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爱护美丽新家园华人移民有责
05/04/05    曾慧燕    世界周刊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947
入乡随俗入境问禁 爱护美丽新家园华人移民有责

中国古语有云:「入乡随俗,入境问禁。」随着北美华人新移民近年逐渐增多,一些北美人敞开胸怀接纳新移民,但也有一些人对华人移民成见日增,甚至酿成种族冲突及滋生反移民情绪,个中原因值得深思。

华人移民生活在一个新国度里,首先要「从我做起」,问法、知法和守法,了解当地习俗、风土民情、文化背景及行为规范,尊重当地传统、生活习惯和「游戏规则」,投入当地人的生活圈子,赢得别人的尊重和接受,才能站稳脚跟,无往不利。

可是,有些华人移民北美后,将在母国一些「不正之风」,也一起带到了北美,罔顾当地居民感受,我行我素,对于彼邦生活及社会,既不投入也不付出,坐享其成,美其名曰「大挖资本主义墙脚」。所作所为,为华人整体形象带来负面观感。

如果一个华人的某些做法令人反感,在美国人或加拿大人眼中,他们不管这名华人来自中国大陆、台湾还是香港,总之就是Chinese。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每个人都有公德心和起码的社会责任心,大家齐心合力建设美丽新家园,相信明天会更好。

*华人众生相影响形象

场景之一:一个在美国出生的ABC,跟母亲走在纽约华埠街头,边捏鼻子边问:「为什么只要是中国人的地方,都又臭又脏?」

场景之二:多伦多一间白人超市,一个华人女性在蔬果部挑选水果,把原本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樱桃翻得乱七八糟,拿在手上捏来捏去,反复挑选比较一颗颗已很圆润饱满的樱桃。旁边的白人顾客目睹这一幕,气愤地说:「怎么中国人买水果,好象是在挑选珠宝钻石?」

场景之三:一名华人女乘客在多伦多的公共巴士上,自己占着一个座位,旁边的座位则放着大包小包的蔬果食物。后面上来的客人越来越多,她不但丝毫没有将购物袋挪开的意思,还从袋中取出一个柳橙边剥皮边往嘴里送,然后将橙皮扔在车厢,完全无视车上乘客都在向她行注目礼,有的甚至一脸不屑。最后巴士司机拿过来一个垃圾桶,当众要求她把扔在地上的水果皮捡起来放在垃圾桶内。

场景之四:纽约超市,华人顾客在挑选盒装鸡蛋,把稍嫌小的鸡蛋挑出来,再把其它盒内大一点的轮番调换,直到全部满意才罢手。

场景之五:2004年休斯敦全侨健康日活动,吸引成千华人到场,享受一年一度的社区医药保健免费检查服务。活动刚开始,许多人一窝蜂拥到一些药厂设的摊位前,伸手索取样品和赠品,有的人甚至等不及工作人员打开头痛或风湿药品的盒子,就从对方手上整盒「抢」了过去。还有不少人提着药厂赠送的资料袋,到各个摊位「搜刮」样品,包括便条纸、原子笔、健康饮料及贴纸等,统统「一网打尽」。

场景之六:在纽约皇后区一间汉堡王快餐店,一名华人妇女以为周围无人注意,迅速把店中任意取用的餐纸和袋装西红柿酱全部搜刮一空,放入随身携带的手袋内。

场景之七:在旧金山一家麦当劳快餐店,一个四口之家,叫了四个汉堡,但只叫了一杯饮料,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全家轮流用那唯一的纸杯不断自助加添汽水。

场景之八:住在纽约皇后区新鲜草原的药剂师高杰夫,订了一份当天送报上门的世界日报,但只要他稍晚一点出门取报,报纸就会不翼而飞。另外一些世界日报订户都有类似遭遇,他们研判,其它族裔的邻居看不懂中文,自己的华人同胞嫌疑最大。

*超市吐苦水满满一箩筐

大纽约地区华人超级市场林立,以水果蔬菜新鲜、海鲜生猛、南北海味杂货齐全著称,但每间超市的负责人提到华人顾客的整体素质和公德心,几乎都有吐不完的苦水及说不完的故事。

