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中美关系报导(5/6-10/2005)
★ 金里奇:北京勿扩军护油路 ★



2005年5月10日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向北京发出警告,如果中国为了保护海上石油运输通道而扩充海军,美国军方将做出相应的回应。金里奇认为,北京在制订能源政策的时候必须考虑这个因素,不要因此而造成世界石油市场的重大动荡。

星期二,世界石油价格再次回升到52美元一桶,引发市场对世界炼油能力赶不上需求增长的担忧。美国轻油价格比星期一提高了一美元多一点,达到52.26美元一桶。伦敦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增长了27美分,为51.56美元一桶。 《华盛顿邮报》引用分析师们的看法说,最近油价回落之后再次上涨的原因是美国和亚洲的能源需求看涨,但是世界炼油能力不足构成供应赶不上需求的瓶颈。

*中国将靠自己开发新能源*

世界能源形势紧张引起美中两大石油消费国的不安。美国著名的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星期一在华府举行了“美中关系:能源问题”专题研讨会。来自中共中央党校的专家教授在会上阐述了中国的立场,希望通过国际合作来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 党校教育长李兴山表示,中国将主要通过自己的力量开发新能源,降低能耗、提高能效,调整增长模式的方法来满足中国的能源需求。

李兴山说:“我们的主要立足点是自力更生解决能源问题。但是,我们并不是要闭关锁国,也不是要排斥国际合作。相反,我们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强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力争在互利双赢的前提下引进更多的能源开发技术。获得更多的能源进口。”

*能源关系中国根本利益*

李兴山认为,中美之间在能源技术合作方面存在很大的合作空间。但是,中央党校国际政治学教授马小军则指出,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能源问题日渐成为一个关系到中国根本利益的战略问题。中国在亚洲地区寻求能源合作的同时,对美国对全球能源的控制和在亚洲的军事存在感到担忧。

马小军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家,美国还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产业的投资国家。美国对能源的控制力量,对石油资金的来源和去向的控制力量,我想在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跟美国相提并论的。”

 *中国关注美国军事存在*

马小军还指出,美国对世界主要能源地区具有强大的军事控制力量,特别是在从中东到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的石油通道。美国的军事存在更是独一无二的。马小军表示,中国随着对外能源需求的增长将会对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军事存在感到日益关注。马小军还特别指出,台湾问题也是中国关注美军在亚洲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

 *金里奇:决策者应谨慎行事*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现在担任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纽特·金里奇对中国学者的担心表示理解。但是,金里奇强调,能源问题对于能源消费大国来说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大问题。这就需要有关国家的决策者谨慎行事,不要为了短期利益而做出愚蠢的决定。

金里奇说:“我确实认为,过一段时间,通过技术的发展和企业界的努力,能源短缺问题会得到解决。但前提是政府不要中断这个过程。我对政客们有着很大的担忧。政客们在西方为了选举的需要会采取某些短视的政策,在中国会为了避免社会动荡而采取类似的政策,从而破坏市场机制。”

*金里奇提醒北京考虑美国反应*

金里奇明确表示,如果中国为了加强对自己石油通道的安全保护而扩大海军,美国海军方面将会做出相应的扩军行动,美国军方决策的根据不是中国海军的意愿,而是中国海军的能力。金里奇提醒北京在做出能源战略决策的时候一定要考虑美国的反应以及由此而对世界能源市场的影响。  

★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新会长专访 ★



2005年5月10日
请听 袁野 华盛顿报道

undefined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是一家独立的非盈利机构。成立以来,委员会在促进美中两国民间往来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几乎每次中国高层领导人访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都参与了接待。5月初,前任会长何立强宣布离任。同时,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宣布由现任台湾宽频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欧伦斯接任会长。上任伊始,欧伦斯就接受了本台中文部记者的专访。

*乐见美中关系日益加强不断深化*

今年55岁的欧伦斯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是一名拥有北京、香港、和纽约行业执照的职业律师。

