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学烫死猪别烫到了自己,才能烫活猪
04/15/05    王俐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659

王俐刘晓竹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讲话说:“日本右翼政客完全可以吃定中国政府,它不会继续点火,因为再烧下去,就是共产党引火烧身了。日本教科书的问题,毕竟是六十年前的历史问题,是一头死猪;而共产党的问题,那可是现行问题,是一头活猪。大家想一想,中国老百姓这壶水要是真的开壶了,是死猪更怕热水烫呢?还是活猪更怕烫?”

中日最近发生的这一冲突,是一个复杂的国际政治问题,其走向可能不象刘晓竹所说的这么简单。不过,我感兴趣的是刘晓竹关于开水烫死猪和活猪的比喻,我就借题发挥了。

让我们把中国民间自发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意见比喻成“开水烫猪”的话,抗议日本右翼教科书等问题确实是开水烫“死猪”。我说日本右翼教科书等问题是“死猪”与刘晓竹所说的“死猪”的意思不同,我认为,按照刘晓竹的意思,虽然日本右翼教科书问题这头“猪”目前好像是“死猪”,不过这头“死猪”恐怕没有真死,不多“烫”几下恐怕还会活过来。按照我的意思,日本右翼教科书等问题是“死猪”,应该是说这种中国民间自发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意见所针对的对象,虽然受到中共政府实际上的控制,但不会冒犯中共政府,所以“烫”的对象属于“死猪”。我的言下之意,也就是说,中国民间自发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意见所针对的对象如果是中共政府,那就是要用开水去“烫活猪”了。

端开水去烫猪,无论是烫死猪还是烫活猪,都不要烫到自己的脚才对。当然,烫死猪比较安全,因为死猪不会动,烫活猪有危险,活着的猪如果被烫蹦起来,开水把人给整个人给烫了也说不定。

问题是,准备端开水去烫活猪的人,先烫烫死猪,如果烫死猪能够功夫娴熟,不烫到自己的脚,并且能够在烫死猪的经验中掂量出猪如果是活的应该怎样避免自己给烫了,起码这对今后去烫活猪是有好处的,这是做一种危险工作之前必要的学习和经验积累。

现在,中国民间自发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意见,如果端开水烫活猪,常常还是在要把端开水端起来的时候,先把自己的脚给烫了。那么,如果有机会学会把开水端起来而不烫到自己的脚,再进一步用端起来的开水去烫不会动的死猪,不正是为了能够烫好死猪所必要的学习与经验积累的过程吗?

中国民间自发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意见,不管是抗议日本右翼教科书等问题,还是抗议街坊色情服务常所影响居民生活,这些活动本身,对于要在中国大陆推动一场中国民主运动的人来说,都是好事,我看不出有什么应该反对的理由。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8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