纽约大中华超级市场负责人张利慧指出,在同行激烈竞争下,华人超市生意利润本来就很微薄,但有些华人顾客的做法「着实很过分」。他举例,华人超市出售的新鲜蔬菜一般提供客人任意挑选,但有的客人在拣蔬菜时,就拿「上海小白菜」来说,居然剥掉外层的好菜叶,光要里面的菜心。已经被人「动过手脚」的蔬菜,别的客人当然不会买,造成商家不必要的损失。

再如一打盒装鸡蛋,难免略有大小之分。超市最常见的现象,就是有的客人喜欢「以小换大」,将一盒盒的鸡蛋全部打开比对,将稍大一点的放到自己要购买的这盒鸡蛋内。有时超市促销,一元钱可买两盒一打装的鸡蛋,对商家来说根本就是蚀本生意,仍有客人将鸡蛋换来换去。如果盒中鸡蛋有破烂的,换一个完好的无可厚非,但如果全部换成大的,小的谁来买?正如十只手指也有长短。

最令商家苦恼的是,有些诸如木瓜、桃子、西红柿(西红柿)之类的水果,特别经不起拿捏,偏偏有些客人最喜欢「柿子挑软的捏」,一个熟透了的水果拿在手上又按又捏的,后果可想而知。张利慧就发现有些木瓜留下客人一道深深的指甲掐痕。

大中华超市目前已将连锁店开到外州一些地区。张利慧说,外州的华人顾客相对来说「素质较高」,可能与当地较多留学生和专业人士有关。目前大中华连锁超市以新移民较多的法拉盛的顾客「最没公德心」,例子不胜枚举。

如有人在海鲜部要了售价不菲的新鲜膏蟹后,可能临时改变主意不买了,便偷偷弃置在冷冻柜内。也有人挑了游水海鲜,已由超市员工帮忙杀鱼后清理内脏,却被偷偷弃置在某一角落。也有人喜欢自己动手挑选海鲜,为免弄污手,撕下超市的塑料袋作手套,挑完后却随手乱丢在地上制造人为垃圾。

超市的购物推车,经常被一些客人推走后随意弃置,每天都有推车遗失,后来业者被迫在出口处设置固定物才减轻损失。张利慧说,顾客来光顾,超市为客人提供方便理所当然,但客人用完后却造成业者损失,最离谱的是有的顾客竟然把车子推回自己家里。

令张利慧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幕,是有个华人女顾客挑选几毛钱一磅的的四季豆,将每一根四季豆都去头摘尾,光要中间的那一段。如此这般挑了差不多一小时,看得超市员工几乎气炸了肺。

张利慧说,做生意的人,视顾客是上帝和米饭班主,和气生财,除非万不得已不敢得罪。他一直教育员工,无论客人多么不对,都要尽量忍让,千万不要跟顾客吵架。但那次员工很激动跟他说:「老板,我实在看不过眼了,我宁愿被你『炒鱿鱼』都要吵架了。」

张利慧的做法是没有公开指责顾客,只是很客气地跟她说:「对不起,这样我没法做生意,妳将四季豆放回去吧,我不卖给妳了。」

*缺乏公德心处处可见

多伦多华人女作家冯湘湘说,多伦多华埠以脏乱见称,到处是「五颜六色」的污水,周围乱扔垃圾。她曾在白人超市看到一幕「华人众生相」:超市员工还来不及将手中新开箱的水果倒在摊位上,一群华人顾客立刻「冲」上去争相恐后在那小伙子怀中抢起来,害得他面红耳赤大叫:「Sorry,别抢,别抢啊!」

她指出,曾有加拿大白人向访问他们的华文报章记者表达不满:「怎么华人买水果好象选购珠宝钻石一样?」至于将货品标价高的贴纸「偷天换日」改换为标价低的价钱,更是司空见惯。

冯湘湘经常在公共场合看到华人大声喧哗,三个女人一个墟。有的华人女性喜欢张三长、李四短的,或者华人老太太口沫横飞跟同伴数落媳妇的不是。在搭地铁时,她也听到华人女同胞破口大骂婆婆「老不死」。她认为,这种涉及个人隐私的「家务事」,不应在公共场合谈论。

