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民主运动人士,新一代的思维方式
04/15/05    吴莲姬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753

金珠哲,出生于一九八四年,按照美国的算法,他还没有满21岁。

“我本来一点也不关心政治。”金珠哲告诉我们说:“父亲去了美国,居委会的人,有一次居委会的人还带了一个区政府什么侨办的人,到家来访问,我只要在家,总是热情接待,就算他们总是喜欢问我父亲最近寄没有寄钱回家,寄了多少钱回家,我觉得他们问这些家庭隐私的问题不合适,觉得反感,不过没有从‘政治’的角度想这些问题。”

是什么让金珠哲开始从“政治”的角度想问题的呢?

“家里有了自己的计算机上网开始的。”他说:“过去没有自己的计算机,用别人和网吧的,主要都是去下载歌曲或者玩游戏。后来自己有了计算机,花在网上的时间就多了,一天花在网上的时间超过十五个小时属于很正常,什么都想看看。自从发现国外有的网站政府封了上不去开始,我开始想‘政治’问题了。”

那么,金珠哲是怎样想“政治问题”的呢?

“我那时想,国外的人上网不会有什么网站政府不准上吧?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准我们上一些网站去看呢?我觉得政府这样对待自己国家的人,不对。我也开始觉得,在中国没劲,希望赶快能到美国去。那时对于去美国赚钱的事情根本没有概念,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到了美国,我上网,哪里都可以去,政府不会不准,那样,我就自由了。”

当然,金珠哲后来学会了使用代理服务器自由地浏览任何他想要去的网站。不过,金珠哲这样告诉我们:

“上网遇到封网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习惯比较了。遇到一些涉及政府的问题,我开始想,中国政府这样做,如果是美国政府,会怎么做?这样开始,我开始关心政治了。”

金珠哲举例说,他想到在中国的北韩难民的疾苦的时候,就想道自己在美国的父亲,他就想到美国政府是怎样对待自己的父亲的(当时,金珠哲的父亲在美国属于“非法移民”),他就比较中国政府是怎样对待北韩难民的,他除了心里希望中国政府对待北韩难民能够象美国政府对待自己的父亲那样,也开始对中国政府对待北韩难民的政策产生极大的反感。

“我觉得一个活人总是很正常地会去比较,希望更好的,对政府的希望与对其他事情的希望都是一样的。就拿打游戏来说,如果别人很快打到第二关,我第一关还没有打过去,我不会去找别的借口,我会去问别人是怎样打过第一关的,然后就照着别人告诉我的去打。别人找到工作,我没有找到工作,我也喜欢那份工作,那么我就问别人是怎么找的,他有什么条件我不具备,那么我就多学习,条件具备了我也去找那份工作。中国政府管理国家,我觉得有不好的地方,就会想到美国是这么做的,就会比较,但不明白中国政府为什么在很多事情上不学美国的好的经验和方法。”

金珠哲对今天中国民主正义党怎样从事民主运动方面的活动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他说:“最近有人讨论台湾独立的问题,讨论中国和日本钓鱼岛领土主权的问题,讨论日本政府批准否认南京大屠杀教科书的问题,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是一样的,就是说中国政府已经是象美国政府一样了的民主政府,中国政府会怎么做?有的问题,我不了解,我猜不出美国政府会怎么做,我对美国还不熟悉。不过,日本政府批准否认南京大屠杀教科书的问题,如果是美国政府遇到德国政府批准否认屠杀犹太人的教科书的话,美国政府肯定不答应的,这我知道,我敢肯定。昨天听说浙江东阳的警察和持刀的流氓一起镇压抗议的农民,正义党还搞到了照片,我相信美国的警察不会和持刀的流氓一起去镇压和平抗议的群众的,这我也敢肯定。......所以,如果要我说,正义党应该在重大政治问题上怎么表态,具体怎么表态我不能说我知道,因为很多事情我还不熟悉,不了解。但是,就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政府是一个象美国政府这样的民主政府,比较一下,大家对美国政府比较了解的人来寻找答案,我想一定不难,而且也不会有错。”

Jin Zhuzhe中国民主运动人士,凡遇到重大政治事件,重大国内政治问题,重大国际关系问题,应该是什么立场,应该表什么态,把自己想象成是一个民主的中国政府的政治活跃分子,把自己想象成是一个民主的中国政府的议会议员,政府策略顾问,总理,总统,决定自己的立场和表达自己的态度,不是一点也不难吗?(照片说明:金珠哲)

这真是,新一代民主运动人士,新一代的思维方式啊!简单,具体,明了,可能还真的十分有效。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8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