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要鞭笞又想利用-中国反日人士看境外
05/03/05    侃大山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4620

以“反日”为主题的“中国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进行政治表达”的活动--其实早就已经结束。其中“中国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进行政治表达”是这次活动策划组织者们约定的“关键词”,说得不多,做到了,很神秘,而当局依然想在知名度较高的“保钓”或“爱国”网站找突破寻找“幕后”组织者,肯定会被证明找错了地方。

不过,令这次活动的策划组织者们跌破眼镜的是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他们想象中那些会把“人权、自由、民主”这些理念根植于思想深处的境外媒体和团体,应该会注意到“中国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进行政治表达”才是这次“反日”活动的焦点问题,而并非“反日”。毕竟,在这此活动中,中国人真正冲击和面对的是自己政府当局不准许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表达任何政治意见,面对的危险也是自己政府当局的压制,至于对于日本政府,中国民间除了表达以外,虽然表达完全是真实的,却并不能,也没有指望要起什么作用,对日本政府能够起作用的,目前还是中国政府,并非中国民间的表达。

当然,说“反日”并非这次“反日”活动的应该引起注意的焦点问题,并非说“反日”的政治表达并不真实,反日是政治的中国民间的政治意见,这一点不能否认,我们只能说,“中国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进行政治表达”在寻找突破口的时候,选择了“反日”这个主题。

然而,这次活动的策划组织者们错误地估计了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大部分因为对“反日”这个政治意见的立场与中国民间人士的政治立场相反,纷纷表现出“政治高于人权”和“政治意见高于自由民主”才是根植于思想深处的意识。这给中国民间政治活跃人士和海内外的人权、自由、民主人士敲响了一次警钟--他们不见得是中国人权、自由、民主运动的可靠同盟。

我们是否注意到,本来不准备用词汇来直接对外表达“对抗中国政府”的反日活动策划组织者,在遇到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的一片谴责声之后,试图把话说明白一点来改变这一状况,但效果并不显著--他们又一次看到了境外天天主张在中国进行“人权、自由、民主”运动的境外媒体和团体,“政治高于人权”,“政治高于自由、民主”,于是,各种各样的怀疑,各种各样的结论,可能会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造成境外这些“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对中国民间,尤其是对中国的大学生们和在中国的主要城市受教育较高的城市市民中,丧失他们的影响作用。在这个问题上,在美国的《多维新闻》和中国民主正义党似乎有点鹤立鸡群,他们由于明确支持这次的反日活动,积极刊发有利于说明这次活动在人权、自由和民主方面的重要、深刻意义的文章,吸引了许多注意力,相信这一家新闻媒体和一个拥有一个海外民运门户网站的民运团体,在中国大学生和主要城市市民中的影响力会大幅度增加。

如果说其他大部分境外的“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在对待反日活动的立场和态度令反日活动的策划和组织者们失望的话,后来继续发生的事情可以说令人反感了。之后,上海《解放日报》发表了对这次活动进行定性的社论,当局开始逮捕、追查、和三令五申予以禁止之后,有人不得不在事实面前改变调子,但为了推卸责任或者掩盖无能,非要把反日活动说成是当局担心“变成”反政府的力量,坚持反日活动一开始是“当局操纵”之说。其实,点破这个问题可以用非常简单的一个问题来说明:谁见到了反日示威游行的人打过自己单位、学校或团体的旗幅?这与其他以往的任何一种自发或政府组织的活动有明显的不同,而这样的自发的大规模民间政治活动,究竟与日本有直接冲突,还是与自己的政府当局有直接冲突?当然,“政治高于人权”和“政治高于自由、民主”的人一叶遮目不见泰山也并不奇怪,不过,中国计算机网络用户的数量既然已经是世界第二,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受教育比较高的层次的人,对人权、自由和民主观念的理解并不差,也许超过西方,也许我们还可以肯定,这是因为希望得到的人要比已经拥有的人会更加努力地深究。

还有一个更加令人反感的事情继续发生了,这就是虽然口头上不承认,实际上已经肯定和相信了中国的反日活动确实是民主自发组织的,而且从一开始主要面对的是“对抗政府”的实际问题,境外那些媒体和团体真的“变”了,“变成”了试图要引导反日活动按照他们愿意看到的方式去和政府当局冲突。这就是从鞭笞到了要利用的转变。

对于反日活动的策划和组织者来说,从来没有说过他们与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包括“反共”团体之间不可以相互利用,但要“利用”,也就必须是“相互”的,而不能是当方面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当局利用中国的老百姓,利用是单方面的,不是相互的,但共产党却是心口如一地利用,境外“人权、自由、民主”媒体和团体想对反日活动的利用,却不是心口如一的,从人心里接受的科学角度来说,人们肯定是更加排斥后者。

早就由反日活动的一个显然是主要策划者和组织者“艾克斯”在境内外宣布了416和417如果成功,不存在什么“之后”的活动。他在文章中说南京为什么不会有5.1反日示威游行的时候提到:“南京学生力量不够,我们消息说外面有人指挥打‘三民主义’牌子的团体准备向南京集结,还要质疑老共没抗日,去中山陵纪念国军抗日什么的,七嘴八舌,怕学生顶不住他们的这种破坏,推到5月1日,就是取消的意思。16、17其他地方行动了的话,当局不会让5月1日再有人动了。老共不傻。”

不过,从睡梦中醒了以后还想赖被子的某些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却希望5.1中国继续有事,策划组织者决定撤并且公开说了,他们却不愿意相信,他们要按照他们的意思来“利用”,这又不是“相互”利用,而是单方面想利用。把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中国的大学生和主要城市受教育较高的市民当傻瓜吗?利用不成,本来就不可能也不在计划之中的5.1反日示威游行,于是“没有发生”也成立话题,算不算是叹息呢?

本人只有一个向境外“人权、自由、民主”的媒体和团体”的建议:如果你们不是想单方面地利用中国的老百姓,那就按照“人权、自由、民主”的理念来分析判断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们只是想单方面利用中国的老百姓,当然,无论政治上是否符合你们的心意,只要不是你们能够掌握和引导的,你们都不会支持--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中国的老百姓,谁稀罕你们!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5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