她说,加拿大人在公众场合说话都较小声,尽可能以不影响他人为原则。华人却不管任何场合,什么台山话、福州话、闽南话、广东话、客家话、上海话等各种方言全部出笼,而且声浪颇大,令人侧目。

她说,由于加拿大对单亲家庭非常照顾,个别华人家庭为了骗取社会福利,故意假离婚,由太太带着孩子以单亲妈妈身分骗取政府福利金,实际上夫妇俩仍在一起生活。不但不以为耻,还沾沾自喜跟人吹嘘「不领白不领」。

一些加拿大人曾指责有的华人打着投资移民的幌子移民,随即「拋妻弃子」返回原居地,留下妻小在加国享受免费教育,开名车、住豪宅,自成一族,不愿融入主流社会。

前多伦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姚船表示,有些华人以自我为中心,贪小便宜,吃自助餐时带着塑料袋有备而去,吃完后还要偷偷将食物「打包」夹带回家。

北美各地华埠市容,大多以「脏乱臭」出名,究其原因,许多都是人为因素造成。姚船说,多伦多「唐人街」商店后巷最常见的是商家乱丢垃圾,夏天发出阵阵难闻的狊味,路人只能掩鼻而过。

他指出,有的华人搭乘公共巴士没有养成良好的排队习惯,一有机会就想钻空子插队。有的在车上遇到熟人,立刻有他乡遇知故之感,完全忘记自己置身公共场所,即使一人在车头,一人在车尾,远远隔着那么多乘客,互相大声招呼。或在车上讲手机大呼小叫,似乎当车上其它乘客不存在。

有次姚船参加一个新产品展销会,看到有个华人家庭一家四口总动员,将展销会上参展单位赠送的小礼物装入塑料袋中一扫而光。参展单位一个白人工作人员看不过眼,上前干涉。那华人还理直气壮反驳对方,参展单位没有明文规定可以拿多少份赠品。姚船为自己的同胞觉得脸红。

有时超市为了招徕生意,特价限量购买某些热门货品。姚船看到一个华人老太太,为了贪图多购几份特价品,着小孙子在超市门口看守,一趟趟入内购买。由于目标太明显,路人纷纷摇头。

一间华人超市新张,生意兴隆,超市提供的停车场不敷应用,华人顾客把车子停到附近居民住宅门前甚至堵塞人家的车道,引发居民怨声载道,纷纷投诉,造成商家与附近居民关系紧张。

姚船强调,虽然加拿大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但不能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忽略别人的观感。他说,多伦多人常开玩笑,如果要知道这条街是否有华人居民,只要看看大门外是否有垃圾堆放就一目了然。多伦多卫生条例规定垃圾要在前一天晚上7时后才能从家中拿出来,但不少华人都没有遵守,只图自己方便,很早就将垃圾拿出街,沙发床垫等大件物品的弃置也是不守规矩。

姚船希望华人移民从小处着手,从我做起,抵制不良风气,遇事先反省自己有什么不对,不要动不动就指责别人歧视。

*庆北京申奥胜出主流不满

政论家苏赓哲自香港移民多伦多后,开了一间「怀乡书房」,在书店可以见微知着,映照华人顾客的公德心。他说有的华人女性带着小孩到书店看书,没有管束小孩的习惯。任由小孩在店中穿梭,一不小心就把店中附设出售的工艺品碰翻打碎。

已经宣誓入籍成为加拿大公民的苏赓哲,比较注意身分认同问题。2001年7月13日,北京以较大优势击败多伦多,夺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加拿大人普遍觉得失望沮丧。当天在多伦多,一些以中国大陆移民为主体的华人社团,在位于市中心的唐人街,开着车敲锣打鼓,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庆祝活动,导致许多加拿大人的不满。

加拿大最有影响力的广播电视新闻网CBC,当晚陆续接到不计其数的电话,群情激愤。有人在电话中说:「这些中国人是在庆祝多伦多输了,也等于是在庆祝加拿大的失败,但他们许多人却入了加拿大国籍。」也有人说:「他们来到我们的国家,我们为他们提供世界上最好的福利、教育和医疗保健。但当我们失败的时候,他们却上街庆祝。」

