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没有资格批评中国反日示威出现暴力
04/30/05    狗狗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3464

我是个百分之百的美国的崇拜者,人家管我叫“美国狗”,我对此觉得无上荣幸。所以,美国说什么都是对的,这就是我。

美国的媒体,全世界最有影响的美国民间媒体CNN,美国政府资助对全世界广播的广播网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是我日夜百看、百听、百读不厌自由新闻媒体。

通过认真学习,我了深刻地解到,中国民间游行示威抗议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关于侵华历史的内容是不应该的,中国人是没有资格的,这是因为中国自己的政府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也不尊重。

我完全接受美国CNN、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所持的立场和观点。

因此,我要以我强烈的声音告诉美国,美国人不应该、没有资格批评中国民间反日游行示威中出现暴力,这不是因为日本民间反中示威也出现暴力,而是美国--自己民间的游行示威出现的暴力情况更加严重。我是美国狗,我什么都学美国思维。

请看:

1992年4月29日美国洛杉矶暴乱

1991年3月3日,4名洛杉矶警察局的白人警察,在210号公路发现一辆由黑人青年酒后驾驶的超高速车(时速100英里以上,当时允许的最高时速为65英里)。在追捕过程中,黑人青年罗德尼·金不仅拒绝停车,被拦截后还拒捕,被警察暴力殴打制服。而同车的另外三人因为配合警察,没有受任何皮肉之苦,其中也有两名黑人。

那已经是午夜以后了。一辆车偶然经过这条210号公路。驾车人发现,在黑漆漆的公路边,强烈的车灯前,有4名白人警察正在殴打一名黑人。这名过路人并不是一个新闻记者,他鬼使神差地操起车上恰好携带的摄像机,对准了他所看到的景象。

于是,这短短83秒钟的录像,此后不仅成为美国最轰动的新闻录像之一,而且多次出现在全世界的电视机屏幕上。在此后的整整一年里,美国人不断地在电视中重复看到这段录像,并且耐心地等候着判决结果。殴打事件发生后,4名白人警察很快以攻击罪这样一个刑事罪被起诉,在地方法庭受到审判。

1992年4月29日下午,以白人为主的陪审团宣布了他们所得出的4名警察被告“罪名不成立”的结论。黑人们认为,白人警察出于种族歧视借机殴打黑人,以白人为主的陪审员又无视录像所反应的警察犯罪事实,蓄意偏袒白人警察,宣布他们“罪名不成立”。

这一判决结果出来仅一个小时,立刻引起洛杉矶非洲裔居民的强烈不满,忍无可忍的黑人群众奋起反抗。他们聚集在洛杉矶市中心进行示威,随后示威就演变成一场当局无法收拾的暴乱。

一开始,只是有一些黑人孩子向过路的汽车扔酒瓶。然后,就有人截下了两个白人的汽车,把他们拖出来殴打。接着,在洛杉矶的佛罗伦萨大街和诺曼底大街交汇处,一架直升飞机的现场拍摄和电视直播,致使在全美国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一个36岁名叫莱吉纳德·丹尼的司机,被拖出他所驾驶的集装箱卡车,5个人不仅围殴他,并且用灭火器砸他的头,企图致他于死地。最后,居然还不忘偷走了他的钱包。此时,暴乱和毁坏开始蔓延。

泄愤的殴打在不少地方发展成为由帮派少年参与的肆意谋杀。那天晚上,一名记者的车就被一群帮派的黑人少年拦下,他们不仅砸他的车,还试图把他拖下车。当时他系着安全带,一个少年拖了几把拖不下来,不耐烦了,掏出枪就给了他三枪。

而且,理应是愤怒的场景似乎很快变成了一场狂欢,人们发现了抢劫的乐趣。于是,记者所拍到的已经不再是愤怒的脸庞,而是那些提着大包小包从超级市场破损的大门里出来的人。在整个暴乱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中,还包括两男一女坐在一辆不知是偷来还是抢来的车里,然后当场享受超速飙车,造成翻车死亡。

说是“暴乱”,但是没有任何组织,全是一些散民,里面还有大量的所谓帮派青少年。他们从愤怒地砸汽车、砸政府机构的玻璃开始,直至人身攻击,纵火,对各种商店全面抢劫,造成大规模的破坏和伤害。当清理财产损失的时候,人们更是惊讶地发现,有近一半因烧掠而受到损失的,是与这场审判的种族纠葛毫不相干的韩国裔商店。通过各方面的访问和调查,完全有理由相信,有相当一部分黑人对亚裔的不满甚至敌意由来已久,这次受到攻击也许并不是偶然的“误伤”。

还有,暴乱主要发生在洛杉矶的中南区,该区有大量的黑人住宅和相当数量的黑人经营的企业店铺。大火一起,便无法控制,也就有黑人住宅受到波及的情况。但是,在普遍的放火和抢掠中,尽管黑人经营的企业店铺纷纷挂出“黑人经营”的牌子,以期使自己可以区别于白人或亚裔,求得免于烧掠的下场。但是,根据调查,这样的标志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起任何作用。他们对肤色相同的同胞,并不“手下留情”。

黑人们先抢后烧,整条街的韩国商店在这次暴乱中付之一炬;而中国人、日本人等东方民族则因貌似韩国人也遭池鱼之殃。这场暴乱的激烈和混乱程度,使人们至今还觉得不堪回首。

经历了这样一场风暴之后,许多业主因对这个地区不再有安全感而选择离去。一名店主对记者说,“我是黑人,我以此自豪,我也爱我的黑人同胞。可我也是一名业主,我还必须养家。我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黑人业主尚且如此,其他人的疑惧就更可想而知了。看着那些废墟,宛如一座座黑色的纪念碑……没有人否认,这场暴乱的起因是先前那一场审判的结果。

在这场短短几十小时的暴乱中,洛杉矶暴乱已变成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幕——造成55人死亡,2300人受伤,12000人被捕,此外还有1100多座建筑物被烧毁。直至美国军方派出军队镇压,暴乱才平息下来。

随后,在美国南方的亚特兰大市,也相继爆发了类似骚乱,只是影响较小。

4天后,经统计,这场暴乱给洛杉矶这座全美第二大城市带来了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与美国民权团体的积极呼吁下,故意施暴的4名警察最后均被开除,被殴打的黑人青年罗德尼·金也获得了380万美元的和解赔偿金,这才逐步平息了民众的怒火。

与此同时,虽然4名警察在地方检察官的控告中被判罪名不成立,但是,这次控告依据的是属于州法部分的刑责。联邦政府的检察官认为,有充分理由控告他们触犯了属于联邦法范围的民权法,就是他们作为政府执法人员,由于执法过度,侵犯了洛德尼·金的公民权利。所以,在联邦法庭立即又展开了另一场审理。

又经过将近一年的审理,联邦法庭的陪审团得出了4名警察中两名违反联邦民权法有罪,另外两名无罪的结论。这个结论似乎使大多数的人都感到满意。宣判之后,森严戒备的洛杉矶警察都松了一口气。历史的一页似乎就这样翻过去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3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