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将谨慎对待“不可信的”海外中文舆论
04/14/05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8244

美国国防部年初公开一则关于战略通讯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战略通讯可以帮助塑造环境,建立关系,以便加强政治、经济、军事目标的成就。它可以用来动员公众支持重大政策的启动,并且可以在一场冲突发生之前、冲突之中、以及冲突之后,起到支持要达到的目标的作用。为了起到效果,战略通讯必须了解有关态度和文化的问题,注意观念的重要性,采用搞科技信息技术,运用负责的通讯技巧和策略。”

这份关于战略通讯的研究报告详细分析了美国政府应该如何综合运用政府领导人的讲话,政府媒体,民间媒体,学者和学术团体以及冲突对方群体中的异议团体来营造有利于美国政府政策的背景环境。

报告特别强调指出:“要有说服力,就必须可信。”报告中说:“好的战略通讯不可能在政策遭到大量公众反对的基础上建立起支持。那些精心设计的宣传言辞,人造的主题舆论,没有可信度和缺乏权威想用空话说服人,再好的战略通讯也不会提供帮助。”

报告专门列举了美国在911之后,在过时的冷战思维之下,由于没有一个完整有效的战略通讯系统,美国政府发出的有关信息被冲突中的某些国家的公众误解,结果反而帮助了冲突的对手制造公众反美情绪。

这份研究报告提出了一个崭新的看法指出,当今依靠对通讯加以控制的做法已经过时,这是因为互联网、手机等通讯工具的发展已经让哪怕最集权地方也能获得外界的信息,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讯的内容,舆论的可信度,也就是信息提供者的信誉,就是力量的所在。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海外中文媒体(团体)里存在着大量“不可信的”的宣传性内容,就是在打着“自由”、“民主”招牌的“反共”和“民运”的圈子中,也大量存在着台湾政府资助和控制的中文媒体,台湾政府试图利用这些‘精心设计的宣传言辞,人造的主题舆论,没有可信度和缺乏权威想用空话说服人’来影响美国政府对台湾和对大陆的政策。美国政府一旦卷入这些“不可信的”舆论泥潭,根据这份研究报告的警告,美国政府可能就得不到战略通讯上的优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战略通讯不能有所帮助。

我们目前看到,作为美国战略通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有美国国会议员的联名信、提案等,都还在涉及海外中文媒体(团体)中的那些“不可信的”的‘精心设计的宣传言辞,人造的主题舆论,没有可信度和缺乏权威想用空话说服人’的--舆论运作,这将有损于美国,帮助不了美国的盟友,并且有可能对美国的对手--中国共产党专制集团--提供了美国不希望给予的帮助。

我们希望,并且相信,美国政府将在不断提高的学术研究和自我反省中,谨慎对待“不可信的”海外中文舆论。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7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