面对主流社会这些不满的声音,游行组织者坚持认为华人移民游行庆祝北京获胜,没有什么不对,所持理由是,「各人有各自的观点,你不能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头上,这里本来就是多元文化嘛。」

苏赓哲则在华文报章撰文批评这些大陆移民的作法。他认为多伦多落败,华人游行庆祝北京申奥获胜,会引发当地人的反移民情绪,并涉及到华人如何在加拿大生活及身分认同问题。

他强调,华人移民到别人的国家,要想得到当地人的接受,就必须顾及人家的感受。多伦多输了,正是加拿大人很难过的时候,华人移民大张旗鼓庆祝,而很多参加游行的人在申请入籍时都曾宣誓效忠加拿大,现在他们转而庆祝「多伦多落败」,难怪当地居民怀疑他们对加拿大的忠诚度,授人以柄,招来不满。

对此,冯湘湘颇有同感。她说,作为炎黄子孙,北京申奥成功固然可喜可贺,但生活在别人的国家,要考虑自己的身分和地位,不要一心只想坐满移民监,就立刻「打道回老家去」。

来自沈阳的移民沈淑婷,也批评游行伤害了大多数加拿大人的感情,她说,这种做法不妥。华人有了加拿大的居留权,拿了加拿大的福利,尤其是大部分人入了加拿大籍,就是加拿大人。大家可以私下吃饭庆祝,公开庆祝则无意中伤害了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心。

*华端口图书馆成了菜市场

纽约华人聚居出入的华端口,目前较具规模的包括传统的曼哈坦下城老华埠、皇后区的法拉盛华埠及布碌仑区的第八大道华埠,但都无一例外为人诟病「脏乱臭」。

其中曼哈坦华埠为纽约历史悠久的社区,下水道建筑多年,管道日久渐渐破损,加上华埠坚尼路上经常有大卡车经过,剧烈震动地下管道,管道外围的水泥剥落,堵塞水道。此外,华埠商铺林立,有些没有公德心的商家和住客,把食物和杂物倒入沟渠,日久造成淤塞。天气炎热时,街上出现恶臭。

尽管纽约市卫生局一再警告,华埠的下水道一旦严重淤塞,整个社区的环境将变得更恶劣,而且维修需时,届时可能会影响商户的生意,商户若贪图方便继续把垃圾倒入沟渠,得不偿失。与此同时,卫生局和清洁局还经常派员到华埠,取缔违规的商户,以示警戒,但情况迄未改善。

目前华人新移民众多的纽约法拉盛华埠的情况,比起曼哈坦华埠也好不了多少。纽约长岛大学教授、语言治疗师林慧冰提起法拉盛市容就摇头,对华人移民未能入乡随俗、入境问禁颇有微言。她说法拉盛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乱和市容脏,新移民缺乏公德心。她希望华人媒体负起教育责任,宣传公民意识。

另外,林慧冰最痛心「我们的公共图书馆变成了菜市场」。她经常带子女到图书馆看书、借书,在儿童图书部,常见大人吼、小孩哭或跑来跑去,与其它族裔聚居区域图书馆的安静气氛大相径庭,她还发现有的中文书籍经常缺页少张。

法拉盛世界书局负责人杨宗瑾指出,与书局有订书业务往来的皇后区公共图书馆,目前已不敢订购有关中文食谱的书籍,原因是不少华人读者看到「有所需要」,就偷偷撕掉这一页。这种损人利己、破坏公物的做法,导致这类书籍成了图书馆的「拒绝往来户」,于人于己都无益。

在华人社区,存在不少滥用政府医疗及社会福利资源的现象,包括许多拿现金收入或身为高薪高职的华人,宁愿让子女在学校冒充低收入家庭吃免费午餐,也不愿多花一元钱让子女自尊自重。至于骗取粮食券、奶票和社会福利金等,在华人社区更是公开的秘密。

在法拉盛街头,林慧冰对华人移民随地吐痰、乱丢垃圾最反感,人行道、街道遍布中文传单、废报纸。华人无论是穿著西装笔挺还是光着膀子,都照样「放飞镖」当街吐痰。本来,不可以把垃圾丢在街上,不可以把痰吐在地上,是文明社会最基本的公德心,但不少华人做不到。

