死。可怜肉躯,怎御钢铁?坦克肆虐,何处藏匿?模糊血肉,皆属英精。一旦遭殃,能不哀心?残忍暴行,举世瞩目。天上地下,皆有实录。电子资讯,当今之世,报章口碑,均是历史。史官之笔,岂能掩之。欲盖弥彰,适增可耻。“六四”情结,何时可释?“六四”冤案,何时可撤?冥顽之徒,强奸民意。坚持其错,抑止物议。唐宋明清,斗转星移。无有一朝,永世不易。天地昭昭,日月同鉴。忧国伤民,中华彦俊。我以我血,欲荐轩辕。我以我心,欲祭忠贤。呜呼哀哉。尚飨。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7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