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大敌
04/14/05    刘建安    中国湖南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2300
“退党”闹剧能荒唐多久 »
《九评》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大敌

Liu Jianan《九评共产党》(下简称《九评》)成为目前海外华人世界鼓噪最热烈的一组政治文件。它受到了流亡海外“民运人士”前赴后继的捧场。

《九评》11万多字,出现了“民主”和含有“民主”的词组28次,没有一次是作为中国未来政治目标提出的。《九评》从头到尾没有把“民主”放在议题之中。笔者好奇地阅读,发现《九评》不仅仅应该被中国民主运动所唾弃,还应该视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大敌。

一、《九评》截断了通向“和平演变”的成功之路

1、“和平演变”的概念及相关的重要言论

“和平演变”是冷战时期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领袖们创造的一个结束共产党政权的战略,其特点是不使用战争之类暴力手段,而是采取和平的方式达到目的。

最早提出“和平演变”的是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先生。1953年1月15日他在美国国会的证词中说:“因此我们必须时刻记住这些被奴役的人民的解放。不过,解放并不就是解放战争。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到。……它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1980年5月在其著作《真正的战争》中说“我们可以鼓励苏联本身内部的和平演变”。1984年尼克松总统在他的《真正的和平》中还说:“我们也必须尽力争取获胜,但要通过和平取胜。”尼克松先生还有一本书索性就命名为《不战而胜》。

限于篇幅,笔者就不一一列举肯尼迪、里根、布什、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舒尔茨、怀特等美国政要的相关言论了。

法国总统戴高乐1960年4月7日在英国议会发表的演说中说:“它不放弃这样的希望:看到这两种制度间的对立,在和平的气氛中通过演变而逐渐削弱”。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1983年6月24日在国际民主联盟发表的讲话中说:“我们必须宣布我们的原则。这样我们就能影响其它国家。我们必须争取用一切和平的手段在每一个可能的会议上把这些伟大的真理传播到全世界。”

在1974-1991年世界民主化浪潮第三波中,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布什等前后6任总统,尽管其促进民主化的策略和行动有所变化,但采取的手段仍然主要是政治宣传、经济压力、外交活动、物质支持等和平方式,除多米尼加、菲律宾外没有采取过军事行动。

直至讨论《九评》,西方政界人士仍然坚持“和平演变”。例如,世界人权执行主任TimothyCooper先生说:“赵紫阳先生也许最想告诉我们的是:目的不能成爲不择手段的藉口,相反,手段与目的同样重要。因此,继续你们的工作——爲和平地改变中国而努力,你们就是在证实赵紫阳先生的生命,赋予其更广大更深远的意义。”(【大纪元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史剑华盛顿DC报道)

2、“和平演变”是成功之路

在20世纪后期,除前苏联、东欧外,还有20个左右威权国家向民主国家过渡。亨廷顿在其《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中文版刘军宁译,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一书中,总结道:“除了尼加拉瓜这个有争议的例外,没有一个威权政权是被游击队的叛乱或内战搞垮的”(第191页),“民主的国家是用民主的方法产生的:舍此无它。……妥协、选举、非暴力是第三波的共同特征”(第191页),“第三波基本上是和平的一波”(第237页)。

那么,东欧的情况是怎样的呢?亨廷顿说,“在东欧,除罗马尼亚外,从总体上讲,正如阿什所注意到的,完全出乎意料地没有出现‘重大的反革命暴力’。”(第239页)

前苏联呢?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他的助手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所著《重组的世界——1989-1991年世界重大事件的回忆》一书来看,美国和西欧仍然采取的是“和平演变”的战略,并最终取得胜利。前苏联和前东欧8个共产党国家的旗帜变色,是“和平演变”道路的胜利。

3、《九评》截断了通向“和平演变”的成功之路

阅读《九评》,可以看到它是一组战争檄文,它以高频率的“流氓”、“邪灵”、“杀人”、“酷刑”、“恐惧”之类词汇来向美国等西方国家证明,中国是“流氓国家”,是“邪恶轴心”,煽动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中国动武。它是一份中国政治改良道路的死刑判决书,它彻头彻尾、全面地否定1921年以来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宣判了大陆内部“和平演变”的死刑。如果说《九评》没有笔者指出的这样明确的语言,那么,研讨《九评》时,许多人是读出了其言外之意的。

举例如下:

