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四二五社论称反日示威有黑手
04/25/05    亚洲时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7743

近日,中国中央政府全力为反日情绪降温,在这敏感时刻,地方政府理应响应中央报告会精神。可是,上海官方媒体竟然发表文章,挑□怀着一腔爱国热诚参与示威的上海市民。因此,有一种意见认为,上海这一招叫“明制止示威,暗火上加油”。

日本文部科学省4月5日通过由日本极右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主导的《新历史教科书》,《新历史教科书》把日本与中国之间的历次战争都归咎于中国,甚至否定了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另外,中日双方在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上存在争议,但日本政府却在4月13日决定开始办理授予民间企业对东海“中间线”以东油气试采权的手续,让中日关系雪上加霜。

在这连串事件激化之下,包括上海,杭州,深圳,广州等数个中国城市4月16日都爆发新一轮反日示威。基本上中国各市大抵可以保持示威者的秩序,唯独上海市有部分示威者向日本驻上海总领使馆砸石头,投掷鸡蛋和胶水瓶。结果日本借此发难,要求中国道歉赔偿。

经过此事,据称上海市委遭到中央方面的责难。

对于这样狼狈的结局,有关方面似乎有人并不服气。上海官方的《解放日报》在4月25日竟然发表评论员文章:“大量事实证明,最近发生的非法游行,不是什么爱国举动,而是违法行为;不是什么群众自发的举动,而是有着幕后的图谋。”

骤眼一看,不少读者都以为是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的“四二六社论”又再刊登一遍。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社论认为学潮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这一定性如火上加油,激起北京一二十万学生上街抗议、百万市民夹道欢送。“四二六社论”一下子激怒学生,学潮急剧升级。

因此,有一种意见认为,上海这一招叫“明制止示威,暗火上加油”。

众所周知,中国中央政府近日大力为反日情绪降温。中央政府近日着各地方政府举办报告会,由外交部官员讲解中日外交形势,并呼吁党政军干部“不要参加未经批准的游行等活动”。中央在肯定大家的爱国热诚之余,又要求各单位跟中央配合。

但是,就在此关键时刻,上海官方故意污蔑示威者的爱国热诚,这肯定会让曾于4月16日参与游行的上海民众不满,如此一来,要上海民众收拾心情,返回日常工作就更加困难。

事实上,上海官方不会不知十六年前的“四二六社论”激起极大民愤,结果学潮不单没有缓和,反而不断扩大。1989年4月25日,当时的中国总理李鹏,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和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到邓小平家报告学潮的事态。李鹏全力指控学生搞动乱,结果邓小平下令把学潮定性。当天,北京市委立即按邓的指示起草《人民日报》社论,题目就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这篇社论在4月25日在中央电视台全国新闻节目上多次播放,4月26日在《人民日报》发表。

容易引起联想的是,十六年前的“四二六社论”跟今年的上海“四二五社论”竟然只是相隔一天;只是当年的北京市委如今变成上海市委。

更加奇怪的是,若如四二五社论所言,真的要找出所谓的“幕后的图谋”,恐怕结果会让上海市政府十分难堪。有读者向亚洲时报在线报料指出:游行当天,上海公安对游行者出示一幅游行路线指示牌。那指示牌明确写着“步行行进路线”。虽说上海公安事前发手机短讯,通知市民必须事先获得批准,才可举行示威游行,但看来上海公安对未经批准的示威还是比较宽容,甚至对实际发生的游行默认了,但表面上却维持着不予承认的态度,于是指示牌是“步行行进”而非“游行行进”。上海公安既大力协助这些“图谋”,铁证如山,中央政府似乎应先追究有关责任人等。

形成对比的是,4月25日,中共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全国宣传部长座谈会上强调,“宣传思想战线要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把做好维护稳定的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作为一项重要职责”,他又特别指出:要“倍加珍视团结”。由此看来,上海不是跟中央暗地对抗是甚么? (张小炳)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28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