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是不是民主运动?
04/20/04    启明    罕见奇谈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77
反驳戴晴关于对“六四”的指责!

有人说历史就象是一个小姑娘,你想怎么打扮她都可以;也有人说,历史是个妓女,只要你有兴趣都可以去搞她一下。如何看待或评价一个历史事件,完全是件主观的东西。历史事件稍纵既逝,它最后能在人们心目中留下的也都很模糊,非常的支离破碎,甚至对当事人来说,也只能说出他那个角度观测和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所以,一个历史事件是到底是什么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无法获得的,所以也并不那么重要,大家希望它是什么才更重要,如何解释才能为其后带来正面意义才是重要的。所以历史事件的解释总有两种,一种是学术性的解释,企图从历史事件遗留的文物和人证来尽可能客观地还原历史事件;另一种是政治性的解释,把学术结果包装上一种政治企图并把它展现在社会面前,任人评说。

比如,美国的南北战争,到底是统一之战,还是反奴隶制的人权之战? 那场战争后没多久,林肯就被一枪打死了。现在人可以根据那个时期留下的文件,做任何学术性的解释,对错不重要,史实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解释才能获得现实意义上的最大好处。所以,就有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所谓"南北战争是一场发生在兄弟之间的战争"的这样非常政治化的解释。

那么戴晴是以什么立场来解释六四的呢?是从学术上还是政治上?她的本意没人知道,但是她的解释的政治意图或说对现实社会的意义,却是每个读过听过的人都能体会得出的,也有权议论的。她确实曾在六四时期以特殊的身份扮演过一定的角色,但那不过是千千万万个参与者之一。当时她的作为好象是企图让学生运动更"理性"一些(不管是否现实),或间接地传达出上层某些派别的某些意图或愿望,但好象也都没有成功。这种扬汤止沸的企图能有什么样的结果不难预料,"理性"不来自政府反而应该来自自发组织起来的群众运动,这种愿望或想法本身就很弱智,有哪个历史上出现过的群众运动是可以做到收发自如的?是有理性的? 更别提是在中国发生的任何次群众运动。

六四事件的历史背景很复杂,但是总体上说,一个规模如此之大,范围如此之广,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改革必然带来思想冲突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如果中共不能接受由此所引发的社会动荡和群众运动的话,只能说他们是一帮"叶公好龙"式的改革家。戴晴说的某些是事实,比如中共上层确实有试探中国民主化的各种尝试,就我所知道,当时的人大还曾派代表团私下参访过美国国会,企图把美国的国会制度的某些制度移植到中国去。 国务院的体改委中聚集了一大批赵紫阳等改革派收罗的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学者,或叫精英。任何人都可以假设,如果没有六四,赵紫阳也不会下台,中国的政治改革会沿着渐进的路线走下去并取得最后的成功,等到邓小平一蹬腿儿,赵紫阳就可以大权独拦,...。 没有发生的事情,人们可以做任何良好的假设,可惜它没有发生,而发生了的事件才是当时的历史必然。 "我只知道狼在冬天才吃人,不知道在春天也吃人","我只是把孩子放在门口让他自己玩,回来后地下就留下一摊血","我要是知道,就不...。", 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做过种种善良的假设和自责。

我说过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既"弱智"又"弱志"。中国的社会变革很少有向良性发展的可能,不管你的愿望如何良好,狼总是要吃人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村口就是门口。 当事件发生时要求理性已为时晚已,而在事件没发生之前,我们做什么了? 指责六四也许就是希望不出现下个六四的政治意图?六四没有成功是大家可以向它泼脏水的原因,成者王侯败者贼吗,这没什么可说。 但,是希望六四从此不再发生,还是希望下个六四取得成功,却是完全不同的政治立场和态度。

六四运动本身也许不是民主,但它却是民主的呼声和社会的要求表达途径之一种,或者最起码来说,是社会民主后必然出现也必须要面对的社会自然现象。上层的社会变革,和社会下层对此的反应,就象环境温度和温度计中的水银高度一样,叶公好龙式的弱志知识分子们总是企图找到一种不会引起社会反应的政治改革之路,他们不喜欢渐变,他们反对和平演变,他们喜欢压着不松,然后再去寻找一种可以不产生爆炸式释放的途径,这种南辕北辙式的愿望和作为,不正是中国知识分子弱智和弱志的具体表现? 我也可以以她同样的方式去指责下岗工人,如果你当时好好表现,现在如何会下岗? 我也可以同样指责农民,如果你们年青时不辍学如何会在失去土地后混得如此惨?...。。这叫因果错位。干打瞎子骂哑巴的事是很不道德的,不敢面对强者却来在死去的学生们身上再踹一脚,也能如此风光吗?

戴晴对六四的解释既不是学术性的也没有现实中的进步意义,更把手指头指错了方向。该理性的是政府,不是学生,学生们要的不过是个台阶,而中共给的却是坦克,该对六四背负民族责任的是中共,不是学生和群众,不管戴晴本人的政治企图如何,能如此解释六四,下次的"六四"必然将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早晚的事而已,除非你相信水温到了百度也不会开锅,而压制又是最好的办法。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52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