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数学老师的尴尬
04/24/05    艾忠华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335
附:《美国之音》中国教科书篡改历史比日本更严重 »
--反驳某些外媒对中国反日示威的刻薄

这是从我的亲身经历,加以夸张,加以延伸,为的是反驳某些外媒对中国反日示威的刻薄。

小学一年级就一个班,班主任刘老师是个数学老师,她的儿子小名叫“鱼头”,正好也在这个班级。我们这个班,孙晓明的数学成绩最好,陈艳艳第二,我第三。“鱼头”的数学课成绩总是全班最差。

那次开家长会,孙晓明的外公带头给刘老师提意见:

“刘老师,我说你不对。你向我家晓明的父母告状,说他数学成绩好了就骄傲自满,上课讲废话,经常说同学是笨蛋,害得我们家晓明回家挨了父母的骂。我说啊,刘老师,你是嫉妒我们家的晓明吧?刘老师,你看看自己儿子的数学课是什么成绩,你有资格对我们家晓明说三道四?”

孙晓明的外公带了这个头之后,陈艳艳的母亲接着也给刘老师提意见:

“刘老师,我家孩子这一次数学考试成绩99分,你扣了他一分‘卷面整洁分’,否则她和孙晓明同学可以并列第一的。刘老师,你这样做很打击我家孩子的自尊心啊!刘老师,平心而论,如果你给自己的儿子也扣‘卷面整洁分’的话,相信他就不及格了。刘老师,你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我父母在外地,奶奶卧床多年,也就小学五年级的姐姐算我的“家长”出席家长会。她一看别人的家长向老师提意见,她也不闲着,站起来就说:

“我觉得最骄傲的是‘鱼头’,他和我弟弟同桌,我弟弟很愿意帮助他,可是他不懂的从来不问,我弟弟主动想帮助他,他还嫌我弟弟烦。所以,刘老师在批评刘晓明骄傲之前,首先应该解决自己儿子的这种骄傲问题。”

刘老师对这些批评,都一一表示了接受,家长会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鱼头”有不懂的数学问题真的都向我请教,我都很耐心地告诉他。他的成绩开始有了进步。

又后来,“鱼头”问出来的问题,我有的不明白,我只好请教刘老师,刘老师告诉了我之后,我再去解释给“鱼头”听。

再后来,问题复杂了,有的问题我虽然自己知道怎么解答,可是要我解释给“鱼头”听,我表达不了。刘老师发现了之后,就教我如何表达得能让别人听得明白。

我问过刘老师,为什么她不能耐心地教自己的儿子,而这么耐心地教我,她说:“我那儿子我教不了他。”这话我当时没有明白。

小学毕业那年,全县统一考试,数学成绩,我和“鱼头”全班并列第一,都是满分。刘晓明因为交快卷,结果整整一页试题没有做,排名就别提了。陈艳艳呢?她考试作弊,被负责监考的体育老师抓出来,她反咬体育老师从她的宽松的袖口偷看她,虽然她妈妈那天晚上带着她找学校吵了架,学校同意不按作弊处理,但可怜的陈艳艳那天夜里吞农药自杀身亡,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关于某些外媒对中国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反日示威的刻薄批评,我的反驳到此为止。我的反驳,也可以供中国政府参考借鉴。后面附上《美国之音》的一篇报导,我该说的,应该都说得很清楚了。

附:《美国之音》中国教科书篡改历史比日本更严重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26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