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避免的中国之崛起
04/17/05    化外    天下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842

过去二十年里中国在崛起,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除了自由民主人权等方面以外(这些方面的进步程度有争议)。

我这里要说的是今后五十年中国的崛起是必然的,或者说无可奈何的,任选一词。五十年之后,中国总体经济、政治、军事实力将足以成为超级大国俱乐部的两三个成员之一。

没错,你们说的都对,那时候中国人均指标也许还是第二世界水平,政治上甚至可能还挂着共产共妻的牌子,喝汤恐怕也还是稀里哗啦嘬嘴弹舌,社会可能动乱,打台湾必然招致国际制裁,银行可能崩溃,水源耕地独生子,印度美国俄罗斯,贪污假账三角债,萨斯爱滋血吸虫,短期内各种危机都可能发生。但这些都不改变结论。

1.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根本动力

中国老祖宗说人心叵测,换现代语言,就是个人短期行为很难预测。但扩大到社会层面,有空间的统计平均,规律性就比较强了,所以才有现代政治学、社会学、管理学和无穷的官僚机构。而社会的短期行为还是随机性很大。如果把时间景深推远一点,一时的冲动惶惑条件反射无条件反射被冲淡,理性行为有机会显现,某些规律性反而可能比较强。

中国二十多年改革开放,有成有败一波三折,但最根本的成功不是人们津津乐道或者切齿恨声的GDP、股市、手机、加工业,而是

十三亿人的

心活了。

这里的断句不是故弄玄虚,而是为了强调两个重点:一是人口多有天生优势,一是人心人欲如洪水猛兽,门一打开就再也关不上。

2.人欲横流浩浩汤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华夏文明五千年,难道人心从来没活过?

没活过,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个朝代动辄几百年?至少从盛唐以后,中国人对外面的世界就永远地失去了兴趣。先是鄙视(所以叫蛮夷),挨打也还是鄙视(金夏元),晚清以下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继续鄙视有点难度,于是中国社会对外态度分化为两个极端:一是埋怨自己忘本,老祖宗其实还是最牛;一是崇拜老外,老外为什么牛?他们是老外啊。这些人开始也许会主张拿来主义,但拿来之后发现行不通,便摊手耸肩道:看见没有?老中就是不行。

救国志士们两百年前开始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先进经验先进思想,唯有一样大家不约而同千方百计避免引进:外国先进物欲。

万恶的四人帮和英明领袖华主席倒台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想象不到人的日子可以过得多么火热多么富足多么放肆多么荒唐。我们不贪不嫉不抢钱杀人,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无知(嗯,放心,咱跟老外说"纯洁"),没有被诱惑过。

现在隔壁二狗子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物欲不是目的,只是变革的契机。中国两千年儒家价值观加科举精英官僚、开明专制和早期先进农业经济,造就了一个超稳定、超惰性封闭社会。除了暴力革命之外,恐怕只有物欲才有足够的力量让中国社会活起来。

人的欲望和创造力、个性一旦被唤醒,就象把一对孤男寡女关在了斗室里,予以时日,剩下的就不用操心了。

岂止不用操心,挡都挡不住。

确实,人民群众很愚昧,加上人的傲慢,经常犯错误而且吃N堑不长一智。但是欲望有个好处:它是理性的。与此相反,"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孔融让梨"和"刘文学大喝一声狗地主你敢偷公社的辣椒一个箭步冲上去夺过篮子说走我要抓你去见书记"都不是理性行为。

理性行为可以预测,不会胡来,不会自我毁灭。可以预测就可以提前应对,所以糟不到哪儿去,而且从理论上讲最终可以达到平衡态。

贪污为什么比过去的全民运动阶级斗争灵魂深处闹革命好?贪污是理性行为,只要在贪污之余顺便把事情办成了,对社会来说就是好事。剩下的问题只是如何健全立法司法体系,套用数学术语,这是个“可解问题”。而红卫兵揭发老爸说毛主席坏话是非理性行为,是不可解问题。

现在中国的小孩子很喜欢上网嚷嚷打台湾打日本打印度打美国打俄罗斯打菲律宾印尼赤道几内亚,爽呆了。但是上网还是用56k猫,不爽,所以要念书工作赚钱。几年过去,狂妄无知的爱国军事发烧友变成了上班族,老婆汽车加按揭,打谁呀打,打工吧。

