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人民有组织武装抗暴的权利
04/21/04    陈天忠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65
谈人民组织武装自卫和武装反抗独裁政府的暴力镇压的权利

只要是周末,每次从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前经过,都能见到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举办“讲真相”活动。我不认同法轮功的信仰,我对法轮功持坚决的批评与抵制态度,我也当然不会同意中共政府把信法轮功、练法轮功的人关押起来。但是,我每一次看到法轮功“讲真相”的活动,从免费的《大纪元》报纸上看到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监狱被虐打致死的报道,虽然怀疑报道的真实性或者参有较多的水份,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一九八九年中共政府派军队用坦克和机枪来镇压学生,于是总是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

在中国,当人民遭到政府暴力镇压到了危及生命的时候,人民是否应该有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的权利呢?

我认为,对上述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党纲是认同人民有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推翻独裁者残暴镇压的权利的,这叫做“暴力革命的权利”,人民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的权利应该包括在内。

一九八九年“六四”,当中共政府下令军人在北京向和平请愿的学生市民开枪的时候,如果当时有人组织起来武装自卫和武装反抗,是不是可以?我专门请教了当时在北京的赵兴先生,他告诉我说这样的事情当时在北京并没有发生。我说,假如发生了有组织的武装自卫和武装反抗的话,站在人民的角度,站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角度,站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政府立场的角度,这样的事情算不算“恐怖主义”,参与者算不算是“暴徒”,赵兴告诉我说:“当然不算。”这也正是我所想的答案。今年是“六四”十五周年,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当我们说积极主张和平和非暴力抗争的时候,我的理解是,我们不去主动采用武装暴力的手段来实现诉求,但是当人民遭到政府暴力镇压到了危及生命的时候,谁有理由说要人民放弃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的权利呢?

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监狱被虐打致死的情况比“六四”中共政府派军队用坦克和机枪镇压更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大陆,不光是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监狱被虐打致死的情况很多,如果出现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群和平抗议的农民,其中有人在现场被前往镇压的公安打死、打成重伤或者生命遭到了威胁,农民有没有组织起来武装保护自己的权利?

我说:有!

一群和平请愿的工人,其中有人被抓到派出所结果被打死、打成重伤或者生命遭到了威胁,工人有没有组织武装自卫保护自己不被抓到派出所去的权利?工人有没有组织武装反抗把其他被派出所抓进去的人抢救出来的权利?

我说:有!

法轮功这么多人在中共政府的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监狱被虐打致死,法轮功有没有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把其他被关押在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监狱里的“同修”抢救出来的权利?

法轮功没有这样做过,也显然不打算这样做。但是,我说:法轮功有这样的权利。

以上情况,虽然采取武装自卫和武装反抗行动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需要就事论是地来决定,但是我们不能剥夺人民有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的权利,也不能否定人民采取组织武装自卫和组织武装反抗行动的正当性。

我希望,我这里谈的问题,加入到对一九八九年“六四”经验教训的总结中去。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4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