另外,不少华人驾车人士没有养成文明良好的驾驶习惯,开车横冲直撞,遇到行人不但不礼让,还要按喇叭,转弯及改换车道不打灯。在法拉盛几个较多华人使用的公共停车场,不时看到华人为了抢停车位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林慧冰的丈夫魏明德是纽约执业牙科医师,诊所提供病患洗手间设施。有些华人病患如厕习惯非常不好,诊所的洗手间经常发生状况,诸如将骯脏的鞋子踩在马桶坐板上、将擦手纸扔到马桶内造成下水道堵塞、大小便不冲厕等。这是华人普遍欠缺公德心的典型现象。

*方便事尴尬点滴在心头

来自中国大陆的林小姐,觉得平生最难为情的一件事是初到美国不久,有次到一购物商场如厕,马桶坐板上溅了一些尿液,那时她还没有随手擦干净的习惯,冲厕后即打算离去。当时洗手间人多正在排队,排在前面的白人女士走到她刚用完的厕所前瞄了一眼,立即返回轮候队伍中。正在协助维持秩序的清洁女工奇而问之,对方告说原因,那清洁女工立即不客气的将已走到门口的林小姐叫回来「善后」。「当时我窘得恨不得地下有条缝让我钻进去」。

经此「惨痛」教训,林小姐真切体会到何谓「点滴在心头」。以后每次如厕,她都非常注意将身后的「点滴」擦拭干净,有时即使是出自「前人」的遗留物,她也一并清洁,免得后来者误会是她所为。

从事家庭理财策划的朱家伦,有感中餐馆厕所的卫生清洁度一直远远不如其它族裔的餐馆,曾经有意在华埠推行「厕所文化」教育,但中餐馆东主反应冷淡。至今,一些著名中餐馆的厕所仍非常落伍。

朱家伦强调,由厕所的一方天地,可以看到华人的格调究竟离文明有多远。华人的厕所文明必须要跟主流社会的厕所文明接轨,才能提高中餐馆的格调。有的中餐馆外表装潢富丽堂皇,菜色烹饪及服务水准也都不错,偏偏就是厕所落差极大,这是外族裔食客最重视的设施,不管他多么爱吃中菜,只要领教过一次厕所的「味道」,恐怕下次不会再回头。

他强调,人要自重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不要开口闭口就说别人如何歧视自己,一定要自我反省检讨,向主流社会看齐。

来自上海的维修技工何永余说,很多中国人特别是来自大陆的新移民,没有维护社区整洁和生活品质的观念,公民意识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随手乱丢垃圾饮料。其实一个城市干净还是脏乱,也是这个城市居民公德心的一个指针。有的新移民在大陆生活多年,受共产党教育,经常爱耍一些小聪明,贪图小便宜,自私自利。每逢华人社区举办活动,一些华人参加的目的是为了拿小礼品,有时甚至一窝蜂抢东西,没有礼品赠送就很难吸引更多人参加。

他指出,一些华人以为在美国「出人头地」就能融入主流社会,往往忽略人生真正的价值取向。每当遇到事情,只考虑自己的立场和权益,第一反应是别人出了问题,从来不反省自己作法是否有待商榷之处,这样就很容易产生不必要的冲突和对立。

何永余说,作为来自大陆的新移民,他非常幸运地遇到一位自台湾移民来美的叶姓好房东。去年,何永余因患急性心肌炎动了大手术,一时无法工作,房东主动让他欠了几个月的房租,还不断安慰他不要急着还钱。住院期间,他充分体会到资本主义的优越性,「美国是一个以人为本、把人当人的社会」,由此,他更加觉得大家都应该共同来爱护这个美丽新家园。

*冒充残障人投机取巧

任职洛杉矶一间华资银行的琳达指出,大多数加州民众出门必须靠汽车代步,停车问题成为日常生活一部分。持有残障专用停车证者,享有一些停车特权,不但可停靠在最靠近入门处的停车位,而且还可停靠在路边画绿线的限时停车位而不受停车时间限制,在路边的投币收费停车区域,还可免费停车。