理性的魔鬼也许没有头脑发热的天使那么可爱,但对长期过日子来说还是比较靠得住一些。前者你可以跟他斗智、谈判、契约,后者说不定哪天就给你逼疯了,好心办坏事把你整死了,你还不知道找谁打官司。

人心人欲之不可阻挡,最好的历史证据是欧洲的文艺复兴。从文艺复兴到今天,西方世界连年战乱,殖民争夺,颠覆谋杀,两次世界大战,直到核威慑一战可以毁灭地球,如果你把自己放在当时而且只看一步棋的话,那么结论必是时时刻刻都有可能终局。欧洲文明至今不衰而且风靡全球,对这位业余九段来说完全是奇迹。

我们的棋手之所以是业余“九段”,是因为他看到了此时的所有问题和潜在危险。之所以是“业余”九段,是因为他没看到根本:文艺复兴的根本成功不是油画音乐小说,而是把人心从中世纪政教合一的暴政和愚昧的双重枷锁中解救出来了,唤醒了人的欲望,释放了人的个性和创造力。

过去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就是中国文艺复兴的起步。

也许我这样说只是因为我多年没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了。但文艺复兴是中文翻译,译得很蹩脚,原意并非局限于现代日常意义上的"文艺",而是文化革命、人性复兴。

3.中国人民不会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中国文艺复兴走到现在,是不是已经跨过临界点,积攒了足够的惯性,踏上了不归路?

严格地说,这个问题除了年近古稀的事后诸葛亮之外谁也不可能完全肯定地回答。

但我认为,时至今日,能够逆转中国崛起之大势的力量在理性范畴之内几乎不存在,除非盲目发展造成中国生态环境毁灭性突变。换言之,除了小行星撞地球、毛主席被克隆、布什修宪任命自己为“终身教主总统”之类的突发事件、不可抗力之外,中国之崛起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批评家注意,本文由此从逻辑推理转为可能性评估。)

评估一个机体(个人或机构、社会、国家)的生命力,最直接的途径当然是设法把它干掉,看需要费多大劲。但这个办法的问题是,答案拿到的时候它已经毁了。

除此以外最好的办法就是看它经历过什么磨难,怎么活过来的。

政治上,包括国内和国际两方面,中国改革的最大磨难无疑是六四屠城。我这里不想涉及对六四运动、民众及政府的评价,只想指出一个事实:屠城之后,中国社会没有陷入无政府混乱,两年之内经济发展速度基本恢复,政治改革也基本恢复原有节奏(缓慢,但没有停滞或倒退,除了镇压法轮功之外)。

谴责屠城之如我,也不得不承认,屠城之后能够避免全面倒退、崩溃,是庶民之幸。

为什么能够避免崩溃?不是江核心三讲四讲唠唠叨叨把人催眠了,忘记了过去,而是说明中国民众的心理素质有了一定的成熟和理性程度,而且经济机器也从过去两千年的政经连体怪胎分割开来,获得了独立生存能力,甚至可以说有了一定的推动和引导能力。

另外,邓小平去世、江泽民下台,权力交接很平稳。外交方面屡遭挫折(这里暂且不提江核心的愚昧),但最后都有惊无险而过,没有对经济发展和政治实力造成长期负面影响。这在自由民主人权原教旨主义者们看来也许很糟糕,但说明共产党摸石头过河已经摸出了点道道儿,形成了一套不民主不专制又民主又专制的集体民主专制体系,至少不日常性骚扰经济发展,而且被事实证明有相当能力维护稳定发展环境。

经济上,最大的磨难当属亚洲金融危机。回头看来,中国市场和经济机器的应变能力、承受能力超过了所有人的估计,这里恐怕也包括中国决策圈。决策方面唯一的错误是事后毕竟脚麻手软,没有由战略防御迅速转为战略进攻,和欧美资本一样长驱直入拣便宜,把韩国台湾买下一半来。虽然力挽狂澜是自保而不是学雷锋,但出其力而不得其利,好说不好听,终究显得有点????。

中国改革的经济成就好象已经男丁皆知,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有预测意义的的并不是GDP或外国直接投资额,这些都是果,不是因。

什么是因?