欧伦斯认为,美中两国关系目前正处在一个日益加强、不断深化的阶段。这是致力于美中交流的民间组织所乐见的。他说,两国高层领导人的频繁交流有利于进一步维护和推进美中关系:“我认为中国的新一届领导人执政后和布什政府越来越频繁的沟通,这是个非常积极的现象。不论是两国外长还是两国首脑,都充份致力于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交流渠道。在我看来,这是非常积极的。”

*凭30年中国背景胜任新工作*

对于出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表示,相信凭借自己将近30年的中国工作背景,可以胜任会长职务,而随着美中经贸往来的进一步加深,自己的商业背景将会非常有助于开展委员会的工作。他说:“我的个人经历很广泛,这对于我们实施全国委员会未来10年的规划非常有利。美中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至关重要,而我恰好有商界背景。当然,我在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工作经验也很有用。”

欧伦斯说,在他执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后,委员会将一如既往地发挥民间外交的优势,为全方位地推动美中关系尽一份力量:“自从乒乓外交以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就一直是两国关系当中的重要机构。当年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次访美,就是由全国委员会参与促成的。很多中国人也对我们非常熟悉。而在我看来,委员会要努力做到的,就是要继续帮助一般的美国人更好的了解中国,也帮助中国的老百姓更好地了解美国。”

*90秒谈话改变一生*

谈到这里,欧伦斯愉快地回忆起自己开始了解中国的经过。欧伦斯说,1970年的时候,他正在哈佛大学读本科。当时正值美军在越南扩大战火。19岁的欧伦斯出于对美国政府越南政策的反对,下定决心攻读越南语。但是,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一位教授却对他说,越战迟早会结束,如果对东亚地区感兴趣的话,还是学中文用处大一些。

欧伦斯说,他和这位教授的谈话总共还不到一分半钟,但是自己的人生道路却因此而改变:“我们的谈话大概不到90秒钟,就这样。第二天我到了他在东亚研究中心的办公室。他的秘书让我填了一些表格。不久我就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通知书,让我夏天去那里学中文。那一年我19岁。就是这90秒钟的谈话,改变了我的一生。”

从那以后,欧伦斯将近30年的职业生涯跨越了美中外交、商务和法律等多个领域。从1976年到1979年,刚刚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欧伦斯参加了美中建交的法律准备工作。在过去的21年里,欧伦斯大部份时间在亚洲经商,足迹遍及两岸三地。他曾经先后担任卡雷亚州公司的执行主任、AEA投资集团的亚洲事务高级顾问、雷曼兄弟公司亚洲部执行总裁,并从1999年起担任台湾宽频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

*为近距离目睹中国变化而欣慰*

回顾自己漫长的职业生涯,欧伦斯说:“这些年我从事中国业务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我看到了我在梦里都无法想象的东西。这就是中国的变化。比如说,你现在去上海看一看,这些变化在美国要花上100年时间。但是在那里只用了10年。现在,那里的人们看起来气色更好,更健康,穿的也更好,受教育程度更高。我有幸近距离目睹了这些变化。我如果当初留在美国从事一份普通工作的话,这些变化我是无法看到的。但是,我亲身经历了这些变化。这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主席西尔斯说,委员会对欧伦斯出任会长感到非常高兴。西尔斯说,欧伦斯对美中事务的浓厚兴趣和他出类拔萃的领导能力使他成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当之无愧的新会长人选。

★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何立强专访 ★



2005年5月9日
请听袁野华盛顿报道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是一家独立的非盈利机构。成立以来,委员会为促进美中两国民间交流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近年来几乎每次中国高层领导人访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都参与了接待。5月初,会长何立强先生在主持工作将近7年后宣布离任。离任之际,何立强接受了本台中文部记者的专访。