正由于有上述种种便利,她认识的一些熟人朋友,常常投机取巧冒用残障专用停车证,包括向家人或亲戚朋友借用,或使用伪造的残障专用停车证,甚至还有人从跳蚤市场花二、三十元买一张假冒或捡到的残障专用停车证。有时他们到银行办事,琳达听到他们公开「交换经验」,这种「弄虚作假」的作风令她很看不顺眼,但碍于熟人情面,只能「敢怒不敢言」。

据指出,冒用残疾人停车证的个案近年有逐年上升趋势,成为执法人员扫荡和调查的目标之一。在华人社区,冒用残障停车证的情况屡见不鲜,往往一人因亲友有资格申请残障停车证而全家「沾光」,家庭成员独自开车外出,车上也挂一张残障停车证,享受残障停车的特权。

按加州汽车法规定,伪造文书申请残障停车证或滥用残障停车证,一旦被查获,将被吊销残障停车证。冒用停车证者,将面临250元至1000元的罚款,或六个月以下徒刑,或并处徒刑及罚款。

据洛杉矶市统计,去年停车执法人员开出2万9727张冒用残障停车位或非法停车残障专区的罚单,而两年前,洛市开出的罚单只有2万2487张,两年内上升32%,拿罚单者不乏一些贪图方便及小利的华人。

据残障权益团体指出,目前加州残障停车位僧多粥少供不应求,有些残障者苦候多时才等到残障专用车位,特别是发现有人好手好脚的,却「没良心地」占用他们的车位,更令他们忿忿不平。

加州公路巡警亚裔社区联络官田云汉指出,冒用残障停车位的情况层出不穷,执法单位人手有限防不胜防,但这是关乎公德心的问题,每个人的父母亲友都可能有需要使用残障专用停车位的时候,将心比心,他呼吁民众不要贪图一时方便而剥夺残障者的权利,明知故犯。

*享权利尽义务有待加强

喜欢音乐的冯湘湘,无论在多伦多出席大小音乐会,经常看到华人听众在演奏进行过程中高谈阔论,不关手机,用闪光灯拍照等,演出结束后音乐厅一片狼藉。

在这方面,纽约美华艺术协会会长周龙章感受最深。他经常主办各种艺术活动,对一些华人观众的素质确实「不敢恭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04年10月傅聪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演出,在世界知名的音乐殿堂里,一些华人听众没有遵守规矩,在傅聪演奏的过程中,不断用闪光灯拍照,甚至还传出孩童的哭声和手机响声,严重影响傅聪的心情和发挥。这不仅是不尊重音乐及艺术家,也是对观众的不尊重。

事实上,在以华人观众为主体的音乐会上,最常见的就是手机响个不停,听众不时交头接耳,随意穿梭进出音乐会。音乐会明文规定拍照不准用闪光灯,仍有华人不当一回事,即使工作人员出面干涉,亦无济于事。

新泽西州音乐教师何文指出,华人移民美国,追求在自由天地的个人发展和幸福,有些新移民往往忽略了公民应该注意的公共社会品质和习俗。他连续几年参加孩子们的钢琴演奏会,发现华人老移民和白人居多的音乐会,跟以华人新移民为主要的音乐会,观众素质有很大差别。前者较有教养,现场自始至终鸦雀无声,大家都静静聆听演奏,并对孩子们报以鼓励掌声,整个音乐会气氛特好。

但在新移民较集中的演奏会上,部分家长不停地聊家常、说笑,缺乏参加音乐会应有的礼仪及对演奏者的尊重。还有些家长待自己的孩子表演完毕,不顾音乐会还在进行,立即拉着孩子提前离场。

何文说,新移民应该给孩子一个好榜样,要努力克服从故乡带来的开会讲话的不良习惯。在音乐会上聆听演奏是一种音乐修养的提升。当家长的尊重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尊重自己的孩子,更是尊重自己。身在美国,就要融入文明,建立约定俗成的社会公德心。

他强调,美国的自由,离不开公民的自律精神。每一个新移民,应具有维持社区生活品质和社会道德必不可少的自律精神和责任感,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尽到义务。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6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