若干次软着陆,居然避免了市场经济发展-通货膨胀-衰退这个恶性循环,可歌可颂;

银行坏账转嫁虽然掩耳盗铃漏洞百出,但也已经转嫁了不少而且还救活了一些;

国有资产私有化虽然贪污犯法比比皆是,但也一直在进行。腐败程度比俄国小得多,至少暂时还没有把石油资源卖掉;

遭受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援助多年,居然没有象其他所有受害国那样被医生治得半死不活,活不如死;

如此等等,都说明中国经济及相应的社会体系已经有了良好的应变生存能力。

社会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永远不会象学者们设计的那样完美、按部就班(这也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好心办坏事的根源),而是象其他进化体系一样,摸着石头过河,而且最终也只能以成败论英雄,无论英雄分析之下何等丑陋,成得如何艰险尴尬。

另外,造船、钢铁、加工制造、无线通讯、数据网络、交通等基本建设跟得上甚至超越、带动整体经济的发展。这是经济长期发展的必要条件和潜力、后劲的来源。这方面印度的发展就远不如中国,如果不补课的话可能成为印度的致命伤。

中国长期发展潜力的另外一个根源,在于地大物BO(博还是薄暂且不管)人口众多,惯性大。这里说的不是跟质量成正比的物理惯性,而是来源于多元性的社会惯性。地大人多,一是市场量大,缓冲和承受力强,二是环境和利益多样化,有天生的适应和应变机制(尽管政治上毫无多元化可言)。这是中国与亚洲四小龙相比的天生优势。

说中国之崛起不可避免,当然不是可以守株待兔,因为十三亿活起来的人不可能大家约好坐下来等兔子。这里需要对人的一点基本信任:他们会愿意为了自身利益去想办法,去努力。中国有十三亿隔壁二狗子和业余九段,只要心活了,眼开了,他们就自然会去解决所有的可解问题,从浇水到登月。对我们那对被关在斗室里的幸运儿来说,这些都是如何脱衣服的技术问题或者如何脱得多快好省的优化问题。

4.东方沉睡的巨怪

几十年之内十三亿人的生活水平由落后的第三世界跃升到发展中国家高级水平,这个变化之迅速、巨大,比文化大革命更史无前例。

而冲击更大的变化是中国从除了“地大物BO人口众多”之外无牛可吹的亟贫国家摇身一变,成为超级大国。这是国际力量结构的大转型。

世界历史上有过很多这样的脱颖而出的黑马,如凯撒的罗马、赢政的秦国、成吉思汗的蒙古、希特勒的德国、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跟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些黑马无一例外地导致国际战争。

理论上说,即使黑马不发动战争,现在的领头人也会要竭力维护自身地位,遏制黑马。冲突是必然的,问题只是冲突形式。

崛起的中国能够避免发动或引发大规模国际战争吗?

很多同胞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要避免?这口鸟气爷们儿已经憋了八辈子了!这个问题这里就先不回答了,让我们暂时天真无邪地假设人在脱离穷极无聊的心态、有了学位工作房子汽车之后都会尽量避免送自己的孩子去打仗。当然,投票送邻居的孩子去打仗不存在道德悖论,但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让我们先看看成为超级大国之后的中国大致是个什么样子。

按2002年的统计数据,中国人均总产值如果达到沙特阿拉伯目前的水平,经济总量就和美国相当(假设人口比例不变,以及五十年美国累计经济发展与参照国相等)。如果达到台湾的水平,那么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40%;新加坡 – 超过美国130%。如果按PPP计算,中国人均购买力指数只需要增长70%,达到墨西哥的水平,总体购买力指数就与美国相当;台湾,新加坡 – 超过美国150%。

现在请你想象一下,美国现在的实力,但人均生活水准、教育程度是老墨水平,你现在住四个人的房子里挤着16个人,洗澡没水汽车没油,你说你想不想到俄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去抢地盘。

第三世界的人,第一世界的国家。这是未来中国之怪异和精神分裂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即使中国人民确实酷爱和平,邻居也不会坐视中国做大 – 还是因为中国地大人多。一只病猫痊愈了,健康了,长胖了,大家很高兴。一只病虎痊愈了,健康了,长胖了,大家赶紧找个笼子给它关起来。

现在大家闭着眼睛喊“世界经济发展”、“解除贫困问题”,然后看见日本新加坡台湾巴西繁荣起来,由衷地高兴。等中国和印度繁荣起来,美国人在排长队等汽油的时候也许会有点后悔:我们真的希望所有的人都富足吗?