“议员助理乔.西格尔(Joel Segal)先生)表示,中共已经屠杀了数千万人,现在仍然在杀人,……美国政府应该向对待伊拉克的独裁者,前南斯拉夫的独裁者一样,把中共独裁者送上国际法庭。”(【大纪元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史剑华盛顿DC报道)

“现在是世界人民声讨中共暴行的时刻了!”“呼吁世界各国,基于人道正义的原则,必须与中共断交、……否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对中共进行国际人道干涉等。”(2005.3.18刘宗正:《讨伐中共檄文》)

“法轮功的一些朋友们、学员们,他们不但走向了反江的道路,直到今天终于走上了全面反共的道路,发表了九篇讨共产党檄文”,“一个号称有上亿人的信仰团体发出了‘九评’,就是打出了革命的旗号了。”(辛灏年: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

二、《九评》构筑了阻挡“和平转型”的坚固之墙

1、“和平转型”的概念

“和平转型”是指:一个国家的国体或政体、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发生质变,这种型态转变,采取的是和平的过程和方式。它的特点,是改良主义的,非暴力的,非战争的。它的优点,是对经济、社会、人民的破坏性小。它的不足之处,它需要妥协,需要让步,需要保证前权力集团利益集团一定的利益和安全。

2、“和平转型”的成功举证

在中国,由贵族政治转化为皇权政治,由皇权政治转变为军权政治,由国民党政权转变为共产党政权,这三次大的转型,都是通过战争的形式实现的。而改朝换代,如前汉、后汉、唐、明等,以及元、清等,均是战争开辟道路的。人口损失之大,经济破坏之重,从秦末开始,曾多次相当于、甚至大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损失。这从反面证明了中国非和平转型是害大于利的。

在资本主义社会替代封建主义社会的历史上,通过战争实现转型的,有荷兰、英国、法国、拉美各国等。美国则是独立战争。俄、德、日采取的是改良主义路线。但20世纪后半叶30多个国家,是取“和平转型”的手段,实现民主化目标的。葡萄牙、希腊、厄尔多尔、秘鲁、阿根廷、洪都拉斯、土耳其、菲律宾、墨西哥……一系列国家实现了“和平转型”,尤其是巴西,“巴西的变革特点是人们几乎不能准确地说出巴西在某个具体的时刻不再是独裁而变得民主的”。(亨廷顿,第156页)

而前共产党执政的国家,1988年匈牙利实现了向多党制过渡。1989年波兰团结工会获得了多数选票,成为执政党。在1989年的最后几个月中,东德、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的共产党崩溃了,1990年举行了竞争性选举。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相接易帜。1990年初,波罗的海三国建立了多党制。1991年前苏联解体。亨廷顿总结说:“民主国家是由政府和反对派中的领导人,即那些抵制反对派激进分子和政府中保守派的武力挑衅行为的领导人所创设的。……妥协、选举、非暴力是第三波民主化的共同特征。”(第203页)

3、《九评》构筑了阻挡“和平转型”的坚固之墙

自诩“真善忍”的海外法轮功一群极端主义分子的代表作《九评》,是一份独特的仇恨文件,《九评》记仇、生仇、寻仇,走的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黑铁律,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黄金律背道而驰。认可《九评》,将被它引导去梦想血腥报复、法庭审判、财产清算。

它阻止了中共高层出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或者说,《九评》使中国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完全失去了主持自上而下的民主政治变革的主动权。《九评》全盘否定84年来中国发生的一切,也就宣判了既成政权、职权、财权甚至生命权的非合法性,也就宣判了全部既得利益的不合法性。而中国眼下3000多万县处及县处以下干部,以及成百万的市厅级、省部级、中央级干部,将处于“待审判”的未定状态。6000多万党员,如果不退党,则处于一种恐怖主义的威胁中(所谓“退党自救”)。这样,《九评》把共产党干部、共产党党员、共产党家属绑架在维持生存利益的列车上。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人面临这样的檄文,还有权威能够主持让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九评》的吹捧者以《九评》的内容为证,乞怜于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制裁、政治干涉、军事打击,如有个叫焦国标的人,“肯定美军拥有[直捣北京城]的道义合法性”。(数见于网上文章,一例见《大参考》总第2570期[2005.04.04]张三一言《赞赏和支持焦国标》所引,另一例见于近日《民主通讯》,焦国标对此并不否认)《九评》是法轮功极右主义分子和台独杂交的迷魂弹,为了实现台独的美梦,它不惜借外国入侵中国之手来毁灭大陆,何其毒也。

《九评》捏造了“中共迫害死八千万”(《九评之七》)的数据(《九评》负有举证的责任,但《九评》并未尽责),那么如何追究?执政党可能让出法官的地位来当刑事被告么?如何补偿?一条命值多少?“新生的民主政权”能补偿么?能不补偿么?

