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谈中国农民工的苦难
04/14/04    魏京生    魏京生基金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7

Wei Jingsheng2004年4月13日上午11时30分钟,魏京生先生在第60届联合国人权会议上的正式会议上发言。给与会的上百各国间代表团,联合国各机构,及各非政府组织共约700名人士讲述了中国农民工的苦难。以下是他的发言。

我是魏京生,代表跨国激进党发言。我谈的是中国农民工的问题。

中国有7.8亿农民。有1.8-3.5亿的农民处于极度贫困或贫困的状态。今后20年内,估计每年会有一千到两千万农民转入劳力市场。他们被叫做“农民工”。

他们承担了城市里最苦最脏的工作,被视为二等公民。他们不得不花几万人民币购买“暂住证”。就象过去的南非黑人一样,处处受到歧视。

这种特殊的身份来源于中国的不公平的户口管理制度。这种管理制度使得农民工在自己的国家里,不能享受一个公民的正常地位。不能在自己的国家里合法地居住和工作。在南非结束了种族隔离之后的今天,中国对农民的这种歧视,是一个由国家推行的极其可耻的大规模的系统化的歧视,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农民工经常在不安全和有毒的环境下工作,有时没有福利。根据去年官方统计,有两千五百万农民工在没有劳动保护、环境极其恶劣的条件下工作。每年有一万多起中毒事故,和无数的工伤事故和死亡。去年夏天,来自浙江绍兴的30多名农民工由于在户外劳动过久而中暑死亡。仅在一月到十月之间,就有13万人因事故而伤亡。中国矿工的死亡率一直是世界最高,估计每年在5千人以上。

他们通常超时工作,而工资非常低廉。即使这样微薄的工资,还经常拖延支付几个月甚至几年。例如,在包头市某饭店打工的某农民工,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个月只有150元人民币的收入。根据官方报道,去年全国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总数已达到100亿元人民币。这是个巨大的数字,因为农民每户平均年收入只有两千元。

他们追讨拖欠工资时,常有悲剧发生。例如,今年一月河南农民工李自豪被迫企图自杀;湖北胡卫国被迫从北京的高架桥上跳下;去年12月黑龙江农民工徐殿品因为讨要拖欠工资,被雇主严重打伤。据官方统计,去年仅在珠江三角州地区,就有100多起因拖欠工资而自杀的事件。

以上种种,都是因为工人没有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利。中国政府在签署联合国有关经济文化的国际公约时,删去了允许独立工会存在的部分。没有独立工会,工人包括农民工的权利和利益经常遭到侵犯,没有申诉的机会,更得不到公正的处理。甚至孩子上学也必须支付更多的学费。一些年轻的女工,长期被锁在工厂里。一旦发生火灾,数十人乃至数百人死亡是经常的事情。城市当局还定期遣返过剩的农民工,遣返过程很不人道,经常造成死亡。

造成工人和农民工地位低下、处境悲惨的原因之一,是没有独立工会来保护工人的基本权利。他们如果想要罢工,无一例外,会遭到镇压,包括监禁、人身攻击、肉体折磨等等。虽然每年有上千起工人示威,政府控制的媒体总是千方百计地掩盖事实、不予报道。

此外,农民工和一般工人之间的冲突,类似于西方的本国公民和外国移民的冲突。在政府的纵容之下,造成了比西方国家更严重的歧视和社会问题。

所有这些,都不符合中国的法律。但是中国政府对此一贯视而不见。

在这里,我敦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中国农民工的遭遇做全面调查,以便促使中国政府废除任何歧视政策,允许农民工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平等,得到公正待遇,并拥有他们基本的权利。

谢谢倾听。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46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