*要以长远眼光看待美中关系*

John holden
何立强档案照片
何立强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的时候,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中国书法。上面写着“宁静致远”。何立强说,这四个字非常准确地概括了他对美中关系的看法:“ 我每次看到宁静致远,就会让我想到要看这么重要的关系,一定要平静地衡量,平静地判断,要看得很远。要不然就会被短暂的波折把思想弄歪了,就会看不准。所以我觉得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态度。”

何立强说,自己在1998年9月就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后不到一年,就发生了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美国军机轰炸事件。随后,海南撞机、台湾选举、以及人权和贸易问题又使两国关系中出现了一系列摩擦。但是他强调指出,在过去的7年里,美中关系总的来说是在不断发展和改善。这和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分不开。

*应重视两国民众对美中关系影响*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作为受到联邦政府资助的民间机构,近年来多次主持或者参与主持了中国高层领导人访美的欢迎宴会,有机会近距离目击两国高层互动。何立强认为,美中两国领导人在进行高层对话的同时,还应该充份利用媒体与本国以及对方国家的民众进行直接交流。

他说:“两国的民众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还是不小。所以,两国首脑有必要先对自己国民讲清楚中美关系的重要性。第二,要通过媒体,和对方的国民讲讲中美关系。从美国人的角度跟中国人谈一谈,或者从中国人的角度和美国人通话。这样的话,会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现在,咱们两国之间媒体的渠道呢,要比原先多得多,而且更加开放,所以这种机会还是有的。”

*为两国青年提供有效交流渠道*

谈到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将近7年的感受时,何立强说,最让他感到欣慰的就是自己任职期间,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办的交流项目和预算都翻了一番。而委员会近年来新设立的诸如学生领袖交流和杰出青年论坛等项目,更加强了两国年轻人之间的互动和了解。何立强相信,为两国青年提供一个有效的交流渠道,对于美中关系的未来必定会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他说:“我非常重视咱们下一代人怎么处理中美关系。我觉得这个投资非常重要。因为年轻人对新东西的吸收能力很强。第二呢,简单地说,他们活的长,所以他现在学的东西可以利用好长时间。这样的话,你每花一块钱,得利就多一点。”

*离任后的工作仍与中国有关*

谈到离开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之后的去向,何立强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加拿大SHAKLEE公司的邀请,将于近期奔赴中国为公司在那里开展业务。何立强坦率地说,目前之所以选择弃政从商,主要有两个原因:“老大今年秋天要上大学,老二呢,再过四年也要上大学。学费特别贵。所以这也有个财务上的原因,非常重要。第二,干某件事情干了五、六年以后呢,觉得也应该换换题目、换换工作环境、换个新的挑战。这样更加有意思。”

不过,何立强补充说,自己不论做哪一行,都会和中国有关。谈到自己和中国的缘份,何立强回忆说,35年前在明尼苏达大学读本科的时候之所以选择了中文专业,完全是出于对中国历史和文学的爱好。自己当时绝没有想到会一辈子从事和中国有关的工作。

谈到这一点,何立强谦虚地说,倒是自己的父亲更有远见:“我父亲跟我说过--我毕业的时候,他说,你学中文,还是很聪明的。我说,‘爸爸,为什么呢?’他说以后会很有用的。那时候,是1974年。我们还没有建交,也没有什么贸易往来。 我真的非常怀疑我父亲的话。我倒看不到中文会非常有用的。但是不久以后呢,到了1980年,我离开大学研究院,开始从商。我才发现中文的确有用。”

*观察中国三十年为中国变化而欣慰*

何立强说,自己观察中国已经30多年。这期间很为中国的变化感到欣慰,也对中国的发展前景感到乐观。何立强还引述了最近一期美国《新闻周刊》题为“中国世纪”的系列报导说,一个持续发展的中国,在未来究竟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是机遇、挑战、抑或是威胁--目前还无法预测。但是,何立强认为,正因为两国关系如此重要,所以希望两国领导人在处理双边关系的时候,要把目光放长一些,要做到宁静致远。