十三亿中国人,贫困是世界问题,富足是世界问题,萝卜吃多了加剧温室效应。

中国无小事。

(这里需要注释一下。前面算术用到的假设 – 中美人口比例不变,五十年美国累计经济发展与参照国相等 – 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对的。但五十年宏观经济定量预测是个不可解问题,而且我们的目的只是提供一个概念性的轮廓。)

5.美帝正在阴谋把世界推向战争深渊

对于中国巨怪崛起这个未来,老外知道吗?

很遗憾,老外没你想象的那么笨。他们当然知道,但只有一小撮精英 – 政治家和学者。老百姓和古今中外所有的老百姓一样,被精英们愚弄利用,例如“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住着个萨达姆萨达姆一脸横肉好凶哦怕怕他还有好多好多的生化核武器。”

要说挑民主政治的毛病,中国人现在绝对是狂热发烧友,而且有时挑得几乎够专业水平。比如民主政治里政治家容易受短期选票利益的左右,从而忽视长远战略和对社会、历史负责。

现在伊拉克的局势暂时平稳一点了,于是从布什到共和民主两党的议员又开始把话题转回到中国威胁论。布什身为总统,暂时有求于中国,不好意思太放肆,但议员们不受外交政治的束缚,喊“中国狼来了”不会有害处,而且喊得越响越显得爱国爱民兼之富有道德勇气更遑论先知灼见。。。没办法,世界上有时候真是有好事。

美国历史很短,所以美国社会对历史有一种天生的强烈兴趣和崇拜。因此,和对欧洲的态度类似,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态度是典型的自尊自卑综合症,只不过和欧洲比对中国的自卑稍微少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谭若思(Ross Terrill)对此有一段精彩的描述:研究苏联的学者们,越研究就越憎恶苏联政府、社会;而研究中国的学者们,最后都不可避免地爱上中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包括中国政府。

因为这种文化历史或者简单莫须有的好奇和崇尚,改革开放迅速造成中美关系的蜜月期。但那段短暂而辉煌动魄的爱情命中注定不会有结果,因为它的基础主要是当时冷战的环境,尤其因为有太多的惊喜,双方都还没来得及作理性的分析。

六四屠城,结束了中美蜜月。但六四在这里只是个契机,没有六四的话七五八六终归要结束的,差别只是时间和分手的方式。

不过,六四作为契机,相对于七五八六有一点很不同,就是六四让很多普通美国人有一种很深的受骗和失望的感觉。他们原以为中共真的善良了开放了,中国这块古老神秘挖过很多洞但从来没挖到过的土地终于会成为美国志同道合的盟友。

屠城之后美国普通民众反应之强烈,让我感动之余也颇感诧异。希特勒杀犹太人,历时数年,也从没见普通美国人这么愤慨激动。为什么?就是因为原来过高的期望和其后的失望。

从那以后,骂中国就成了美国政界人人都玩、只赢不输的免费游戏。骂到现在,即使中国发生民主革命,中美之间也不会有第二春了。

这本身倒不是坏事,因为国际关系不是孤男寡女烈火干柴,需要稳定、可预见、理性。问题是,现在美国政客骂中国是赶政治时髦,具体细节上也许有理性分析,但总体、战略层面上几乎完全缺乏理性探讨和对话。

这样下去,必然是相由心生,越说中国威胁中国就越有威胁,最后难免一战。

6.中修正在阴谋把世界推向战争深渊

对于中国巨怪崛起这个未来,老中知道吗?

很遗憾,老中没你想象的那么聪明,也只有一小撮精英知道。老百姓和古今中外所有的老百姓一样,被精英们愚弄利用,例如“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住着个李洪志李洪志一脸疙瘩肉好凶哦怕怕他还会玩妖术让你们杀父母兄弟文革时你们杀父母兄弟是你们自愿的哦俺们没有逼着你们这样哦!”

