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翠:一个日本记者眼中的中日关系
05/10/05    潘天翠    浙江在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268

  在中国与日本长达2000多年的交往史中,交织着友好、战争与期待。“二战”后,两国20多年没有外交关系,直到1972年才恢复两国邦交。尽管历经风雨,中日之间的经贸合作仍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2004年,两国贸易额达到168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中日民间交流也非常频繁,仅去年一年,两国人员的往来就达到了近400万,每天有1万多人在中国和日本的上空飞来飞去。

  进入2005年,日本在与中国有关的一系列问题上采取了一连串行动,使中日政治关系再起波澜,近日日本外相要求中国改善历史教育;日本将钓鱼岛上的灯塔作为国家财产由海上保安厅接手管理,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中国三大门户网站逾两千万人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在这错综复杂的各类事件中,两国的媒体将如何保持冷静和客观的态度来看待目前的中日关系,为此,本刊记者对日本最大的通讯社——共同社驻中国总局局长渡边阳介(Watanabe Yosuke)进行了专访。

  对外大传播:渡边先生,您好!中日互派常驻记者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两国在新闻交流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但由于近年来中日政治关系再度降温,媒体也在其中推波助澜,作为贵国最大通讯社驻中国总局局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渡边阳介: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感情现在很复杂。20世纪70年代还可以,但现在越来越不好了。很多人认为媒体有些责任,我认为这只是部分媒体。因为媒体要考虑读者的需求,读者改变的时候,媒体不得不跟着走。比如说去年亚洲杯足球赛,中日之间产生摩擦,有些人就批评日本媒体过分炒作,其实我们并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刊发了国民有兴趣的照片、话题或者采访,没有刻意地去做一些坏的报道,也没有刻意地去做好的报道,只是客观地报道。当然你说的情况也确实存在,因为,两国国民在感情上有隔阂,矛盾也就经常由此而生,比如:今天有一份中国报纸四个版讲的都是日本,头版头条是“百万网民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有“乱性日本”等。日本也有一些媒体,他们对中国的报道也引起了中国人的反感。

  目前的中日关系就好像两人在吵架一样,一个人说,我讨厌你,我不喜欢你!另一个人就会接着说,我更不喜欢你!但我们又是邻居,我们有很多贸易往来,可是在感情上彼此又都不肯让步,这样下去,结果是很不好的。

  对外大传播:可能事情并没有像您讲的那么简单,我们注意到中国的网络媒体上确实有一些年轻人的言论有些偏激或情绪化,但日本以期刊为主体的媒体上的反华言论多数都是出自日本所谓“学者”或“知名政治家”之手。这次的网民签名活动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日军的那场侵略战争的确是给中国乃至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只要这一代人还活着,这页历史是翻不过去的。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说:“我们理解日方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我们同时也希望日方能在历史问题上采取正确的负责任的态度。”您对此怎么看?

  渡边阳介:我很理解中国国民的反应,作为主要的战争被害者,在这问题上有特别的感情。当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与日本的田中角荣总理考虑最好的条件,最好的方法解决日中关系。现在,我希望日中双方都发扬当年的精神,面向未来,解决两国关系面临的问题。

  对外大传播: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回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的提问时说:“中日关系要在恪守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的三个文件的基础上,遵守以下三个原则。第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胜利60周年,纪念这段历史,可以使我们回忆起战争给中国人民、亚洲人民以至日本人民带来的苦难。我们希望日本方面也要把握这个机遇,促进中日的友好。第二,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日美安全同盟是日美双方的事情,中国之所以关心就是因为它涉及了台湾的问题,而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允许任何国家直接地或间接地予以干预。第三,加强合作,共同发展。中日友好合作有很大的潜力,特别是在经贸方面,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两国的共同发展。为此,我还想提出三点建议。第一,积极创造条件,促进中日高层的互访。第二,由双边的外交部门共同着手进行加强中日友好的战略性研究。第三,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从温总理的三个原则、三点建议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在处理中日关系上的宽容和诚意,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渡边阳介:今年总理的记者招待会我们也发现他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有一些新希望,但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实际上最近几年中国中央政治局常委以上的人都不肯会见访问中国的日本人,最高的只有国务委员唐家璇。因为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领导人不愿意接见日本官员,这说明中方态度坚决。温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所讲的话表明中国政府领导人有意改善中日关系。这就需要日本方面也要作出反应。我听说日本政府听到此消息后很高兴。接下来可能是双方外交部来商讨具体事宜,还要看“靖国神社”的问题怎么解决,总的来说,困难还是存在的。

