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王有才再显当局的“人权秀”
03/05/04    刘水    《观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11

3月4日,当局释放王有才并使其流亡美国。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本来就是无罪之人。约在10天前,笔者曾提议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将他的名单列入。严格讲,在他89年以来从事的民运活动中,并没有过以“自由作家”身份作为其职业的经历,民运人士更符合他的所为。之所以提名,出于共同的命运感和人道关注。有人用大脑靠笔争自由,有人用脚用行动求自由,王有才属于后者。

犹记得1998年在香港报纸上得悉王有才与同道,在浙江省民政局循合法途径注册民主党的消息,同时山东等地都有组党举动。公民结社自由堂皇地写在宪法三十五条,这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循合法途径注册,显出他们理性、塌实的一面。紧接着他们先后被捕入狱。宪法被实实在在嘲弄了一把。1997年魏京生流亡海外,次年王丹步其后尘被放逐海外。当时为他们获得自由高兴。但是,站在今天回望,放逐知名异议人士已经成为当局习惯性的“人权秀”,这个名单可以列出一大串。当局标榜的人权状况良好、政治文明、三个代表,显得荒诞不经,自打嘴巴。不管当事人是否答应以流亡作为释放的条件,他们都别无选择——坐过中共大牢的政治犯都明白其中的非法性和强制性。政府出于利益图谋,或为舒缓外界的人权谴责,把自己的人民拿来做筹码,都是非常卑劣的做派。

放逐政治犯,严酷镇压异见者,并不是中共的发明。十月革命给苏联带来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给苏联人民带来了流放、劳改营和集中营,数百万学者、作家、农民和军人被投进了监狱,或遭逐流亡(见《古拉格群岛》)。中共建政后10年,同样“五反”、“反右”的肃反运动不断,一直到今天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社会主义本质上是崇尚暴力的,一旦血腥夺得政权,寻找和镇压“潜在敌人”,几乎成为他们出于本能的举动,苏联如此,中国、朝鲜、东德、柬埔寨如此……,坚决清除“潜在敌人”、剥夺基本人权成为制度常态的时候,显出制度虚张的强大和政府耻辱的彻底。一个政府堕落到视人民为敌的地步,可见其政权合法性根基的脆弱。

对个人而言,流亡海外不管自愿与否,毕竟获得了一种有限度的“自由”,对家人也是安慰。坐穿牢底与渴望自由,在理念上并不矛盾。坐牢是可以预见的,因此坐牢不是目的,而是为争取自由被迫付出的代价。没有人愿意坐牢,但是并不惧怕坐牢。也没有任何理由用坐牢来衡量一个人反抗的决心和强度,坐牢不是所有异见者的归宿。当用和平方式追求信仰和权利被政府视为异端,不仁慈的是政府。或许流亡海外非王有才所愿,放逐政治犯这种现在全球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还要持续到哪年哪月,相信王有才不是最后一个,不能证明中国人权状况好转。流亡是牢狱的延续,不能自由站立在自己的祖国,不管什么原因,都是令人伤感的。

去年底以来,多个国际人权组织谴责中国人权在2003年极度恶化;最近,美国国会高票通过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谴责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提案。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有才获释流放,当局故伎重演,看来中共不将“人权秀”进行到底,不会罢休。与此同时,当局指责美国在香港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那么,政府将一个中国公民从监狱直接交给美国官员带往美国,政府又在扮演什么角色?为获得一党利益,却拿自己的人民做“人质”,这是多么令人恐怖的政府。

作者为中国大陆自由撰稿人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