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术与战略角度谈民主运动的运作
04/19/05    郑海莲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768

据朝鲜日报报导,2005年4月18日下午5时,北韩驻北京大使馆1举行了紧急记者会。各国媒体驻北京记者听说北韩大使馆要举行异乎寻常的记者会,估计就北核问题或六方会谈有“重要新闻发布”,就急忙派记者前往。韩国和中国外交部也急派职员前往。

到预定的记者会时间过20多分钟后,2002年脱离北韩回归日本的日本女人平岛笔子(北韩名安必花)与3名北韩大使馆人员一起出现在会议室。平岛说:“我是被一个陌生男人劫持而去日本的,下定决心回到有子女生活的将军的怀抱中去。”北韩大使馆人员用汉语和英语做了翻译。平岛把准备好的发言稿念完就突然站起来举起双手喊:“金正日将军万岁!”记者会到此就结束,也没有接受记者的提问。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肯定,安必花在北韩的子女受到了威胁,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安必花脱离北韩之后对于自己受到的待遇感到失望。不过,从这个例子,我们应该想到另一个问题:无论是韩国、日本政府努力使安必花脱离北韩,还是北韩努力让安必花回到了“将军的怀抱”,两者都是雕虫小技,都是战术方面的动作。

通过直接参与中国民主运动,我了解到,先不说对或错,只说有和没有,中国民主运动有战略眼光的不多,而在战术上对一些雕虫小技自我很欣赏的,很多,而且也有自己的跟从者。作为我来讲,我并不知道怎么来说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问题,但我知道,中国民主运动没有清晰的的大战略,只是在战术上打转转,肯定是不行的。

前几天我感冒,朋友给我一种感冒药吃,我虽然多睡了点觉,多出了点汉,可是那中药对治好我的感冒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知道,下一次我在感冒,我想要另一种敢冒药,就是不知道哪种药更好,我也一定要试试新的,与此同时,我想到了要锻炼身体,增强抵抗感染敢冒病菌的能力。我的关于战略和战术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22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