  我于1991年至1992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汉语,1994年至1996年在上海工作,1997年在香港工作,跟中国的交往比较多。我特别希望两国领导人能够见面,表示诚意,改善双方的关系。这只是我个人的愿望,结果如何,很难预料。因为日中双方都有各自的国内背景,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两国领导人之间达成某项协议就可以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现在外交和政治已经民众化、大众化,老百姓也在关心外交,领导人还要考虑民意。以前,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田中角荣总理就可以决定,现在两国的政治在变化,所以他们不能自由地决定两国关系的走向,国民的反应越来越重要,国家领导人在解决这个问题时难度也就越来越大。

  也许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双方走到了最低谷,彼此都觉得有很大伤害时,就是彻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对外大传播:有一位从东京回来的记者在他的文章中写到,走在日本的街头上,和日本普通市民、学者打招呼,甚至是和那些保守政治家的交谈中,依旧有一份热乎乎的温情,但从报摊上买份报纸,便能看到冰冷冷的文字分析日中感情交恶。让人觉得日本媒体不是在主张消除隔阂,而是在煽动对立。日本现在已经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给日本提供了大量的劳务市场和经济增长的机会,可是日本的一些媒体却大肆渲染夸大“中国威胁论”,这是为什么?

  渡边阳介:我们是一衣带水的邻国,邻国之间会有很多问题,如:利益问题、领土问题,还有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等问题。如中国的国防费增加了,我们就会担心。过去,前苏联是我们的敌人,现在苏联没有了。中国强大了,中国有原子弹,我们日本没有,我们就会有恐惧感,尽管中方一再解释,你们完全是为了防御……请你们相信……但日本人不这么想,他们认为你们有核武器,你们是有能力的,所以,他们还是会害怕的。

  对外大传播:这时两国的媒体是不是应该做些疏导工作?

  渡边阳介:我们媒体的责任是,要尽量地做到客观地报道。在引导舆论方面,可能中国媒体比较容易做到,但日本的媒体不是太听话。我个人认为要尽量做到客观,但有时也会有矛盾。比如说:今天这份报道“乱性日本”,我们把它译出来,发回日本,那里的读者看了肯定会不高兴,可事实存在,我又必须这么做。但总的原则是客观、冷静,不要去激化矛盾,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争端。

  对外大传播:日本的年轻人是怎么看中国的?

  渡边阳介:一般来说,他们对中国的发展特别有兴趣,现在想学汉语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认为中国的发展给日本提供了一个机会,但从另一方面讲,他们和大多数日本人一样,也有些害怕,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别的方面的力量也越来越大,由于历史原因,有些中国人对我们不太友好,如果中国的力量太强大,我们就会有危机感,年轻人也有这样的想法。

  对外大传播:共同社目前在中国总局有多少人?在对华报道中你们秉持的是什么样的原则?

  渡边阳介:共同社中国总局目前共有16人,其中9名记者,3名中国秘书,4名司机,是本社驻海外的第二大分社,仅次于华盛顿分社。但人数还不够,每年都在增加。

  我们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全方位地报道中国,过去我们注重政治,现在中国变化很大,经济发展也很快,老百姓的生活也越来越好,我们从各个侧面介绍中国,在报道当中有介绍好的方面,也有报道不足的方面,完全客观地反映中国现阶段发展的现实,让日本国民对中国有一个更深层的了解,这样才能慢慢地减少双方在感情上的摩擦,缓解两国国民之间的矛盾。这就是我的责任,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