他说:“回顾最近25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在经济方面呢,当然有杰出的成就,但是也不能忽视中国在政治方面也有一些比较重要的改变。我总的感觉就是中国目前走的道路是对的。两国领导人,不管是现任的,还是以后的,都要看得远,要把合作和发展作为目标。两国首脑一定要把自己国家的最大利益放在眼前。如果这样做的话,他们肯定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国和美国合作是最好的办法,一块儿发展也是最好的办法。”

何立强的继任者、新上任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也接受了本台记者的专访。请您明天再次进入我们的网页,了解欧伦斯对美中关系以及对自己工作的展望。

★ 台国防政策和台海危机有脱节隐患 ★



2005年5月9日

台湾在野党领导人纷纷访问中国大陆,引起美国智囊机构的高度关注。有关专家对台湾朝野能否面对来自中国大陆的武力威胁、共同确保台湾的安全感到担心。

中国人大最近提出的《反分裂国家法》准许通过武力防止台湾正式宣布独立,然而台湾的国防特殊开支预算却在反对党的再三阻挠下迟迟没能通过。专家指出,台湾的国防政策和台海危机存在脱节的隐患。

*台不应被大陆空泛姿态迷惑*

与此同时,台湾的蓝、绿两大政治阵营在台湾海峡两岸的对话方面各行其道。蓝营的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后前往大陆和中共领导人握手言欢,他们的行动是否能缓解台湾海峡的紧张形势呢?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问题研究员丹尼尔·布卢门撒尔说,希望连战和宋楚瑜不要被大陆赠送熊猫之类的空泛姿态所迷惑:“中国只有在台湾努力壮大自卫能力的前提下,才不敢对台湾轻举妄动。再说,我认为中国如果希望缓解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话,那么他们得跟台湾的现任总统陈水扁来谈有关问题。”

*连宋登陆对缓解紧张仅具象征意义*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谭慎格说:“连战和宋楚瑜持有‘一个中国’的观念,在这种观念的主导下,他们并不认为台湾面临威胁。所以他俩都并不在意通过增加台湾的国防开支来加强台湾的安全。他们的基本兴趣是认祖归宗,确保台湾是中国一部份的地位。”

谭慎格和布卢门撒尔一致认为,连、宋访华在缓解台湾海峡紧张局势方面只具有象征意义。谭慎格指出,台湾局势稳定的前景首先取决于台湾人民对台湾的未来取得共识:“台湾的未来取决于台湾人民在台湾前途的概念上获得什么样的共识。我认为台湾人民首先务必在自身的身份地位问题上树立共识,然后台湾才能对自己的前途作出决定。换句话说,如果你对自己的前途茫然无知的话,那么制定影响前程的方针也就毫无意义了。”

*美对台军售具有稳定局势作用*

谭慎格和布卢门撒尔认为,美国在对台军事援助方面应当有更明确的立场表态,要明白无误地将美国对台军事援助的具体方针告知中国,这种威慑力具有稳定台海局势的作用。

台湾中华国防工业发展协会理事长张云鹏肯定了美国和台湾在台湾国防工业发展上的重要意义。他说:“首先,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我们国内的武器系统很多都是跟美方的,至少有80%。我们的国防科研、国防工业再加上民间企业以及信息产业联合成相当可观的力量。”

*美台国防工业合作是双赢*

张云鹏看好台湾国防业和美国军方合作的前景。他认为,这当然一方面满足台湾在国防方面的需求,但是另一方面,美国国防业和台湾的合作更开创了打进亚太地区市场的途径,有其商业价值。所以美国和台湾在国防工业上的合作是个双赢局面。

台湾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纪国钟博士表示,要进一步发挥台湾和美国在国防工业上合作的作用:“ 我想美国是唯一在台湾关系法里可以卖武器给台湾的国家,这个关系非常密切,我们会继续利用这个法来加强台湾的防卫力量。”

