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警惕海外人权组织中的“台湾政治傀儡”
04/15/04    钟国    约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581

以下内容是根据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给我们国内组织在群众性维权活动中提供的有关指导整理而成。

什么叫“台湾政治傀儡”?

这里所说的“台湾政治傀儡”,指的是海外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机构,公开、半公开或秘密地接受台湾政府机构、所谓的“民间机构”(受到政府公开资助的台湾“民间机构”)或台湾情治单位资助,接受“资助人”的指挥,从事中国大陆民运、人权活动的团体和机构。

公开接受美国基金会资助的海外中国大陆人权团体和机构是不是叫“美国政治傀儡”?

目前,活跃于海外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圈子里的团体机构中,我们还没有发现谁纯粹只接受美国基金会资助的。一般而言,受到美国基金会资助的海外中国人权团体和机构,一种情况是得到美国基金会资助的海外团体机构同时也受到台湾方面的资助,表面上这些机构按照美国基金会的标准和原则工作,活动并不受美国基金会的指挥,但实际上这些海外中国人权团体和机构的活动,却受台湾“资助人”的直接指挥和控制。另一种情况是,本来就受到台湾“资助人”直接指挥和控制的海外中国人权团体和机构,由“资助人”在美国的势力操纵下取得和“占领”美国基金会提供的资金,目的是控制美国提供的资助为台湾政治所用,形成台湾所需要的“统一”的“主流”步调和声音。

美国基金会提供资助只要求接受资助的团体和机构按照一般原则行事,按年度要求接受的团体和机构以书面形式报告财务和活动状况,平时的活动由团体和机构自主决定。台湾“资助人”介入的中国人权、民运团体和机构就完全不同,一般台湾“资助人”会派人每天负责监督这些团体和机构的日常工作,“资助人”直接派人在团体机构中担任重要职务坐阵指挥操纵的情况也是家常便饭(其中包括给主要负责人送“老婆”之类的做法也不鲜见)。因此,“美国政治傀儡”的概念不存在,而“台湾政治傀儡”的现象普遍存在。

“台湾政治傀儡”中是不是分“泛蓝”和“泛绿”?

有的很明确,有的不明确。过去,“台湾政治傀儡”完全是国民党控制,应该属于“泛蓝”,但过去国民党控制时期是李登辉主政,因此现在的情况就很复杂了。台湾现在虽然是民进党执政,属于“泛绿”,但是民进党并非一党独裁,“泛蓝”在台湾政府中有相当大的势力和权位,“泛蓝”控制下的海外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团体机构照样可以从“泛绿”执政的台湾政府得到资助,而纯粹“泛绿”介入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团体机构的情况似乎非常少,即使有,似乎也少得可怜。

如何识别海外中国人权团体机构为“台湾政治傀儡”?

海外中国人权、民运团体机构中的“台湾政治傀儡”主要是“泛蓝”直接指挥和控制的,因此这些团体机构在从事中国大陆人权和民运活动中受到“秘密纲领”的约束,这些“秘密纲领”的头一条原则是“反共”,看上去和中国大陆人权和民运的基本纲领原则有很大的互通互容之处,但实际运作起来,具体原则就很少有互通互容的余地了。

海外中国人权、民运团体机构中的“台湾政治傀儡”只被允许关注在中国大陆出现的那些一时不太可能有所改进的侵犯人权的事件,比如给“六四”平反,要求释放已经被关押的政治犯,废除死刑,开放报禁,等等。也就是说,这些海外中国人权、民运团体机构只关心中国人权的“死案”,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国际舆论对中国人权状况谴责的温度不至于降下来,有的时候还要通过在“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名义下“制造人权事件”,使国际舆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升温。“台湾政治傀儡”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台湾的国际外交服务的,其中也包括不断地告诉美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交、抛弃中华民国政府是一个错误,告诉美国政府“欠台湾政府”的“政治和外交债”,提醒美国政府有这样一笔永远还不清的“债”。