  对外大传播:现在西方主流媒体也很关注中国,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渡边阳介:西方媒体关注中国主要是因为大家真正认识到中国的变化是全球性的,现在巴西经济好起来了,是因为他们跟中国的贸易多了,他们出口钢铁给中国,所以中国的发展带来的影响是全球性的。以前也这么说,但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认为那是暂时的,持续不了多久。但这两年西方媒体观察到中国的变化真的很大,而且是可持续的,所以他们就要亲自来看看。

  对外大传播:你们平时最关注哪些中国媒体?中国新闻的报道方式与你们有什么不同?如果援引媒体的消息,你们会用哪些媒体的?

  渡边阳介:报纸有《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国际先驱导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南方周末》等,期刊杂志类有《求是》、《人民中国》、《望东方周刊》、《三联生活周刊》、《新华文摘》等。尤其是《中国日报》,常常有独家的新闻,如中国农产品第一次出现进口比出口多就是他们最先报道的。在国际关系方面他们也有一些深度报道。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新华社快讯也是我们每天必看的。我们经常援引他们的消息。

  新华网、人民网和中国网的消息都很快捷,使用起来很方便,比如温总理记者招待会的文字材料很快就可以在这些网站上看到。

  在报道方式上,我们和你们也有些区别,比如:报道《反分裂国家法》,我们可能会先展示会场的画面,然后再把镜头切到台湾,看看马路上正在行走的台湾市民是如何反应的。当然,媒体离不开政治,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老百姓的生活好了,政治也正在走向民主。也许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新闻报道方式,总的来说,自由的媒体是有好处的。比如,国家有腐败问题,要想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媒体去给他曝光。

  渡边阳介是一位地道的日本人,高高的个头,言谈举止很文雅。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整个采访进行了一个半小时,虽然谈的都是中日关系的矛盾冲突,但气氛很和谐。

  离开共同社的办公室,笔者想了想,这些年反复出现在中日两国媒体上的几个词是:靖国神社、教科书、南京大屠杀、遗留化学武器、钓鱼岛等,围绕这些话题的激烈争论时有发生。

  《经济》杂志记者王建钢说:“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不应该年复一年地去刺激曾被日本侵略的国家。并不是中国媒体恶意丑化或者妖魔化日本,日本也应该反省一下,中国媒体左右不了小泉,更左右不了中国民众对日本的根本情绪。”的确,中日民间情绪的对立是客观历史的结果,有一位中国的传媒人说得好,历史可以原谅,但不可以忘记,更不可以篡改。

  总而言之,日本想要通过中国媒体改变中国人眼中的日本形象,除了相互间进行更多的交流外,还需要日本国内特别是高层自身的努力。

  附:日本共同通讯社简介

  日本共同通讯社(简称共同社)成立于1945年,是日本最大的通讯社。现有职员近2000人。它是代表日本国民的国际性通讯社,独立于政府,致力于为社会服务。共同社报道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各种新闻,并将之提供给日本全国各报社、民营电视台以及NHK等新闻机构,同时,该社将日本动态提供给世界上其他各新闻机构。它的加盟单位共有78家。全天发稿量为60万字左右。此外,它还办有英文国际传真业务,播发《共同传真快讯》,内容为当天的日报、日刊来不及刊登的新闻,以及《综合世界经济通信》,并出版各种年鉴。共同社总社设在东京,在大阪、札幌、仙台、名古屋、福冈设有支社,在各府县厅所在地等47个城市里设有支局,此外,在世界36个主要城市中设有总支局,在10个地区配备了通讯员。共同社和世界各通讯社携手合作,共同报道发生在世界各个角落中的新闻。

  共同社通过网络联机系统,将采访、编辑的新闻迅速地提供给各新闻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共同社的中文新闻网站“共同网”是日本主要媒体的第一个中文新闻网站。创办于2001年2月。除了双休日以外,共同社每天都从向全国各家媒体发送的1000多条新闻中挑选出一些进行翻译后发布到该网站上。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8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