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党独裁制度不变,“反共”就不停息
04/22/04    李林擎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91
我在不同阶段对“反共”的不同思想感受

Li Linqing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中国东北,我的父亲出生在现在的北朝鲜。

一、小时候,在共产党的教育下,也在周围生活环境的影响下,一旦听说有人“反共”,我也会跟着热血沸腾。“反共”的人,就是人民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

二、六十年代后期,中苏关系恶化,中朝关系也明枪暗箭,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母亲被打成了“朝修间谍”,后来在迫害中死去。之后,我再听说有人“反共”,我不但心理幸灾乐祸,而且我还会为“反共”的人担心--担心他们受到我母亲那样的迫害甚至更严重,担心他们的孩子和我一样承受痛苦和后果。

三、可怕的“文革”结束了,共产党的“改革开放”开始了。人们都说共产党好点了,我也感觉共产党好点了,但我还是担心:谁能保证共产党不再变坏?谁能保证共产党只会越变越好,不会反复?共产党自己的保证能有多少可靠性?不过,这个阶段,要是听说谁“反共”了,我虽然不再会幸灾乐祸,也不会对他们产生过去的那种担忧,也许我是麻木了,也许我是习以为常了,我的感觉是:“反共”,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我没有胆量和力量去做。

四、九十年代开始了,共产党腐败猖狂地席卷中国大地。我周围的人,无论是中国鲜族人,中国汉族人,还是韩国人,还是北朝鲜人,我好像没有再看到谁是不“反共”的了。我对“反共”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但是每次加入“反共”的话题,听到“反共”的消息,我总是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怎么能让共产党一党独裁在中、朝彻底结束呢?什么时候能实现这样的希望呢?

五、脑子里想、嘴上说是一回事,但我即没有办法,也没有胆量做任何事情。我只能希望共产党一党独裁在中、朝都能彻底结束,当然,这种希望没有具体内容,看不到结果,也就总是失望。于是,我选择了离开中国。

六、离开了中国,看到了世界,体验了世界,我想到了在朝鲜的亲人,我想到了在中国的朝鲜难民,我想到了在中国的朝鲜族同胞,我也想到了在中国生活的其他民族的人--为什么他们还要生活在独裁专制的制度之下呢?为什么他们不能象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享受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呢?为什么他们不能象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能够生活在对安全和稳定有信心,对未来有希望的社会中呢?

七、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形成了一个新的想法:我对只说“反共”而不做“反共”的事情的人有了反感。我呢?说是常说,不也是不做吗?所以之后,我连说都不说了,越说,自己心理越矛盾,自己越觉得不痛快。

八、今天,我的想法是:我要说,我不但要说,我要在说的同时,还要做,要和大家一起做,要做有效果的事情--做没有经验的事情,那就不断尝试,只要不放弃,总有成功的一天。今天,对我来说,“反共”已经与我母亲的悲惨经历无关,“反共”就等同于“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制度”,我不为别人“反共”,我也不为“自己”反共,我们的“反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无论共产党是新政还是老政,我们的“反共”是反共产党的一党独裁制度,这个制度不变,“反共”就不停息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5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