★ 美议员批政府对华政策不重民主 ★



2005年5月6日
请听 黎堡 国会报导

美国一些国会议员批评美国历届政府在与中国和其它非民主国家发展外交关系的努力中没有真正把促进民主作为外交政策的中心。国会议员正在争取以立法的方式确保行政当局把推广民主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

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星期四举行的听证会上,来自两大政党的议员纷纷表示,在世界各地推广民主符合美国人的价值观,同时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是,一些议员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说,在促进民主和人权方面,行政当局仍然在高喊口号,却缺乏行动。

共和党众议员弗兰克·沃夫说:“在过去几年中,我们有几位国务卿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里会见了中国持不同政见的人士呢?我想大概一位也没有。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勇敢的持不同政见人士会应邀到大使馆去见我们的国务卿。”

*议员称布什言行不一*

一些议员说,虽然布什总统在第二任就职演说中表示,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展民主,但是他在递交给国会的2006年财政预算中却削减了一些相关的重要项目的开支。

民主党众议员亚当·谢夫说:“我对削减在亚洲、欧亚和东欧地区推行民主的一些项目的经费特别感到忧虑。比如,行政当局打算把亚洲基金会的经费从1300万美元减少到1000万美元,使我们针对印度尼西亚等地展开的一些项目面临危险。2006年政府财政预算还把美国的‘全球民主和人权基金’削减了25%。”

曾经为美国五届行政当局做过外交官的马克·帕尔默也在听证会上说,美国难以在世界各地推行民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务院内部在如何促进民主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

*国务院每天内部争论*

帕尔默说:“我在国务院工作了26年。对我以及任何在那里工作过的人来说,很清楚的是,国务院每天都在经历一场内部争论。争论的一方是在负责世界不同地区事务部门从事常规外交工作的人,另一方则是在‘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工作的人。”

共和党众议员罗拉巴克对本台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受商业利益的影响太大,需要做适当的调整。他说:“我们驻中国的外交官会听到我们的声音。现在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只因为来自商业利益团体的压力而自行其是,他们也将感受到来自我们这一方的压力。”

弗兰克·沃夫议员也对本台说,从现在起,美国的外交官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促进民主和人权的工作上。沃夫说:“我认为美国驻中国大使应该更多地走出去,与中国持不同政见人士接触,到他们的教堂去,跟他们一起祈祷,到他们的家里去跟他们会面。跟被压迫的人民站在一边,这样才能给他们提供最大的帮助。”

*议员提出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

为了规范美国政府向世界推广民主的工作,沃夫和兰托斯两位众议员与利伯曼和麦肯恩两位参议员联合推出了“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内容包括在美国国务院设立专门负责推广民主工作的办公室,协调美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

美国国务院主管全球事务的次卿葆拉·多布里昂斯基在听证会上说,促进民主已经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美国政府为促进中国民主制度的发展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她还说,布什行政当局原则上支持国会正在审议的“2005年促进民主法案”,并且期待着与国会合作,消除分歧,确保新的法案能使美国政府最有效地帮助促进世界各地的民主进程。

★ 中日美和南北韩消息 ★


2005年5月8日

中国外长李肇星和日本外交大臣町村信孝举行会谈,商讨中国爆发反日示威以及日本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等问题。 美国方面敦促中国政府不要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建议中国以停止供应石油为手段,迫使平壤返回有关北韩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但是,北京拒绝通过切断石油供应向北韩施压。

*李肇星拒为反日示威道歉*

中国外长李肇星和日本外相町村孝信星期六在日本京都举行会谈,就有关中日关系的一系列问题进行磋商。会谈之后,日本外相的发言人对记者说,双方认为日中关系最近有了“某些改善”,并认为东北亚地区的稳定取决于日中两国改善关系。在会谈中,町村孝信再次要求北京就前些时候中国各地反日示威中出现的暴力行为道歉,但李肇星拒绝了这一要求。不过,中日双方同意成立一个联合委员会,探讨消除两国之间分歧的途径。

