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特赦上海抗日过激分子
04/27/05    陈永苗    新世纪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714

1919年5月4日,参与游行示威的北大三千多名学生,怒火冲天地冲进了北洋军阀政府交通总长财政总长曹汝霖的住宅赵家楼。学生们在曹宅放了火,并且痛殴了章宗祥。后来学生三十二人被逮捕。这个影响到今天的“火烧赵家楼事件”,由于它是五四运动的一部分,因此随着五四运动的胜利而胜利,被逮捕的学生全部被无罪释放。

这一幕最近频频发生。在最近的民族主义抗日大潮中,各地都发生了过激行为。据《解放日报》报道,4月16日上海市部分学生和群众在市内部分路段举行涉日游行示威活动时,少数过激分子趁机乱扔石块、打砸店铺。日前第一批16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6人被治安拘留。

爱国主义不是流氓的庇护所。不管如何义愤,在游行中不能允许侵犯他人财产权和人身权利。这是底线,在底线以上,可以自由行动。不能拿“爱国无罪”为这些过激分子作无罪辩护,如果我是他们的辩护律师,只能辩护说罪无可逭,情有可原。

五四运动中被逮捕的学生全部被无罪释放,是民族大义所在,尽管程序瑕疵很大。1919年梁漱溟先生冒天下之大不韪,认为必须对北大学生中的纵火犯提起公诉,然后在法庭上特赦。他说无公诉,不足以维持法治尊严,无特赦,不能体恤学生的爱国热情。我坚决反对严惩反日过激分子,因为严惩会被爱国者看作是反对爱国。所以我呼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特赦上过海反日激分子。

陈永苗

2005年4月27日 五四运动86周年前夕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30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