海外中国人权、民运团体机构中的“台湾政治傀儡”不被允许把资源(包括台湾的资助和台湾在美国的政治势力帮助和操纵下取得的美国基金会的资助)用在关注那些在中国大陆有可能有所改进的侵犯人权事件中,比如1998年的中国民主党向中共政府提出组织反对党的注册申请--直到这些“傀儡”成功地把中国民主党向中共政府提出组织反对党的注册申请变成直接“成立党部”--导致中共镇压之后,他们才淡淡地表示“关注”,而且多数情况下还不提“中国民主党”的“组党活动”,只提“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的“异议活动”。“台湾政治傀儡”会关心拆迁户的人权并积极在这方面“制造人权事件”,会关心法轮功的人权并积极在这方面“制造人权事件”,但他们不会关心南方都市报事件中的人权问题--除非他们判定中共政府不可能对南方都市报事件采取逆转行动。凡是中国大陆出现的抗议、示威和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的维权行动,只要有希望取得成功获得补偿的,这一类人权“活案”都不是“台湾政治傀儡”所关心的,他们只关心那些被捕或被镇压的事件,而且他们从中还要选择那些当事人没有什么希望不被判刑的“死案”来表示关注。那些短暂被关押然后被释放,那些通过抗议示威和通过法律途径取得胜利的维权行动,这一类人权“活案”绝对不是“台湾政治傀儡”所关注的内容。

“台湾政治傀儡”的另一大特点是:他们除了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搞糟而变成“人权死案”之外,绝不会向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和团体传授中国大陆其他地方成功的维权行动的方法和经验。由于他们的目的是帮助台湾政府保持中国大陆恶劣的人权记录遭受国际谴责的温度只能上升不能下降,法轮功是他们的首选也就理所当然,他们最害怕的是中共政府在人权方面有所改进,他们也同样害怕中国民间维权行动取得成功。

了解以上特点之后,我们就很容易识别谁是海外人权组织团体机构中的“台湾政治傀儡”了。

警惕海外中国人权团体机构中“台湾政治傀儡”把人权“活案”操纵成人权“死案”?

特别是中国大陆民间的维权行动中,人权问题还是“活案”情况下的有关团体和人士,要特别警惕--这些“台湾政治傀儡”会对你们的情况很感兴趣,但是要他们象为“六四”、杨子立、郑宠恩那样来为你们大规模进行呼吁和引起国际关注,除非你们的人权“活案”变成了人权“死案”,如果还没有变成“死案”,你们要小心他们在关注的名义下把你们的人权“活案”变成人权“死案”来向台湾方面要功领赏!

从专业人权活动人士和团体机构方面来说,应该做的是促进人权状况在中国大陆有所改善,寻找批评热点是必要的,帮助支持国内的人权活动也是正常的,但是以中国大陆人权状况保持恶劣记录为目的就是不正常的,必须受到抵制,而那些不道德的“制造人权事件”的做法,还应该遭受谴责。

从中国大陆百姓为了维护自身权益的方面来说,维权行动的直接目的是为了取回自己遭受侵害的利益,维权行动的成功将导致维权行动的普及,有利于人权和社会政治状况在中国大陆得到改善,因此在中国大陆的百姓在进行维权活动的时候,必须了解海外受台湾控制的“台湾政治傀儡”所谓的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和愿意提供的帮助有着与你们相矛盾和冲突的不同目的。如果在中国大陆的维权活跃人士无法搞清楚海外那些是受台湾控制的“台湾政治傀儡”在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外衣下活动,那么你们应该寻求从类似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西方驻中国使领馆处等地方取得关注,而不是从所谓的“中国人权组织”等地方寻求支援(其中包括那些所谓的杂志、网站和民运团体),当然也不是直接从正义党海外总部寻求支援,否则大家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或者暴露与正义党的关系。

中国民主正义党华东分部 钟国 2004年4月15日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48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