中国人对于中国威胁论的态度有两个问题,一是严重的精神分裂,二是侮辱老外的人格 – 有不同意见尽管说,别侮辱人是不?

精神分裂指的是一方面中国政府及官方学者矢口否认中国的强盛会对世界带来任何威胁,而另一方面,现在虽然离超级大国还差得远,但已经有无数青春期性压抑的小孩子嚷嚷打台湾打日本打印度打俄罗斯打菲律宾印尼赤道几内亚,而且教育下一代长大了要参军打美国。

侮辱老外人格的地方就多了去了。比如在说明中国为什么没有威胁的时候引用的理由是“中国人民从来爱好和平不发动战争”之类,还不如直说人家是白痴,不懂中国历史。比如一边求欧盟解除武禁一边跟人说这跟台湾问题毫无关系,你说这是拿人家当三岁小孩玩呢还是怕人家不知道自己的不诚恳不可信?

当然,中国政府只能矢口否认中国威胁论。这是政治,本身没有什么意义,最多只能算表达自己的良好意愿,而不是客观分析、判断。问题是他们否认的方式太蹩脚,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反理性官方否认加上缺乏言论自由,其他意见没有宣泄渠道,结果是从反面激发民众的仇外情绪,加深积攒了两百多年的对中国健康发展极为不利的受害者情结,进一步加大了中国威胁的可能性和程度。

邓小平 “不出头,五十年之内不和美国直接冲突” 的方针,是中国外交政策至今不渝的基调(江核心虽然喜欢出风头,但没能积攒足够的力量改变既定方针)。此言一出,举国上下心知肚明,这意思并不是我们爱好和平,而是暂时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为的是将来石破天惊。计谋、黑厚大家都玩,本也无可厚非,但这种游戏只能靠默契,不能说。一旦传出来,隔壁二狗子知道了,便不再是规范政治游戏,而成了社会性阴险和心理变态。

中国社会对世界的心态离大国心态的距离,远大于经济上军事上的差距。青春期性压抑的小孩扛着一挺机关枪逛街,对己对人皆非福音。

这样下去,必然是相由心生,越抵赖说中国没威胁就越想威胁,最后难免一战。

7.用革命的阳谋战胜反革命的阴谋

说中修美帝“阴谋”,只是饶舌。光凭美日政客喊“你们中国有威胁”、中国政府喊“俺们中国没威胁”,并不能说就有阴谋。但无论动机如何,结果是一样的:双方齐心携手,悠然迈步,走向血色黄昏笼罩下的决斗场。

难道不可避免的中国之崛起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战争和毁灭?

正确答案当然是“不”,要不然就不会这么问了对吧?

残存的唯一一点希望,就是中国崛起之不可避免的原因:理性。

理性包含几个层面。首先,既不能为了政治利益夸大问题,也不能用良好意愿取代现实,而是理性的分析问题、承认问题(见本文第4节:东方沉睡的巨怪)。当然,美国政客还是会夸大问题,中国政客也还是会断然否认,利益所使,无可厚非。关键是中美双方都需要一批具有独立人格的学者,理性地研究、分析这些问题,理性地把这些问题引进公众媒体,并成为公众辩论过程中的理性支柱和理性仲裁。

其次,这里的理性不能仅仅是一小撮精英的理性,而必须是全民的理性。人类如何面对中国的崛起,这个问题牵涉历史、文化、种族、政治和现实利益,涉足者非常容易陷入情绪化和片面、偏激的陷阱,因此也就对政客进行操纵利用极有吸引力。我前面说不简单指责双方政客有阴谋之心,但我也无法保证他们没有。实际上,面对如此诱惑,失节只是“谁”的问题和“什么时候”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不能关在象牙塔或深宫密室里,而是必须摆到大庭广众之下请隔壁二狗子和 Joe Schmoe来谈。

所以我写这篇文章。

至于水源耕地石油替代能源人口老化全球变暖海平面升高之类,那都是技术性可解问题,你们会有办法的。

化外

2005/4/9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20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