《九评》完全否定了土地改革的必要性和道义性。那么,没收和征收的土地是7亿多亩,占当时全国土地的46.5%。“新生的民主政权”能归还么?能赎买么?能不赎买么?

记载仇恨是为了报仇,相应的逻辑是拒绝大赦,也就是说,为后共产党时期,《九评》设置了政局纷扰、政党角斗,甚至仇杀、骚乱、内战的陷井。那么为了防止这一局面的出现,上策就是忘却仇恨,宣布大赦,而这又是不合《九评》老板的算盘的。

仅仅“杀人”和“土改”这两条罪状,就显露了《九评》作者及其后台老板的险恶用心,即它追求的仅仅是破坏,而完全不在乎建设。它不是要问鼎中原,它梦想的是独立于海岛,或称快于海外洋场。

三、《九评》铸造了毁灭“和平理性”的策略之剑

1、何谓“和平、理性、公开”战略

这是1989年以来,中国海内外民运人士的主流战略性。其目标是实现中国的民主化,“和平”指采取非暴力的手段;“理性”指尽可能在合法的原则下行动,争取大多数;“公开”是指通过一切的合法手段,积极维护人权,推动中国公民社会的形成。这是一条非地下党的、非游击战的、非秘谋的战略性策略。其优点,是符合中国的政情,利于打持久战,可以积量变为质变;其弱点,往往流于夸夸其谈,变成自我欣赏的沙龙主义者。

2、中国当代民运的“和平、理性、公开”战略的提出

在海外的民运论坛上,用google搜索,是不难找到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对这一战略的论述,包括其提出、内涵、原则、形式等等。海外中国民运人士的主流,包括1979年西单墙辈、1989年天安门辈的主要代表,基本上采取的这一战略。主张游击战,主张暴力的人,往往被讥笑,处于边缘化状态。

20世纪90年代(1998年前),西安一群民运人士,他们事实上成为了当时中国内地民运活动的中心。他们1993年同王丹曾经讨论了民运战略,得出的结论就是“和平、理性、公开”这6个字。这个战略,基本上是为境内民运人士所认同和遵循的。从网上文章中不难找到证据。

在私下讨论中,诚然不否认有一部分主张暴力手段的,但仅仅是图个嘴巴子快活而已。

“和平、理性、公开”这一战略,是把美国为首的西方“和平演变”战略中国化,是受20世纪后期世界民主化潮流“和平转型”的鼓舞,是受前东欧、前苏联“和平转型”的成功的启示。同时,也是中国国情、政情的特殊性所要求的。反之,暴力、非理性、秘谋,是一条自杀之路,是赤膊上阵的蛮干,是自我孤立之路,何况中国人中谭嗣同之类的人们少之又少。

3、《九评》毁灭了“和平、理性、公开”的战略

从《九评》的逻辑推论,导致必然的战略是:罢工、游行、示威,进而上升为地下党、骚乱、暴动,更进一步则是游击战、军阀混战、外战内战一起上,等等。
按照《九评》背书的思路,必然将缩小海外民运人士的空间。《九评》体现的是反红(共)、非白(国民党)、非蓝(西化)的路线,仅仅代表台独和海外法轮功一小撮的利益。《九评》派得逞,必然是“邪教乱中华”,中国大陆一蹶不振(台湾可能被毁灭)。海外民运如果同《九评》派同流合污,在海外华人世界势将更加孤立,在大陆更难找到同志。

《九评》缩小了大陆民运人士的空间。《九评》像一道分水岭。民运人士即使不赞同《九评》,也不愿公开与其划清界限,这样,大大地缩小了其合法性范围。《九评》置目前中国政治精英、经济精英、文化精英于不确定性的不利地位。如果拥护《九评》,则明明白白同共产党人为敌、同时下中国精英为敌(而非与制度为敌),其道义性很难充分表达。《九评》之道,是暴乱之道,缺乏操作性。

结论:《九评》是中国民主化运动的大敌。告别《九评》,是海内外民运人士的正确选择。不能饮鸩止渴,不能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退党”闹剧能荒唐多久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8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