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会”对抗中共是人权民主运动
04/27/05    尹泽兴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5198

Yin Zexing“反日”,作为一种政治观点的表达,在中国并不需要冒险,中共政府不会因为谁公开表达“反日”的政治观点而逮捕谁,相反,中国政府的传媒和官方谈话和民间的“反日”基本上是一个论调。

但是,在中国“非法游行集会”却是一种很冒险的行为,虽然我们看到警方在“非法”的“反日”游行集会发生的时候相当客气,不过人们应该想到当时法轮功包围中南海的当天中共警方还要客气,这种“客气”,一点也不足以说明中共政府的官方立场和态度,中共总是秋后算帐的。

在中国,要煽动群众表达“反日”并不需要民众,民众对日本政府的不满普遍、长期存在,政府也一直在煽动民众对日本政府的不满。因此,民主自发组织反日游行示威,并不需要煽动“反日”,“反日”情绪是现成的,要民众选择冒险地参加政府一再强调属于“非法游行集会”,才需要“煽动”,因为参加中共政府所指的“非法游行集会”就是与政府对抗,参与这样的对抗是需要有冒险精神的,参与者其实都为自己“违法”会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有准备,选择“反日”为这一阶段的政治表达内容,则是一种谋略上的安排,目的是把可能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小。

因此,反日示威游行的关键,从一开始就是“煽动”民众对抗政府不准“非法游行集会”的规定。因此,中国出现的反日示威游行,一开始就是一种采取了另一种形式出现的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而不是什么之后政府感觉不对而有可能“变成”一种与政府对抗的运动。

也许,这一场巧妙的大规模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一开始就遭到误解,不是遭到中共政府的误解,而是遭到了那些支持中国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的人的误解,误解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反日”,因为有些人“政治挂帅”,“反日”触动了他们敏感的神经,他们根本不从这是另一种形式出现的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在中国大规模地出现去思考理解,结果这场自1989年之后15年来,好不容易才出现的冒险冲击中共政府禁止群众自发组织集会游行表达政治观点的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几乎得不到西方自由媒体的支持,也得不到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正面关注,相反,这场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得到的是策划与参与者所没有预料到的西方自由媒体的负面报导和指责,不少媒体或者专家一开始还想当然地把这场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贴上了“中共操纵”的标签。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参与这场采取另一种形式出现的人权、自由和民主运动的中国学生和民众对西方的反应大失所望,西方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深刻反省,西方立即亡羊补牢也许为时还不算晚。希望西方媒体的某些人不要固执己见坚持在错误的基础上修修补补,希望台湾政府、海外中国人权、自由和民运团体和机构不要因为对究竟是谁策划的这场运动摸不着头脑而横加排斥与诋毁,这类做法无疑帮助了中共继续和加强其违反国际基本人权准则的独裁统治。

需要改正错误的人们,请从正面关注上海被捕人士汤晔的人权开始--在中共实质上禁止民众自发组织游行集会表达政治观点的状况之下,汤晔自觉或不自觉地传播游行集会的消息虽然“违法”,但这种“违法”也只是违反了中共的恶法,从人权和正义的角度,汤晔的行为完全正当。请大家立即行动,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释放汤晔。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0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