*美促中国不反对日入常*

在另外一方面,美国国务次卿伯恩斯对访问美国的日本国会议员说,美国方面已经直接敦促中国不要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方面认为,由于日本政府至今不能正确认识日本在二战期间所犯的战争罪行,因此没有资格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伯恩斯说,美国向中国政府强调指出,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中国反对中断对北韩石油供应*

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美国建议中国以“技术故障”为由,暂时中断对北韩的石油供应,以此迫使平壤同意参加有关北韩核计划的六方会谈。报导援引不肯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的话说,中国方面拒绝接受这一建议,声称这样做会对中国的输油管道造成严重损害。报导说,中国提供了北韩所需的大部份能源和食品,而且中国和北韩2004年的贸易额增加了20%。

*中日韩审议日对二战态度*

星期六,中国、日本和韩国初步达成协议,成立一个三方委员会,审议日本对二战行为态度所引发的争端。成立联合委员会的建议是中国方面首先提出的,此后中、日、韩三国同意就这一建议展开工作级别的磋商。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中日韩三国能够成立这样一个审议历史问题的委员会,将有助于缓解中日和日韩由于这一问题而产生的外交摩擦,从而为东北亚地区更广泛的合作扫清障碍。  

★ 美专家谈台湾究竟有多安全 ★



2005年5月6日

最近台海活动频繁,有人因此认为台海关系暂时不再剑拔弩张,但是有些美国国防专家认为,目前台湾虽然还算安全,但是来自中国的威胁令人担忧,美国应该不断公开表明防卫台湾的决心,以遏阻中国大陆以武力对付台湾。

华盛顿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5月6日举行研讨会,题目是:台湾究竟有多安全?会上有专家发表各自观点。

*中国军方进入密切准备动武阶段*

华盛顿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卜大年认为,台湾目前虽然还算相当安全,但是北京令人瞩目的军事现代化进程使台湾的安全逐步减弱。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情报研究及分析中心副主任JAMES MULVENON认为,台湾正在面临来自中国大陆的严重威胁。

他说:“ 中国对台湾的威胁包括各个方面,从信息战,电脑骇客,心理战,蓄意破坏,叛台活动,情报战,到常规性部队,导弹等等。我认为,目前中国军方已经进入密切准备对台使用武力的阶段。”

*台湾人民不了解解放军威胁*

过去一年来,台湾政府打算耗资高达1百多亿美元向美国采购先进武器军备,但是这项预算案在台湾引发激烈争议,立法院至今仍然没有通过。美国国防专家JAMES MULVENON认为,台湾最高领导人并没有让台湾人民了解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台湾威胁的本质。

他说:“台湾领导层每当谈到有关军购和中国威胁时,经常出于偏袒本党的立场而去攻击国民党和亲民党,而不是不断向人民解释在目前面临中国威胁的局势下,台湾要采取的国防策略是什么。”

*台湾军方有深入改变*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卜大年说,虽然美国批评台湾还没有向美国采购军备,以及台湾在自我防卫上作的还不够,但是其实台湾军方在过去三年里作了不少值得注意的工作,例如国防组织重整,大力任用文官,联合演习,成立战略计划部门等等,而这些深入的改变是外界比较不容易看到的。

*美须不断表明卫台承诺以遏阻战争*

卜大年说,在中国的政治压力下,美国是唯一出面和台湾交涉的国家。限于台湾和美国没有正式邦交,因此双方必须在不违背规则的情况下进行合作。卜大年认为,美国应该不断公开表达对台湾的承诺,并争取更多国家给予支持。

卜大年说:“这个策略的名字就是遏阻。在人民解放军的军力让台海安全问题更为复杂之时,为了一开始就避免发生战争惨剧,美国必须不断表明防卫台湾的承诺。”

不过,卜大年特别强调,以为美国决心防卫台湾会导致台湾独立的说法是种迷思,台湾独立是不会出现的,因为美国一直明确表示不愿意台湾宣布独立。 


author:美国之音    source:   last updated:05/11/05    visited:5697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3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